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得民心者

女帝直播攻略 +A -A

  话是这么说,然而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

  姜�姬好战,却并非狂傲嗜血之人,只要别人不逼到家门口,主动挑衅她,一般情况下她不会主动找人麻烦。至于老和尚说的竖旗为王,甚至拥兵自立当女帝这回事,那也得看情况。

  她不喜欢主动挑事儿,但也不是怕事儿的人!

  看到马车厢外渐渐低垂的橘色夕阳,姜�姬的心情相当平静,但柳佘却静不下来。

  回到柳府,他让姜�姬先去看一下继夫人,自己则径直去了正院,对着跟在身边的侍女挥手道,“守在屋外,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进来,若是兰亭过来了,记得通传。”

  两名侍女低声道了一句“喏”,柳佘看也不看娇花般的侍女,反而步履生风去往他和古敏曾经的寝居。按照时下规矩,正室一般居在东院,不过他和古敏夫妻情深,一向是共住一室。

  室内的摆设一如妻子亡故之前,柳佘环顾一圈,快步行至寝居一角。

  小心翼翼搬开箱笼,用头上的玉簪在地上划了几下,然后顺着痕迹搬开那块砖,底下竟然是镂空的,放着几个镶金嵌银的铜制盒子,每个盒子都上了锁,唯一的钥匙由他贴身保管。

  打开其中一只铜制盒子,他谨慎而又小心地拿出里面折叠整齐的丝织绢布,上面写满了字。

  一目十行看完绢布上面的内容,柳佘表情晦暗莫名,怔在原地许久。等外头通报姜�姬过来请安,他这才依依不舍地将丝织绢布折叠回原样,然后妥帖收起来,再把箱笼搬回去。

  仔细抚平衣角褶皱,柳佘调整好表情,准备妥当之后才走出寝居去正院花厅。

  柳佘之前就跟姜�姬说过,她以后不用去族学了,魏功曹又在生病,所以西席的任务暂时落到他身上。

  接过姜�姬带来的竹简和书册,稍微翻了翻,“这是你近些日子看的?”

  一册《兵策》,半卷《论语》。

  书房原本是他在用,所以柳佘对书房内的书籍十分熟悉,不少竹简上还有他写的批注。

  打开竹简的第一时间,他就看到不少新的批注,女儿对《兵策》的好感度远远高于《论语》。前者上面的批注大多中肯,甚至还有自己的想法和假设性的计策,而后者……

  啧,其实他和姜�姬一样,对《论语》一向不喜欢,看多了还会觉得头疼。

  “……圣贤有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啧,然而真正置身倾轧不断的官场,反而会发现,这话也就骗骗不懂事儿的……圣人说的话,终究只是一句话而已。”

  合上竹简,柳佘将那半卷《论语》放在一旁,仔细看起姜�姬在《兵策》上的批注。

  仅凭这么一句话,姜�姬就敢断定,柳佘简直是这个时代的一朵奇葩,还是十分清奇,能完美混在正常花朵中的奇葩。

  时下儒家盛行,终究还是百家之首,他这么说真的好么?

  哪怕是在她的前世,科技如此发达,地域那么广阔的世界,不平等依旧存在,而且屡见不鲜,更别说文明异常落后的远古时代?

  只是她没想到,柳佘竟然会对自己说这种话。

  按照远古时代人的正常思维,不都认为这是正常现象,甚至觉得理所当然?

  姜�姬却不能表露太多的东西,只能顺着他的话,疑问道,“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由此可见,庶人重于君。难不成,圣人说的话也是假的?”

  柳佘摇摇头,纠正她的话,“不,不能说假,只能说太完美。”

  他知道这个闺女不凡,但说到底还是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孩子,阿敏也常说十二岁的年纪,依旧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儿,有些事情需要正确引导,而不是放纵不管,任其自学。

  十二岁,正好是最好塑造的年纪,过了这段时间,思想也固定了,届时再想改,可就难了。

  闺女不喜欢《论语》,这一点从上面寥寥几字批注也能看出来,但不能不喜欢就全盘否定。

  半部论语治天下,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学,肯定要学,但要有选择性地学。

  为君者,学《论语》可磨练心性,知道如何御下、收拢人心、体察民意……总之好处多多。

  柳佘这些年在偏远的地方任官,但多年下来,治理十分有效,繁荣程度不比河间差。

  从一穷二白到富贵发达,他治理下的县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些一朝发达人家的孩子都是个什么作风,他看得清清楚,也生怕姜�姬因为好奇或者自大走歪路。

  “圣人之言是约束君子的,而非小人,那些太过空泛的话,看看就行,不必深读。”

  姜�姬相信,柳佘这些话若是丢出去,指不定就被古板的儒生口诛笔伐了,简直大逆不道。

  柳佘又笑道,“虽说如此,然而这也透露一个真理――得人心者,方得天下!”

  如今的东庆,可不是如此?

  先帝荒诞无度,弑父上位,登基之后只知享乐,内帏不修、任人唯亲、轻信小人,这还不算,竟然还****叔嫂,逼死叔父。到了现在这一任陛下,那就更加精彩了。

  杀兄夺嫂、强抢臣妻、懈怠政务,整日只知道吃喝玩乐,性格自大暴虐,昏聩无眼,宠幸奸佞小人,放纵亲信迫害贤臣良将……朝堂上下乌烟瘴气一片,官官相护,贪污腐朽烂了东庆根基,冤假错案更是不胜枚举……就这么一个皇帝,东庆迟早要被玩完儿。

  至于北疆三族和镇北侯府的事情,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不和谈,东庆还能支撑个几年,等皇子都大了,说不定出一个贤君上位,也许还能力挽狂澜,救一救大厦将倾的东庆。若是和谈,届时引狼入室,那就不好说了。

  天下隐隐将乱,所以他才会相信了尘和尚的话。

  姜�姬眸色灼灼地看着一脸笑意的柳佘,对方这话十分认真,根本没有任何谈笑的成分。

  “父亲所言,儿必定铭记于心。”姜�姬暗暗翻白眼,柳佘这是在怂恿,也是在告诫她呢。

  远古时代和她之前所在的时代差距很大,不仅仅是科技,还有人文社会,柳佘这些话对她来讲还是有用处的。至于其他东西,她还需要时间和空间去仔细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