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我家郎君清纯不做作(五)【月票125+】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十几个人,愣是连姜芃姬的衣角都没有碰到,更别说给她造成困扰。

    毫无作战纪律,毫无配合意识,毫无战术可言,只知道跟无头苍蝇一样胡乱猛冲,彼此之间不仅不能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实力,反而互相拖后腿,姜芃姬收拾起来半点不费劲。

    不停有**被丢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徐轲微微睁开眼,只见一身朴素裋褐的姜芃姬宛若闲庭信步般游走众人中间,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却有着大家宗师的风范。

    “我就没见过比你们还要孱弱的,还剿匪?不如一个一个去买个绣花绷子,待在屋里头捻着绣花针好好学习女红!就这点儿本事,带着你们去剿匪,一刀一个还不够人家砍的!”

    姜芃姬对力气的控制已经到了分毫不差的境地,她没将这些人都打伤打残。

    不过呢,这一时半刻,他们也别想再站起来和她再战。

    毒舌全开,哪里疼踩哪里。

    将一众大老爷们儿喷得面红耳赤,好像活在世上就是浪费粮食,羞愤自刎还污染土地。

    “……瞧瞧你们,各个弱不禁风,双腿软得像是面条,连站都站不稳,稍微绊一跤都能跌个跟头,躺在地上哀嚎半天。这是白日里没吃饱,还是夜里头在娘们身上虚了身子,亦或者自己躺被窝里弄多了?”姜芃姬讽刺起来,一向不注意尺度,不经意间就黄、暴了。

    徐轲一个雏鸡少年听得面红耳赤,看向姜芃姬的眼神,就跟看什么怪物似的。

    这么粗俗的话,竟出自一个生养在士族高门家庭的贵子郎君口中?

    对于徐轲内心疑似满屏幕“卧艹”的弹幕,姜芃姬倒显得没事人一样,也不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这种标准就算是粗俗黄、暴?那她以前喝了酒,赢下黄、腔故事冠军怎么算?

    她已经尽量用文雅的词汇去表达了。

    刚才还开开心心的系统,如今已经是一副瘫痪沙发,生活不能自理的表情。

    有这样的宿主,它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旁人听得目瞪口呆,然而有那么一群人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激动得停不下来。

    后台提示刷屏一般,翻了一页又一页。

    观众【霸道总裁】打赏1314只肾苹果。

    观众【不服你来打我呀】打赏11组520条蓝白旁次,观众【人傻网卡手残】打赏99朵蓝色妖姬。

    ……

    最为显目的是一朵在虚拟屏幕上炸开了的浩大烟花,炫酷的特效几乎将整个屏幕霸占。

    观众【穷得只剩钱】打赏一艘豪华私人游艇!

    观众【穷得只剩钱】打赏一艘豪华私人游艇!

    观众【穷得只剩钱】打赏一艘豪华私人游艇!

    一模一样的公告刷了整整9遍,整个直播间都静寂了一秒,然后炸开了花。

    【偷渡非酋】:握了一颗大草,果然是土豪,穷得真的只剩下钱了,9艘豪华私人游艇!

    【食堂打饭阿姨】:土豪求大腿,指哪儿挂哪儿!

    【企鹅娘】:虽然,我们这个直播间人很少,但是……人傻钱多的好多_(:3)∠)_

    一艘豪华私人游艇等于1000点人气值,需要1000点直播币,换成他们这个位面的货币,那就是一千软妹币。人家土豪连刷9艘,意味着人家眼睛不眨,直接投进去九千!

    对于其他热门直播间来讲,这点儿打赏还算不上什么,但对于这个新兴直播间来讲,却是少有的大手笔了

    姜芃姬内心一怔,看到账户内折算增加的人气积分,暗暗挑了下眉梢,依旧喜怒不形于色。

    【穷得只剩钱】:主播很棒,打赏犒劳一下。

    瞧,土豪就是如此得风轻云淡,然而姜芃姬内心却是冷冷一笑,将其丢掷脑后。

    无他,打赏特效烟花炸满整个屏幕的时候,系统后台颁布了一项直播任务。

    【一曲霓裳舞动,佳人声传四方。今有观众‘穷得只剩钱’渴求主播曼舞一曲,要求舞姿动人,时长不少于十分钟。任务奖励:9架豪华私人直升飞机。a确定接受,b考虑拒绝】

    豪华私人直升飞机和豪华私人游艇价格等同,都是直播间的虚拟打赏货币。

    换而言之,如果姜芃姬肯接受任务,在直播观众面前跳舞十分钟,让那位土豪观众满意,给出高额评价的话,她还能再收到九千的打赏,扣除系统分红,也能拿到一半。

    她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始选择半互动直播模式或者全互动直播模式进行直播,已经有土豪认真研究了直播间的规则,并且发布了高额酬劳的直播任务,这是指定直播模式特有的。

    还没等系统激动惊叫至最高点,姜芃姬已经干脆利落选择了拒绝,土豪发布任务储存在系统的打赏金额瞬间退了回去,于是它的惊叫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鸭子,戛然而止,滑稽好笑。

    系统哀嚎连连,“宿主啊啊,那可是整整九千人气积分啊,跳跳舞就能拿到——”

    姜芃姬厉声制止,“闭嘴!”

    与此同时,在内心发布一条弹幕通知。

    【主播v】:感谢观众的厚爱和热情,不过本直播间拒绝任何指定直播模式的内容,也拒绝接受强制性发布的直播内容,这是原则问题,与其他无关。

    趁这个机会,姜芃姬简单说了一下半互动直播模式和全互动直播模式的投票规则。

    虽然没有任何明确主题的自由直播十分有趣,然而也少了一份期待,时间一久也会疲倦。

    再者也不能保证自由直播每次都能碰上有趣的事情,她有时都觉得日子无聊发霉,更别说坐在屏幕前围观看直播的观众了。

    直播间的新奇能维持他们内心的好奇,却不能一直维持他们追逐的热情。

    尽管姜芃姬面无表情,不管是眼神还是表情都没有丝毫破绽,然而一旁的徐轲却敏感地发现,自家郎君刚才还好好的心情,莫名蒙了一层氤氲雾气,似乎显得极其不快。

    难道……郎君对躺在地上这些人极其失望了么?

    徐轲不由得多想,然而没等他想明白,姜芃姬已经上前拿走由他保管的檀香扇。

    “这些人你安排,晚上先回府邸商议,明日正式训练。”

    “若是再这般不成气候,也不用留着浪费粮食了。”

    姜芃姬面上带着冷凝肃杀,仿佛压抑着什么情绪,令人下意识垂首,不敢吱声。

    徐轲意识到,郎君真的动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