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历史都白学了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姜�姬像是没看到夫子难看的脸色,突然拿起桌上的竹简,略略翻了翻,说道,“学生昨日读了一篇有趣的市井话本,讲的是八年前,渊镜先生远赴北疆游说,一人力保北疆三城的故事。”

  说到这里,那位夫子似乎也想起什么,脸色刷得白了一层。

  姜�姬砰地一声将竹简掷在地上,振振有声道,“和谈?三城未还,如何谈!”

  “诸位可还记得十二年前,先帝驾崩,新帝继位,北疆三族趁东庆动荡未稳,以雷霆之势连下边疆六城,屠戮百姓十万余的旧事?这一仗打了整整三年,阵亡战士不计其数,六城依旧在北疆手中,和谈之日,北疆三族来使开出的条件,勒令东庆再割三城、俯首称臣、年纳岁币?”

  这件事情,东庆的读书人都不可能忘记,简直就是毕生难以洗刷的耻辱。

  当年东庆皇室主张和谈的时候,可有不少烈性的儒生直接死谏。

  “最终,渊镜先生一人舌战三族蛮人,千辛万苦要回其中三城……当然,我们这些外人也不知道当时情形,只知道北疆蛮人只肯归还三城,另有三城仍在三族手中,三城百姓成了三族蛮人口中的九等贱民,双脚之羊,诸位可还记得?”

  为了这三座城,东庆在边境和北疆三族的摩擦,这些年就没有停过。

  “此时若是再和谈,三城将再无归还之日,那位大儒好大的脸,一家之言,轻飘飘几个脏字儿,几句空泛惨白的蠢话,竟然可以拱手让出三城。”

  和谈?呵呵,想谈可以,先把三城还回来,之后慢慢谈。

  可笑那位大儒还觉得可以送出一位和亲帝姬,希望帝姬能教化北疆三族那些蛮人。

  呵呵,这么高尚的任务,怎么不牺牲一下,把自己家中女眷都送出去和谈?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不能和谈的重要原因便是南蛮四部。”

  姜�姬昨天看过书房挂着的坤舆图,东庆作为五国之一,本身的地理位置有些蜜汁尴尬。

  不但和北疆三族相连,和南蛮四部也有交接的地方,偏偏这两个地方都是充满攻击性的硬骨头,不彻底打死了,对方早晚会死灰复燃,生命力强得跟虫族一样,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绝对不能给北疆三族任何喘息时间,一旦和谈,给了他们足够修生养息的机会,无疑是养虎为患,届时北疆三族和南蛮四部联手夹击东庆……呵呵……”

  那就直接将军了!

  “胡说,南蛮四部如今和南盛国交战,怎么会顾得上东庆?”

  “交战?呵……”姜�姬笑着看了眼那位发言的小盆友,“很快,南盛就要一败涂地了。”

  天下五国,东庆、南盛、西昌、北渊以及位居中原腹地的中诏,东庆不算最弱,但也不是最强。南盛最近两年和南蛮四部开战,最近两个月更是捷报频传,不过也快了……

  【大庄主夫人】:啊,我感觉自己的历史白学了QAQ原来主播是穿越架空朝代啊

  【曲儿】:刚想装个逼,高谈阔论,下一秒就被打脸,痛死宝宝了。

  【抱一抱举高高】:说不上架空,只能说另一个历史发展轨迹不一样的位面,有迹可循的。

  【铲屎官】:肯定不可能是我们这边的古代,不然感觉都剧透了,未知的变数更有趣一些。

  【食堂打饭阿姨】:只有我一个人关心那位渊镜先生的设定有些苏炸天么?

  “哼,你怎么就这么肯定南盛必败?”

  尽管南盛也是东庆的敌人,但好歹都是炎黄一脉,南蛮四部对他们来说都是异族。

  “因为和你一般的愚民太多了。”姜�姬一向喜欢站得笔直,当她下巴微扬,眼睑微阖之时,便给人一种俯视众生的睥睨压迫感,“不出两月,南盛必败,且等着看就是。”

  届时,也许不是割让三城或者送个帝姬和亲那么简单了。

  柳兰亭生性腼腆,但内里却不是一个喜欢认命的姑娘,她最爱看的就是和天下大势有关的消息,偶尔还会乔装一番去茶馆酒肆听消息,那里一般是消息流通、八卦传播最灵活的地方。

  姜�姬有她的记忆,偶然看了一眼书房内挂着的坤舆图,知道五国所处的地理位置,依她所见,南盛的确很危险,还看过柳兰亭抄录的一些市井消息,所以对这些消息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事实上,不仅仅是南盛,姜�姬对现在的东庆也不是很看好。

  根据柳兰亭搜集的消息来看,这次东庆要是答应和谈,她觉得十年之内恐怕会有场大兵灾。

  姜�姬弯腰将之前掷在地上的竹简捡起来,漫不经心地弹了弹灰。

  那位夫子一开始的确十分生气,当众诋毁大儒,还将话讲得这么难听,很容易引人反感,要是今天的事情传到那位大儒耳朵里,说不定姜�姬以后入了官场还会被穿小鞋。

  不过听她如此信誓旦旦,老夫子反而有些游移不定,因为他本人也不赞成和谈。

  但凡是读书人,总有一番傲骨。

  东庆秉承大夏一脉,自诩为天、、朝上国,哪里肯向蛮人折腰?

  看着底下一群懵逼的学生,夫子太阳穴隐隐作痛,暗叹一声,果然不愧是柳佘的儿子,父子两人都不省心。

  “你这位堂弟,倒是有些见识,所讲的内容也不无道理。只可惜,如今朝中重臣大多主张和谈,官家也有意与北疆三族皇庭交涉,希望北疆能把那位帝姬嫁予二皇子……两国结秦晋之好……”

  族学外,一袭白衣绿袍的风瑾远远看着内里的场景,脸色有些说不出的古怪。

  “呵呵,兰亭以前挺内敛温和的,经历一遭磨难之后,隐隐有些锋芒毕露之相。”

  接话的是柳兰亭的正宗堂哥――柳珩,柳父一母同胞兄弟的嫡长子。

  “若有机会,倒是想好好交谈一番。”

  风瑾有些辣眼睛地收回视线,屋里那位真是妹子?

  柳珩说道,“这有何难?等会将他喊来,我为你们引见一番。”

  柳珩知道风瑾的来历,如果自家堂弟能和他耍个朋友,那是再好不过的。

  风瑾嘴上说谢,内心却有些毛毛的,姜�姬那一夜给他留下的印象可深刻了。

  不过,难得能找到和自己意见相同,思路又如此默契之人,对于等会儿的见面,内心隐隐还是抱有期待的。

  只是……不知道对方知晓他的身份,会不会露出惊讶的表情?

  风瑾笑了笑,意味深长道,“瑶之,你也许不知,你这位堂弟……是位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