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非主流和尚

女帝直播攻略 +A -A

  恐怕什么鬼?

  姜�姬听得满脸黑人问号,远古时代的人都是这么不可理喻,一照面就说似是而非的话?

  当然,原本还算安静的直播间却有些炸锅了,不少直播吃瓜观众表示那句话信息量好大。

  【睛明我男神】:不是……刚才那个老和尚是在暗示主播身上有帝王气运么?

  【雪碧心飞扬】:今天打开直播间的姿势不对劲啊……这不是直播宫斗的直播间?

  【你的益达】:妈呀,宫斗结局是斗死皇帝,自个儿当武大帝?武帝版甄�传?

  【农夫山泉有点悬】:扯瘠薄蛋,主播去宫斗,那还是宫斗么,活脱脱的宫斗版贪吃蛇。

  姜�姬内心眼角暗抽,武帝版甄�传什么鬼?贪吃蛇她知道,可是宫斗版什么意思?

  这时候,一位看直播的小天使现场演示了一遍啥叫宫斗版贪吃蛇。

  【可乐乐一乐】:恭喜主播吃掉XX美人,levelup+1;恭喜主播吃掉X嫔,levelup+2;恭喜主播吃掉X妃,levelup+3;恭喜主播吃掉XX贵妃、XX皇贵妃、XX皇后,levelup+……

  姜�姬:“……”

  柳佘不知道姜�姬在开小差,清隽的面上带着难以掩饰的怒色,“了尘大师,您可说过……”

  了尘老和尚做了个佛礼,口中念叨善哉善哉,“此一时彼一时,小施主并非寻常之人,说了对她反而有益,免得以后走上歧途。柳施主顾念爱女,总不忍她命途多舛,顺其自然便可。”

  姜�姬停止问号脸,顾不得礼仪,打断两人之间你来我往的猜谜游戏。

  “不知父亲和了尘大师能否为我解惑,什么是帝气?是……那个意思?”

  柳佘面无表情地点头,了尘和尚微笑慈祥,一语揭穿姜�姬披着的表皮假象。

  “小施主心有傲骨,气性爆裂,胸怀青云之志,怎么可能甘心屈居人下?”老和尚在柳佘一副“你特么还瞎瘠薄乱说”的瞪视下,悠悠捻着佛珠,不疾不徐地道,“小施主说,是也不是?”

  姜�姬无语,这哪是个超脱凡俗的和尚?

  别的和尚,哪个不是劝说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他可好,貌似在怂恿她大胆举起屠刀……

  如果说柳佘是时尚封建大家长,这位和尚就是佛门非主流了……远古时代的人真难沟通。

  姜�姬正想回答,老和尚突然对着柳佘说道,“老衲有些话想对小施主说,还请柳施主稍且避让,那些话恐怕不适合您听。尊夫人和两位小公子的往生牌在侧殿供奉……”

  柳佘犹豫一番,最后还是冷着脸起身,走之前拍了拍姜�姬的头,状似安抚。

  确定柳佘走远,周遭也没有其他人,姜�姬终于不耐烦地蹙眉。

  老和尚脸上的笑容温和了不少,“约莫二十九年前,老衲见过令堂,她也才这么点儿大……”

  姜�姬对那位便宜母亲越发好奇,不由得追问道,“你见过她?”

  “是啊,那时候她要为一名女童立往生牌,女童的闺名古敏。”

  姜�姬险些捏碎老和尚给她沏的那杯茶,因为柳兰亭的生母闺名就是古敏。

  “大师莫不是老眼昏花,记错名字了?哪里有年纪小小的孩子给自己立往生牌的?”

  她不动声色地说,暗中观察老和尚的表情眼神,不肯放过一丝异样。

  “那位施主,并非常人,魂魄时时有脱离肉体迹象,身上阴气颇重。”老和尚像是在唠家常,一副追忆往事的口吻,“且,那名女童在六月初就夭折,一副死寂亡相,但那时候却还活着。”

  姜�姬这会儿觉得这间禅室有些说不出的阴冷,这个老和尚的确看出她的底细了。

  老和尚絮絮叨叨说,“她听说老衲些许薄名,便一跪一拜上山来求,希望能找到一线生机。老衲本不该救,毕竟夺舍肉身乃是阴损之事,然而她命中有一段福缘,又诚心相求……”

  姜�姬略略眯着眼,笃定道,“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怎么老和尚就对着我撒谎了呢?”

  老和尚表情一滞,和姜�姬对视良久,蓦地松了口气,“小施主这是为难老衲。”

  “啧,我只是不相信有这么好的事情,人命这种东西哪里有那么好续的?若真是这样,那些求仙问道的怕死皇帝,早就各个白日飞升了,我更加相信你是顺水推舟做人情……”

  姜�姬笑着咧了咧嘴,露出一口白牙,“也许那个女童本不该死的,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横死,我母亲到了她那具身体,本就是天命如此,你干脆顺水推舟做了人情,帮她驱了阴气?”

  本以为老和尚会恼羞成怒,哪里晓得他竟然十分不要脸地点头承认了。

  “小施主果然聪慧,一切皆有因果,命中已有定数。那名女童合该横死,你的母亲也合该出现,一如小施主,合该成为柳兰亭。”老和尚说完这话,又捻着佛珠不停念念有词。

  这时候,长久不冒声的系统暗戳戳道,“感觉这个老和尚说了一堆没用的废话……”

  姜�姬意味深长道,“也许不是废话,只是想要借此像我传递一些重要消息。”

  系统:“啥消息?”

  “不知道,远古时代的人脑回路太曲折了,根本不在一个频道,听不懂。”姜�姬似真似假地抱怨。

  系统:“……那你瞎瘠薄装比说个啥。”

  姜�姬揉了揉眉心,直白问了个问题,“以前的老黄历我不想知道,我只想知道你和我那位便宜母亲是怎么连手骗我那位便宜父亲以及便宜继母的?他们明知道身体还是那个身体,魂儿却换了一个,按照如今这个时候的思想,不是把我当成妖孽拉出去大卸八块烧掉么?”

  都以为她傻么?

  不管是继夫人还是那位便宜父亲,遮遮掩掩这个秘密,以为她不知道?

  姜�姬不客气地说,“我接手的是一具已经死亡的身体,我醒来的时候,柳兰亭已经没了。”

  明明继夫人和便宜父亲都知道姜�姬不是柳兰亭,可偏偏依旧将她当成女儿看待,这个发展让她莫名冒火。一开始还以为是两人自欺欺人,可看到这个老和尚,她倏地明白了,根子在这儿!

  “这并非骗,小施主的确是柳兰亭,合该是柳兰亭,出家人不打诳语。”

  姜�姬不客气地揭穿,“你刚才还诳了我一次!”

  了尘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