084:少年锋芒初绽(一)【月票150+】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因为某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缘由,柳佘对自家这个闺女相当的信任和放纵,除了学业之外,其余事情几乎不怎么插手。不过,事情的详情和经过还是要了解的,他也怕她吃亏。

    只是很显然,柳佘的担心还是多余的,姜芃姬怎么可能轻易吃亏?

    徐轲可真是大忙人,先是安排好农庄上的家丁,回来又和姜芃姬恳谈一番,还没吃上一口热饭,又被一家之主柳佘提了过去回话。因为之前的恐惧阴影,徐轲并没有隐瞒细节。

    他的口才好,叙述又条理清晰,柳佘坐在上首,微微垂眸听着,似乎极为享受。

    蝶夫人隔着屏风,嘴角含笑,“二郎如今真是出息了,如此一来,表哥也能安心一些。”

    闺女被夸奖了,做为大家长却不能太跳,明明笑容怎么也掩饰不住,仍要谦虚两句。

    只是,等徐轲说到姜芃姬挑衅诸多家丁预备役,还扬言说训练有成之后要令着去剿匪,蝶夫人惊得险些将捏起的点心丢回食盘,柳佘更是蓦地睁开了眸子,眼底带着些许错愕。

    蝶夫人也顾不上矜持优雅的姿态,严厉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二郎怎么如此冲动?”

    对此,柳佘倒是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面上带着几缕旁人参透不得的恍然。

    谁也不知他如今的心思,蝶夫人嗔怒的声音并没有传入他的耳畔,整个人飘乎乎的,似乎在另一个位面空间一般。良久,他收拢飘忽的精神,脸上有些苍白之色。

    “好了,兰亭已经不是三岁小儿,懂得自己在做什么。”柳佘开口,打断蝶夫人吩咐徐轲劝阻姜芃姬的话,眉宇间带着几分倦怠,又有几分说不出的锐气,“这也许便是天命吧。”

    说完,他径直回了主院,廊下烛光时而隐没,时而明灭,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坐在几案前,柳佘摊开一张东庆的坤舆图,上面有一块地方标注明显,赫然便是柳佘曾治理的浒郡。他盯着浒郡看了半个时辰,双拳微微攥紧,直至在手心留下几个月牙指印。

    许久,他对等在屋外伺候的侍女说道,“去将兰亭请来。”

    因为古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时间轴,姜芃姬这个时候已经在侍女的伺候下准备入寝。

    “走吧,别让父亲久等。”

    突然接到柳佘的传话,她蹙了蹙眉,起身接过踏雪递来的保暖厚重的大氅,直接披上。

    不知道是柳佘回来了,还是春日万物复苏,连带给萧条柳府灌注了生机,庭院内的景观比她初来那会儿茂盛了不少。只是月明星稀,光线晦暗,那些景物明明灭灭,反而有些诡异。

    到了主院,按礼给柳佘行礼,对方向她招手,温和道,“兰亭上前来。”

    她于是上前几步,在几案旁落座,发现这位父亲正盯着一副东庆的坤舆图看得入神。

    虽说是坤舆图,实际上却相当简陋,不说河流山脉,甚至连大小都绘制得凌乱不轻。

    “兰亭可知为父当年上任的郡县在哪里?”

    柳佘将桌上的灯向姜芃姬那边推了一下,让她能看得更加清晰,“离开河间的这几年,为父也曾想过,兰亭心中是否会有怨怼……只是,身不由己,不得不暂离故土,远离骨肉。”

    姜芃姬狐疑抬头望着他,不明白柳佘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话题了。

    “父亲上任之地在这里,名为浒郡,然土地之大却堪比一州。”姜芃姬回答前一个问题,避开他后面的提问,毕竟她不是柳兰亭,实在是没立场回答,也给不了答案。

    柳佘葱白指尖抚着坤舆图上的浒郡,“是啊,浒郡……为父上任之前,还是东庆有名的贫瘠之地。官家屡派大员,然而各个命丧半路或者任上,实乃龙潭虎穴,有去无回之处。”

    说浒郡贫瘠还是好的,从大夏末朝开始,那里便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田地广袤,然而荒芜丛生,曾连续大旱十年而未有半滴雨水,使得家家户户难以维生,为了活下去,每家每户的壮丁都成了流寇,到处劫掠,卖儿鬻女成了常态。

    有门道的,早早逃窜出浒郡,哪怕在外乡过得猪狗不如,也好过在浒郡这块地狱煎熬。

    不仅如此,朝廷派发下来的赈济灾银和粮食,经过层层剥削,乡绅欺压,到了百姓手里仅剩掺杂九成九泥土的“米粮”。年年赈灾,年年如此,乡绅横行,官员官官相护,流寇猖獗!

    大夏覆灭,东庆接管了这块硬骨头。

    在柳佘之前,不乏胸怀正气的官吏想要去治理,然而没一个例外,去了都是一个死!

    这导致柳佘竟然成了浒郡百余年间,在任时间最长的郡守,更被当地百姓奉若神明。

    “父亲当年可是碰上什么事情,怎么被派遣到这般龙潭虎穴之地?”

    姜芃姬蹙眉,浒郡凶名赫赫,但凡有些自知之明的年轻后生,也不会跑到那种地方当官,不是找死么?柳氏在东庆算不上顶尖高门,但也不是谁都能轻视的,官场门路应该也有才对。

    柳佘的回答出乎姜芃姬的预料,“置之死地而后生,那是为父自愿去的。”

    “自愿?”

    自愿去找死?

    还是说,柳佘有十成十的把握在浒郡活下来?

    不对,置之死地而后生?

    那时候果然有人要弄死柳佘?

    “浒郡对旁人来说,是个十死无生的地方,但对于为父来讲,却是个蕴藏一线生机的福地。”

    柳佘感慨地道,眼前浮现当年一袭麻衣,心中悲恸欲死的自己,带着阿敏灵位匆匆上路。

    那时候的他,先是两度丧子,后是爱妻病重不起,一日弱过一日,外头又有种种杀机盯着小小的柳府,怀抱仅剩的稚儿,他心中茫然无措,最失落悲恸的时候,甚至恨不得这么去了。

    只是阿敏说得对,兰亭还活着,仇人还活着,他还不能死。

    去了浒郡,方有一线生机!

    收回思绪,柳佘收敛面上沉痛回忆,抬手指着浒郡,问道,“今天闲来无事,为父教考一下兰亭。若当年你是为父,不得不去了浒郡,该如何保命,如何站稳脚跟,如何治理浒郡?”(未完待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