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父亲的画风有点儿怪

女帝直播攻略 +A -A

  柳佘的确很瘦,个子不矮,全身上下没什么肉。

  即使他穿着宽大的衣服看不出来,但姜�姬对人体目测十分准确,仅凭双脚大小、脚印深浅,乃至呼吸起伏频率,面容五官……这些痕迹,她都能大致判断出那人性别、身高、体重以及三围,更别说柳佘这种了。

  姜�姬不满意地道,“父亲比以前消瘦太多了,此番归家,可得好好把肉都养回来。”

  柳佘眼睛带着惊喜,甚至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怎么通顺,放在双膝上的双手都在暗暗颤抖,似乎不知道该摆放在哪儿。

  “兰、兰亭还有小时候的记忆,记得为父以前的模样?”

  柳兰亭的双胞胎嫡兄夭折之后,生母不久也病重而亡,备受打击的柳佘因为某些原因离开河间郡,上任的地方距离这里很远,而且很危险,出于各方面考虑,也就没带走柳兰亭,这么多年也只匆匆回家两回。

  准确来说,这对“父子”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面了。

  姜�姬摇摇头,说道,“父亲身上的衣裳有些年头了,如今却大得不合身,可不是消瘦了?”

  原来是这样啊……柳佘脸上的兴奋之色消退不少,但一想到闺女能观察得这么细心,可见也是对他上了心,这么一想心里又舒服了很多,神色温柔道,“你娘不喜欢女红,嫁与为父多年,也就做了这么几身……”

  果然是这样,看样子这位便宜父亲对那位素未谋面的便宜母亲用情不浅?

  不过一想到内院的情况,她又将这个念头踢出脑海,古代男子和她的三观是不一样的。

  “父亲这次回来,会在家中久住么?”

  姜�姬看得出来,柳佘的身体情况真心不怎么好,根源除了心有郁结之外,大部分应该是工作累出来的,按照这种趋势下去,过劳死也不是不可能,所以说她还是比较喜欢劳逸结合。

  尽管没办法将对方当成父亲,不过好歹借用了柳兰亭的身体,姜�姬随口关心两句还是能做到的,但……愿不愿意听劝就是对方的事情了,这一点,她没办法强求。

  那话落到柳佘耳里,反而成了女儿小心翼翼,舍不得他离开,心中蓦地一软。

  “为父此次回来有些事情要处理,停留的时间应该在三月左右,等全部处理完,还要去一趟上京……若是顺利,届时就能无事一身轻,安心在家里当个富家翁了。”

  柳佘的回答完全超出姜�姬的预料,这人是……要退休了?

  “父亲如此年轻,刚到而立之年,怎么就想要致仕了?”

  这个时代的官员没有准确的退休年纪,基本都是工作到不能再工作为止,柳佘年纪不大,也才三十刚出头的样子,仕途正在上升期,还有大展拳脚的地方啊。

  柳佘想了想,又是一个摸头杀。

  “官家不顾士子儒生劝阻,亦不听百官进言,执意与北疆三族和谈,照此下去恐有大祸,趁着时候尚早,还是早早脱身为妙……为父平生志愿不过是过些闲云野鹤的生活,护你长大,然而时局不饶人……相较之下,官场倾轧,勾心斗角,实在是无趣。如今兰亭也快成年,为父想多陪陪你。”

  说完,他又苦笑一声,闺女哪里懂这些?

  “父亲是担心和谈之后,官家忌惮镇北侯府,来一个卸磨杀驴,自断双臂?”

  姜�姬的话令柳佘全身一震,似乎没想到闺女能有这番见识。

  转念一想,闺女虽然是女儿身,但自小佯装男儿教养,又是他和阿敏生的,脑子可不笨。

  更何况,这个女儿本就来历不凡。

  “的确如此,北疆三族野心膨胀,觊觎东庆多年,官家日渐怠慢朝政,不复年轻时候的英明果决……拒绝和谈,官家还要依仗镇北侯府,然而官家对镇北侯府早已不满,时刻想着收拢兵权……若是和谈成功,便是卸磨杀驴的时候了。”

  柳佘摇头,看出隐患的人不是没有,但官家偏信偏听,还一意孤行,几头牛都拉不回来。

  说到这里,柳佘嗤了一声,嘲讽道,“脚跟不正,也难怪如此忌惮镇北侯府。”

  东庆皇室本就是逃奴,后来给前朝名将当马夫养马,一个偶然机会得了青眼,才慢慢崛起,青云直上。

  只是狗改不了****,先祖为了一时利益当了叛将反贼,他的后人看哪个武将都觉得是乱臣贼子。

  姜�姬嘴角暗暗一抽,她以为自己一个外来者,对皇权没啥忌惮,一时嘴快,喷了就喷了……没想到自家这位便宜父亲更加狠,直接将东庆皇室的祖宗都给骂了。

  远古时代最讲究血统和跟脚,骂这个可比其他的话更加辱人。

  不过从这点也能看得出来,这位便宜父亲和愚忠这个词根本不搭噶,本质也挺叛逆。

  姜�姬问道,“镇北侯府若是倒了,东庆还有其他兵将能抵御狼子野心的北疆三族么?”

  “若有,官家哪里会依仗镇北侯府镇守北疆边境那么多年?早就分而化之,互相牵制了。”

  柳佘嗤笑一声,一边抓着人家不放,一边又心心念念,做梦都想收回兵权,也不怕精分。

  “如此这样,那镇北侯府一倒,官家再被人蛊惑,提拔几位徒有纸上谈兵才能的将领,取代镇北侯府,镇守各处……届时南蛮北疆联手,恐怕能有摧枯拉朽的气势,东庆……”

  打仗是姜�姬的老本行,尽管两个时代的时局以及战争工具不同,导致最后的战争方式也不同,但战争的本质却是万变不离其宗,哪怕换了一个环境,她的嗅觉依旧那么灵敏。

  东庆现在除了镇北侯府,根本没有其他能拿出手的武将,可见对武官的压制到了什么程度。

  “乱了就乱了……正所谓乱世出英豪,若事情真的按照兰亭所言,合该他东庆气数将近!”

  出人预料,本是一副儒雅模样的柳佘,竟然冷笑着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姜�姬慢吞吞道,“我倒是觉得,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也许还能拯救一下……”

  本身就是远古时代的国家,信息通讯以及交通工具都太过落后,想要毁灭一个国家可没有她那个时代那么简单。

  在她那个时代,说让你上午亡国,绝对不会拖到晚上。

  柳佘换了温和又宠溺的笑容,补刀一句,“作死尤不自知的愚人,无药可救的。”

  姜�姬:“……”

  【偷渡非酋】:突然能读懂主播脸上的表情了,hhhhh,绝对是MD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