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我家郎君清纯不做作(二)【月票100+】

女帝直播攻略 +A -A

    然而不管徐轲怎么回想,他似乎都没有将心中所想说出口吧?

    不过,他也没有继续深想,只以为自己不经意间漏了口风,当下惭愧作揖致歉。

    “弄得这么正式做什么?”姜芃姬侧身避开,只受了半礼,“更何况,你也没有做错什么,刚才的事情若是传出去,旁人肯定会说柳府郎君如何吝啬苛刻,你说得很对。”

    徐轲没有说错,只是她不在乎名声罢了。

    旁人口舌,与她何干?

    徐轲闷闷地说,“虽是如此,然而郎君虚怀若谷,心胸豁达,想来也不会在意旁人如何。”

    所以说,他之前的劝说对于姜芃姬来说只是废话,他的腹诽更是犯了忌讳。

    姜芃姬暗暗不语,脑仁儿疼,戳了一下系统。

    吐槽说,“系统,我感觉我和他的时代代沟太大太大了,貌似我刚才没责备他吧?”

    至于弄得一副如何愧疚,如何对不起她的忏悔模样么?

    系统:“呵呵,这大概是就是君子和流氓的区别吧。”

    姜芃姬:“……”

    麻痹!

    徐轲发现,自家郎君不仅仅是熟知各项庶务,她还热衷旁人眼中低贱的、玩物丧志的木活!

    出门一趟,她竟然很大方地买了不少木材和器具,难不成她还要自己动手做木匠活?

    不过这次,他内心纵然有再多想法,也没有提出来,而是选择沉默围观,想要知道郎君此举背后的深意。他隐约有预感,姜芃姬这次应该不会让他疑惑太久。

    坐在马车外头,徐轲眼观鼻鼻观心,视线落到一片熟悉的地方,不由得怔了一下。

    这才几天而已,他却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那天半夜他还想尽办法想要逃出牢笼,没想到被柳佘带人拦截,之后还成了柳羲的书童。

    还在路上,大老远就能看到农庄升起袅袅炊烟,隐约有人影在田地耕作,几个孩童追逐嬉戏,更有白发老农坐在村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抽着旱烟,一派安然闲适的模样。

    姜芃姬掀开车帘,望向远方,直播间的观众也能看到高清的直播画面。

    【霸霸别打我】:有种我老家的味道,记得小时候那会儿村里还没发展起来,一到饭点,各家各户烟囱升起炊烟,一看到这个,在外头浪了一天的我就知道,改回去开饭了。

    【同花顺一色】:嗯嗯嗯,我老家也是这样。小时候没什么幼儿园,基本都是随地放养,疯起来满山跑。不过现在不行了,村子里只有一些老人,年轻的都出去打工……

    【人傻网卡手残】:哭唧唧_(:з)∠)_城市长大的,吃过猪肉,但是没看过连活生生的猪跑。

    一说起这个话题,似乎整个直播屏幕瞬间进入怀旧主题,纷纷叙说自己小时候的家乡农村。

    【最萌的哈士奇】:我家村子现在改动超大,还建了好多小工厂。发达是发达起来了,不过感觉再也看不到小时候记忆里的场景,也看不到这么湛蓝的天空,田地都荒得长杂草了。

    姜芃姬坐着马车,一手支在凭几上,无聊看看外头风光,或者看看评论打发时间。

    车夫熟练驱赶马车,尽力减少震动,免得车厢内的贵人感到不适。

    外头的徐轲低声道,“郎君,已经到了。”

    姜芃姬回过神,出了车厢,避开徐轲试图搀扶的动作,飒爽利落地跳下来。

    为了方便,她已经换下飘飘若仙的宽袖大氅,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朴素精练的裋褐。

    讲真,她已经受够平日里穿的复杂又反、人类还十分可笑的开裆装了!

    包裹再严实有什么用,底下依旧透风好么!

    “走吧。”

    姜芃姬笑着说完,打头往前,那几个玩耍的小孩儿看到陌生人过来,纷纷哄笑着往回跑。

    直播间的观众对这种农村场景觉得熟悉温馨,然而对于见惯冰冷城市和发达机械的姜芃姬来说,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仿佛冷寂的心都为此而感到些许暖意。

    他们一行人穿得十分素朴,姜芃姬更是穿了庶民才常穿的裋褐,显得极其低调。

    幸好马车上还有柳府的族徽,庄头虽然没有见过姜芃姬,但也知道能坐着这辆马车过来的人,肯定是主家人。当他得知,这个穿着裋褐的少年正是府中二郎君,险些吓得不敢吱声。

    “不用拘束,我过来就是看看前些天送到庄上的人。这些天,他们没哪个试图逃跑吧?”

    问完庄头,姜芃姬揶揄般看了一眼面色尴尬的徐轲。

    就算不是柳佘派人拦截,徐轲也别想逃出农庄地界,姜芃姬也派了人牢牢盯着呢。

    庄头老老实实跪在下首,战战兢兢回答,生怕哪里惹到这位郎君,给庄子上惹祸。

    如今东庆看似歌舞升平,然而贪官污吏横行,无良乡绅士族剥削,底下平民的日子怎么能安生?有太多人过得水深火热,不仅要负担沉重的苛捐杂税,还要面对落草为寇的匪徒。

    相较之下,这个农庄上的佃户日子过得就十分安逸了,十里八乡谁不羡慕?

    主家仁慈,有钱有优势,匪徒也不敢轻易来这里打秋风,大多佃户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若是一个伺候不好,惹怒了主家郎君,那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之前送来的二十几个人,除了徐轲被专门提走了,其余的人都安排在农庄。因为没有准确指令,他们也不敢擅作主张,只是派几个农家汉子将他们盯住了,免得哪个逃跑。

    “没有逃跑就好,你去将那些人喊过来。”姜芃姬这句对着庄头说的,然后下一句转向徐轲,“这些天你先辛苦一下,在农庄住一些时间,盯住他们训练。等一切进入正轨,再将事情分派给可信之人。住农庄的这些天,允许你到府里书房将书籍借回去……免得落下学业。”

    工作是工作,学习是学习,徐轲如今年纪还小,学业还是要看重的,不能顾此失彼。

    无法随时给自己充电进修的下属,那就不是一个好下属。

    虽然没有表现出来,然而姜芃姬可是以前世军团内政副手的标准要求徐轲的。

    两人上午谈论修改,已经将大致的训练章程都已经弄出了雏形,徐轲只要按照上面的步骤执行就行。至于中途发生的意外则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临时发挥了。(未完待续。)

++(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