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我家郎君清纯不做作(三)

女帝直播攻略 +A -A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姜芃姬对自己的定位都十分明确。

    曾经的她是整个军团的扛把子,也是军团核心支柱,是所有士兵信仰所在,更是整个军团的底气所在……咳咳咳,通俗地说,就是和平时期的吉祥物,战乱时期的领头狼。

    打仗的事情她负责,而军团内政管理以及外交接触都是交给专门的副手。

    她是个偏科的学渣,打仗是她的主场,其他方面并不擅长,总不能打肿脸充胖子瞎指挥吧?

    而如今,她既然将训练内政以及人员管理的权限交给徐轲,自然不会在这方面多加指挥。

    如果徐轲压不住场子,她再插手也不迟。

    本着充分利用、循序渐进的原则,姜芃姬和徐轲为训练制定了详细的流程和阶段。

    起初的训练时间不长,任务也不重,给足了适应期,等他们完全适应之后再慢慢增加训练强度以及其他项目。平时不训练的时候,则开垦荒田,下地劳作,或者帮助农庄其他佃户。

    为了激发训练动力,分五人一伍,每一伍选一名伍长,伍长当月领取的月银比其他人多半成。当然,伍长也不是固定的,每一月选拔一次伍长,表现最佳者胜出。

    每伍之间还有比拼,成绩最好的一伍,每人都能领到额外半成月银。

    有奖自然有罚,而且惩罚力度比奖励重。

    每月检验,一伍间成绩最差者扣除一成月银,并且接下来半月训练任务比旁人多一成。

    综合成绩最差的那一伍,每人都要扣除一成月银,并且接下来半月训练任务比旁人多一成。

    除此之外,普通人犯错捣乱,整伍连坐受罚;若是伍长刻意搞事儿捣乱,集体连坐受罚。

    这几条看似简单,实际上却令伍长与伍长、伍长与伍员、伍员与伍员之间形成了监督约束的关系。伍长享受更多的权益,也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彼此休戚与共,看似独立,实则一体。

    至于每人月银的数额,姜芃姬也和徐轲仔细谈论过,参考各方面的资料,最终确定了数目。

    不多时,庄头领着一串人过来,看那些人的精神面貌,的确比牙行那会儿好一些。

    “将你们从牙行买回来,自然是有用意的,而不是让你们过来享福。废话我也不多说,你们以后要做什么,都要听徐轲的命令,若有人恶意捣乱,也别怪我心狠手辣。”

    徐轲?

    不少买回来的家丁都听过这个名字,也知道徐轲这个人是谁。

    听到这个名字,一些胆大的不由得微微抬起头,发现原本和他们一样,甚至比他们更加落魄的徐轲,如今一身得体装束,模样也比前些天丰腴一些,精气神更是可不同日而语。

    一时间,不少人心中生出了些许嫉妒和羡慕的情绪。

    只是,还没等他们多想,姜芃姬一番话就像是一盆冷水,哗啦啦朝脸浇了过来。

    明明是个很小的阵仗,然而徐轲的双手却微微有些激动地颤抖,神情隐没在阴影之间。

    “我也不是什么心狠的主家,若是你们心中不服,大可以说出来。若是说得有理,我听着,若是说得没理,那就闭嘴。”姜芃姬将所有人扫视一圈,眼神带着令人不敢直视的冷漠。

    给徐轲使了个眼色,那个少年心神领会,上前将训练一事详细说明。

    听到每天能吃饱穿暖,每月还有额外月银拿,底下那些人各个面露喜色。

    如今这个世道不好混,动不动就是天灾*,逼得人没办法活下去。河间郡依旧繁华,然而其他一些贫困的郡县却是饿殍遍野,山匪横行,有些严重的地方,甚至十室九空!

    他们被买回来之后,第二天发现徐轲没了,好生忐忑多日,生怕被徐轲这件事情牵连受罪。

    如今尘埃落定,原以为已经被打死的徐轲好生生站在他们面前,想象中凶狠罗刹一般的主家其实也宽厚温和,一时间不少人都长长松了口气。

    至于训练什么的,反正都是力气活,应该累不到哪里去。

    姜芃姬看出他们内心的庆幸,唇角微勾,冷漠道,“柳府不养废物,月银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将你们买回来,也不只是为了看家护院,更不是三两下花架子就能打发得了的。”

    少年人的声音多半稚嫩,然而听姜芃姬说话,众人却有种空气都凝滞冷冽的感觉,脊背渗出密集的冷汗,一股寒气从脚板心一路蔓延到大脑,说不出的畏惧盘旋在心头。

    “河间郡虽然繁华,然而附近深山也有山匪盘踞。他们是打家劫舍的恶匪,也是你们训练有成之后要应付的敌人。你们可以漫不经心训练,不将它们放在心上,然后用这种训练成果搪塞我,然而等来日碰上那些穷凶极恶的恶匪,他们可不会因此而手下留情,放过你们的命!”

    姜芃姬这番话一出口,徐轲不由得抬起头望向她,眼底多了几分错愕,这……这不是事先说好的内容啊?不过,那个身形消瘦,模样稚嫩的少年双手负背,映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不仅徐轲为此画面沉迷,直播间更是有迷妹迷弟团不停刷礼物。

    【偷渡非酋】:主播帅我一脸,感觉双腿都合不拢了qwq

    【贫道看你菊花有毒】:好想被主播狠狠压在地上临幸啊……啊,用力……雅!蠛!蝶!

    【企鹅娘】:(*/w╲*)楼上你再这样,会教坏小孩儿的。

    系统笑得见牙不见眼,这些天的郁闷之气尽数散去。

    自家主播画风奇怪就奇怪呗,反正观众大老爷大方打赏,直播成绩蒸蒸日上就好。

    无视人群慌乱的表情,姜芃姬冷冷一笑,“柳府不养废物,我柳羲也不需要一群废物在面前碍眼。给你们三月时间,届时是土匪死,还是你们死,全部由你们自己决定。”

    没有见过血的狼,战斗力有可能比见过血的羊羔还弱。

    姜芃姬想要培养嗜血虎狼之师,而不是弄一群只会耍杂耍的绵羊。

    她双手环胸,下巴微扬,以绝对的姿态巡视领地成员,“好了,你们还有什么意见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