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我家郎君清纯不做作(一)【月票75+】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在经历母亲枉死,自己险些冤死的事情之后,徐轲内心对士族的感官已经降到最低。

    当他尊严尽失,被人牙子当成货品摆弄称斤论两的时候,甚至还疯狂设想过,若是有朝一日能青云直上,出人头地,定要报复这些不知民生疾苦,草菅人命,尸位素餐的国之蛀虫。

    不过,这些想法也仅仅只是想法而已。

    别说那些底蕴深厚的士族高门,就算是当地土乡绅也能轻易拿捏他的生死,更遑论他如今不过是一介官奴,从庶民变成了贱民,脸上刻了无法抹去的羞辱印记,此生早已无望。

    可,阴差阳错被眼前这位特殊的士族郎君买了回去,仿佛开启另一扇截然不同的人生大门。

    本以为桀骜不驯,高高在上,听不得半句逆耳之言,实际上却意外得好说话……当然,徐轲可不会因为对方几次采纳自己的意见,而将眼前这位郎君看做是无害的小白兔。

    对方不仅不是无害的小白兔,反而是一只沉默不语,看似慵懒小憩,实则危险无比的猛虎。

    她采纳自己的意见,不过是因为他提出的观点的确有用而已。

    尽管如此,姜芃姬的举止反应还是大大超出了徐轲的预料。

    用比较时髦的语言形容,大概是——

    眼前这位士族贵公子和外头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格外清纯不做作!

    例如现在……

    他不明白,郎君明明是柳氏二房仅有的嫡子,听其他仆人闲谈,二房富得流油,所以……她一个贵族士子,为什么对外头米粮蔬果的价格这么清楚?甚至还记得最近几天的物价?

    这也就罢了,顶多赞一句柳郎君记忆卓绝,过目不忘,过耳即收。

    然而……笑语盈盈,仿佛寻常农家子一般笑着和商贾讨价还价又是怎么回事?

    那抠门的杀价技术,听得他目瞪口呆,不禁产生一种错觉,柳府二房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

    不仅是徐轲目瞪口呆,一群看直播的吃瓜观众也是惊呆丢了手里的瓜。

    【食堂打饭阿姨】:全能的主播,连砍价都那么帅气!

    【兰摧玉不折】:砍价什么的,感觉超级接地气,不过主播你没发现,人家都要哭了么?

    【乌江榨菜也】:哈哈哈哈,那些年被主播砍价杀价差点哭唧唧的店家。

    【不服你来打我呀】:松一口气,感谢主播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然那就太可怕了。做为一名开服装店的老司机,我表示要是碰上这么难缠的顾客,简直要亏本到吐血,生意没得做。

    一群观众表示姜芃姬杀价技术赛高,虽然实力心疼店家,然而还是喜闻乐见看热闹。

    只是,围观群众除了那些只会哈哈哈的吃瓜观众,身边还有一个徐轲啊。

    “郎、郎君这般……”徐轲蛮想说她锱铢必较,然而这不是什么好词,他也怕触了对方眉头,顿时有些为难地含糊过去,“……若是被有心人传了出去,对郎君名声折损极大。”

    一个士族贵子和商贾讨价还价,尽管始终维持着风度,然而传出去也免不了一个恶名。

    姜芃姬嗤笑一声,不在意道,“说得好像你家郎君我有名声一样?柳府浪子的名声,整个河间郡有谁不知道?府里的确是不缺银钱米粮,不过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些商贾见我衣着光鲜,年纪尚幼,不知世事,便狮子大开口,将一文钱的东西提到了十文钱,我像是只肥羊?”

    【铲屎官】:噫,这天底下哪有像主播这样凶残的绵羊?被宰的明明是店家。

    这个评论一出,瞬间得到所有观看直播的观众的同意。

    说得太对了!

    徐轲默默望天,那天雅集之后,郎君百步穿杨的名声的确传出去了,然而也伴随着浪子狂生的评论,有褒有贬。偏偏府里的主人没谁在意,当事人更是将这个名声主动按在自己身上。

    “更何况……我不主动报上名字,他们怎么知道我是谁?到时候就算问了,我只说自己叫徐孝舆,是柳府郎君的书童。”姜芃姬此话一出,跟在后头的徐轲险些一个踉跄摔倒。

    难道,他在柳府的主要任务不是陪读,而是帮郎君被黑锅么?

    带着徐轲逛了一圈,姜芃姬又问道,“可都记下来了?”

    徐轲点点头,他的记性虽然没有姜芃姬那么变、态,但也算得上过目不忘,都记住了。

    “那就好,以后农庄上那些家丁用度采买都由你来管,弄个账册,一笔一笔记好。他们的训练,你都要严格把关,谁敢偷奸耍滑,严惩不误,没有任何留情的余地。有罚自然有奖,对于表现优异凸出的,也应该适当予以奖励。现在人手还少,管着应该不会难。”

    姜芃姬把徐轲买回来,就是让他当账房,管理内务,顺便好好监督那些家丁的训练,一个人身兼数职。按照柳佘的意思,他不会干涉这桩事情,所以一切只能由她自己摸索着来。

    实际上,她也不需要旁人指手画脚。

    徐轲还未回答,姜芃姬又道,“这是对你的训练和磨砺,纸上谈兵不过是空谈,想要验证自己的想法,终究要亲身实地去实践。农庄的事情并非要你事事亲力亲为,但绝对要做到心里有数,不至于被底下的人瞒住眼睛。别看这些采买的事情简单,里面可大有文章。”

    同样的东西,质量不同,银钱不同,难保没人以次充好,从中扣点儿油水,蒙骗他。

    别看这些事情很小,但若是往大了说、往细了说呢?

    其中的门道多着呢。

    良久,徐轲不发一言,反而用惊疑地看神看着姜芃姬,目光带着几分僭越。

    姜芃姬问,“你在看什么?”

    徐轲感觉自己的三观似乎被重塑了,对士族贵子的印象也被重置了。

    他温吞道,“轲从未想过,郎君对这些庶务如此熟稔。”

    一个士族贵子,对物价的了解比他这个曾经的庶民还要详细,方圆几里的店面、摊贩小铺、酒肆、食肆所贩卖的物品以及价格都了然于胸。明明他是娇养在内宅的贵子不是么?

    “呵,你之前还想说我锱铢必较呢。怎么,半刻钟不到,就改了口风了?”

    徐轲脸色一红,带着些羞赧。(未完待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xuanhuan11(按住三秒复制)安装手机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