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丫鬟的心思(一)

女帝直播攻略 +A -A

    舒舒服服泡了个澡,酸软的手脚终于慢慢恢复力气,不似之前那般虚软无力。

    换上一袭略显俭朴的居家常服,姜芃姬跪坐在铜镜面前,任由寻梅和踏雪摆弄她的头发。

    察觉到左侧踏雪略犹豫的动作,她不由得睁开眼,略略瞥过去,轻声道,“怎么了,寻梅?”

    此时,寻梅的视线正落在她松散半开的衣襟上,隐约能看到里面层层相裹的束胸。

    被抓了个正着,寻梅双颊染上些许绯色,犹豫咬了咬下唇,声若蚊呐。

    “二郎君,那个徐轲,现在还在院外廊下跪着呢……不知……”

    寻梅刚说出口,就收到一旁踏雪狠狠一瞪,让她不得不闭上嘴,面上带着几分担心和怯意。

    “半个时辰不是早过了,他怎么还跪着?”

    姜芃姬蹙了蹙眉心,她让徐轲跪着反省半个时辰,也就一个小时而已。

    可按照寻梅刚才的话,岂不是意味着徐轲在外头跪的时间超过两个时辰,至少四个小时?

    踏雪轻哼一声,双手灵巧地将她的长发挽成简单的男髻,略显松垮,多了几分随性和慵懒。

    “也就寻梅还心软,就凭徐轲之前给郎君惹麻烦的举动,跪个一天一夜也不过分。更何况,郎君只让他跪着反省半时辰,他自己不愿意起来,谁还能押着他的肩膀不让他起身了?”

    像是点燃的炮仗,踏雪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不满和火气。

    姜芃姬起身,拢好衣襟,将外头的衣袍收紧,语气带着些许安抚。

    “我看呐,踏雪还是改个名字好了,这个火辣的脾性哪里有冰雪般的冰冷?那心肠,分明火热得不得了。我知道你在为我抱不平,只是徐轲不一样,不能当做寻常奴仆看待。”

    踏雪被姜芃姬这么打趣揶揄,一张俏脸也是染了绯色,嗔道,“郎君如今像是开了窍一般,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亏得奴知晓郎君为人,若是换个姑娘家,这魂儿还不被胡乱勾去了。”

    这句话翻译过来,也就四个字——不娶何撩!

    “好好好,我以后收敛一些就是了,绝对不胡乱勾姑娘家的魂。”

    姜芃姬谈笑完,旋即转头对寻梅吩咐,“你去跟徐轲说一句,让他早点下去歇息,明早还要跟着我一起去庄上巡视。如今这天气反复不定,夜里湿气也重,他在廊下跪了那么久,膝盖怎么禁得住寒气侵袭?不能仗着年轻就不在意了,给他找个郎中瞧瞧,开些驱寒的药。”

    寻梅一开始还有些忐忑局促,不过听到姜芃姬的嘱咐,苍白的脸色又恢复几分红润。

    她就知道,二郎君还是那个二郎君,一向都是那么温柔宽厚的。

    瞧着寻梅退下,踏雪轻哼一声,带着些许不屑,低低嘀咕,“异想天开!”

    依照旁人听力,肯定听不到她讲了什么,然而这不包括姜芃姬。

    她有些狐疑地扭头问道,“寻梅这丫头怎么就惹到你了,我瞧你们俩平时关系挺好的。”

    踏雪呼吸一滞,旋即又有些别扭和尴尬,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

    最后,她干脆自暴自弃般绞着帕子,咬着唇道,“郎君心善纯良,自小又是被当做男儿教养,哪里知道寻常女儿家的心思?那个寻梅,分明是有了旁的心思,想着另谋高处呢。”

    “另谋高处?”姜芃姬微笑着挑眉,声线略微压低,多了一丝好奇,“你说寻梅瞧上徐轲?”

    徐轲么,虽然也才十七岁,然而放在古代已经是可以成家立业的成年男子了,长得也不差,虽然受了黥刑脸上多了印记,但这丝毫不损他的美貌,甚至在姜芃姬看来,反而更加成熟。

    踏雪听了她直白的猜测,双眸都有些发直了,似乎不敢置信一般在她脸上来回巡逻,执意想要看出些什么门道来。然而姜芃姬的内心哪里是那么容易窥探的,小半响之后踏雪放弃了。

    “哪里是瞧上徐轲?分明是生了异心,觉得徐轲奇货可居!虽然奴和寻梅都只是郎君身边的丫鬟,然而丫鬟也有三六九等,更别说郎君情况特殊,待郎君弱冠之后……地位更加不同。”

    踏雪起初还是愤愤咬牙,说到这里脸颊莫名红了一下,有些含糊地把某些内容跳了过去。

    整个柳府,除了几位主人知道柳兰亭真实性别之外,也就踏雪和寻梅了。

    两个丫鬟都是柳佘和继夫人精心挑选的,从小教养,平日里的吃穿用度甚至比一般的富商千金更加讲究。她们两人都是心眼通透的,小时候还不懂,现在还能不知道?

    除非某些不可抗力的因素,柳兰亭的性别估计要一直隐瞒下去,作为少有知道真相的两个丫鬟,未来的归宿也十分明确——等柳兰亭弱冠成年之后,肯定要成了她的房里人!

    如果柳兰亭是男子,这种未来对于每个丫鬟来说,都是绝好的机缘,摇身一变成了人上人。

    仗着年少时候的情谊,就算不能独宠后宅,也能得到额外几分青眼。更别说柳兰亭还是心软纯善的个性,哪怕她们以后不得不在正室夫人手底下讨生活,也绝对不会被冷落糟践。

    很可惜,没人比她们更加清楚,柳兰亭不是男子,而是和她们性别一致的女子。

    寻梅有了其他心思,想为自己谋一条出路,很正常。

    姜芃姬脑瓜子灵光,哪怕她对这个远古时代还不甚了解,可是某些逻辑性的东西,她也能推测出来。连线到踏雪和寻梅的态度,心里头那点儿小小的疑惑瞬间得到了解答。

    抿着唇轻笑,她抬手亲昵地拍了拍踏雪的发髻,在对方疑惑且生气的眸光中,调笑道,“寻梅这么做,这不正好如了你的意?她走了,以后可就你一人独占本少爷的宠爱了。”

    踏雪:“……”

    先是俏脸绯红,旋即又多了几分难堪青色,等发觉姜芃姬脸上的的确确只有调笑,她瞬间明白自己被耍了,气得眼眶染上血色,“郎君怪会戏弄人,奴在你心里就是个小肚鸡肠的?”

    身子一扭背对着她,气哼哼的模样映在烛火下,显得格外动人娇俏。(未完待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