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风瑾?呵呵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可是……”魏静娴的婚约又是怎么回事?

  柳佘看出她想要问的问题,眉梢一挑,隐隐带着些许不悦。

  “这门娃娃亲本来就是魏府的夫人先提出来的,本着两家交好,最后应下来。后来你兄长夭折,阿敏也有意想退亲,换回信物,只是魏府夫人并没有答应,只说等孩子大了再解决。”

  姜�姬哑然地听着,“为什么不答应?长大了被退亲,不是对名声不好么?”

  柳佘道,“打小背上克夫的名声,不一样不好么?”

  姜�姬:“……”

  古代人的思维,她果然无法理解,完全两个次元频道吧!

  “不至于吧,毕竟那时候也才三四岁?如此小的年纪,怎么就能背上克夫名声?”

  姜�姬深深感慨这个时代的反、人类,克夫这种名声在古代真心要命,对姑娘家伤害很大。

  “你兄长是两家交换信物第二日落水的……”

  提起这个事情,柳佘其实也有怨念,甚至总会不自觉将幼子的夭折算到魏静娴头上,不过他的理智坚定,知道这种事情跟个丫头没什么关系,只能怨幼子命太薄,他们没有父子缘分。

  姜�姬不说话了,魏静娴十分无辜,但谁叫那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太不巧妙?

  捐了香油钱,“父子”俩今天的事情才算告一段落,下山的时候柳佘从管家手里接过两双崭新的草鞋,一双放到姜�姬脚下,说道,“下山不比上山,穿着木屐走,容易跌下去。”

  姜�姬笑了笑,穿上那双草鞋,倒也不刺脚,反而有些柔软。

  “父亲以前可是吃过亏?”

  看他熟练的动作,根本不像是第一回。

  无视姜�姬话语中的揶揄,柳佘宠溺道“你母亲犯过蠢,差点跌破相。”

  他们下山的时候,日头已经开始偏西,看着地上拉得长长的影子,柳佘突然叹了一声。

  “为父可真是老了,若还年轻,说不定能背着你下山。”

  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柳佘年轻时候被古敏督促着各种锻炼,他总觉得那些动作又失礼又丢人还愚蠢,但也亏了这样,他从锻炼之后,倒是一改大病小灾的日子,身子骨都健康很多。

  不过现在么,也就勉强爬个山,快成年的女儿,他是真的背不动,不然父女俩都要跌下去。

  姜�姬说道,“我倒是不介意背着父亲下去。”

  柳佘但笑不语,又来一次摸头杀。

  当成儿子养,但本质上还是个闺女,力气哪里有男子强?

  这时候,柳佘下意识忽略继夫人曾告诉他,姜�姬一人玩死整个匪寨的壮举。

  下山这段路走得十分轻松,姜�姬一边和柳佘交谈,一边说笑,气氛显得十分融洽和谐。

  不过当两人谈及课业,她突然想起来风瑾介绍的渊镜先生。

  姜�姬问道,暗中观察柳佘的表情,“父亲,我听一位朋友说,母亲和渊镜先生有旧?”

  “听你朋友说的?知道这事情的可只有几个人,你的朋友,想来也不可能是那么几个老家伙。”柳佘神色平静,“你母亲幼年资助过渊镜先生,阿敏在时,两家偶尔有礼节往来。”

  “的确,那位朋友姓风,单名一个瑾。他说我学业稀疏,魏渊夫子性格也不适合我,若是有机会的话,可以去琅琊郡拜访渊镜先生,试一试能不能入他门下,兴许能拯救一下……”

  姜�姬话还没说完,本来一副倾听表情的柳佘突然停下脚步,神色微僵,扭头看她,“谁?”

  “什么?”姜�姬不解,旋即明白柳佘指的是那位朋友,“风瑾。”

  “风瑾?表字怀瑜那个?”

  柳佘脸色黑了一些,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东西。

  “的确是怀瑜……父亲,他有问题?”

  姜�姬心中一个咯噔,难道很狗血,风瑾的家人是柳佘的政敌?

  柳佘也不像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怎么会因为政敌的缘故,顺便连政敌的后辈都牵连?

  “哼,一介黄口小儿……兰亭和他维持君子之交即可,不必深入往来。”

  柳佘又恢复淡定的表情,似乎刚才皱眉不悦的人不是他一样。

  姜�姬虽然不解,不过柳佘也不是那种喜欢背后诋毁人的人,更别说风瑾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少年而已,和柳佘相差太大了。他这么说,应该有他的道理。

  又走了几步路,柳佘突然问道,“兰亭和那个风怀瑜怎么认识的?”

  姜�姬言简意赅地描述,“就是三月三那天,他和他的同伴被人追杀得狼狈,误打误撞闯入匪寨,正好碰上我和静儿她们,发生了一些误会,不过后来又都解决了。”

  柳佘追问,表情平静,“那你觉得此人心性如何?”

  若是柳佘追问对方才能如何,姜�姬倒是可以夸奖几句,可若说心性……估计贬义多一些。

  “行事果决,待人接物张弛有度……只是,有时候为了达成目标,会不择手段……”

  “无毒不丈夫,大男子汉不果决狠辣一些,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姜�姬:“……”

  这话,应该算是夸奖风瑾吧?

  “你要去琅琊郡寻渊镜先生的话,倒是可以去试一试。若是前朝,按照你这个年纪,也到了离家游学的时候,有外出求学的上进心,这是好事。不过不用表明自己的身份,那个人脾气古怪,根本不吃人情这一套,依照我儿天赋,不比他的关门弟子差哪里去。”

  柳佘转了话题,半点都没有继续提及风瑾的意思。

  都说女人的心思不好琢磨,可依照她看来,男人的心思一样是海底捞针。

  柳府的马车停在山脚下,下山也比上山来得轻松,没多久就能看到熟悉的马车影子。

  上了车,柳佘一副沉思的模样。

  “兰亭,了尘大师都将事情告诉你了?”

  姜�姬回答,“是,该讲的都已经讲了。”

  柳佘问道,“那你……对那件事情有什么想法?”

  “为时尚早……假如,哪一日真的走上那条路,自然要当最后的胜者。”

  与其卑微匍匐在一个没脑子的人脚下,何不自己坐上那个王位?

  姜�姬不是喜欢挑事儿的人,也绝对不是怕事的人。

  柳佘闭着眸子,“嗯,这些话,出了这辆马车,不要对第三个人提及,烂在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