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大概是因为性别不对

女帝直播攻略 +A -A

  懵逼的直播观众不止那么一个,不过也有很多超级污污污的老司机反应过来了。

  姜�姬看着弹幕有些发笑,那位夫子可是柳氏出了名的古板老儒,说白了就是极端龟毛。

  那位老人家最讲究礼节,坐姿稍稍有点儿不对就要被纠正,更别说在他面前箕坐了。

  别说是这个时代了,就算是近古代,哪个熊孩子脱下裤子到处遛鸟,还不被胖打?

  更别说,那位堂兄的年纪放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成年男子了。

  【偷渡非酋】:2333我明白了,那个小男生昨晚说不定开荤了,主播好心让他回去休息。

  的确是开荤了,不过和他颠鸾倒凤的对象不是个妹子,而是正经的汉子。

  姜�姬对气味十分敏感,那位堂兄靠近她的时候,她就嗅到对方身上有另一个人的气味,这种程度的气味需要一段时间的近距离接触,才能染得这么重。

  更加不巧,这个气味她之前嗅到过,就是堂兄身边伺候他读书的小厮。

  除此之外,他身上还有一点点十分淡的事后气息,加上脖子上那点儿悄悄冒出头的小草莓,走路姿势的些许不自然……啧啧,这让她不得不感慨,古代的小孩儿真是特么开放。

  【无天】:我明白了,这就应了我党那句话――资深基佬,从小娃娃抓起23333

  看着屏幕上越来越污的弹幕,一向黄、暴的姜�姬笑而不语。

  【把我的炮拿来】:噫,嘴上说说就当玩笑梗好了,但是真的做,感觉好恶心。

  对此,姜�姬的态度反而十分开明,她所处的时代,同性婚姻都是合法的。

  【主播V】:恶心倒是不至于,这个时代契兄弟反而是一种美谈,甚至是时尚。正所谓家中红旗不倒,外头彩旗齐飘,左拥小妾,右搂基佬,谈谈风花雪月,说说诗词歌赋,很寻常的现象。

  姜�姬搜过柳兰亭的记忆,目前的情形的确是这样,男子以细白娇柔为美,穿着也越发华丽鲜艳,每天都要涂脂抹粉不说,有些怪癖的家伙,都已经演变成不熏香涂脂就无脸出门的地步。

  【把我的炮拿来】:但是主播……你在这个世界,年纪到了要嫁人啊,男的搞基成常态……不小心所嫁非人怎么办?

  现代同妻多得要命,但好歹能破罐子破摔选择离婚,古代同妻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吧?

  心里再恶心腻味,也只能捏着鼻子过一辈子。

  姜�姬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在她脑海里,根本没有“嫁”这个概念。

  她眼珠子一转,想到如何应对观众这个问题。

  【主播V】:男子生得再娇柔美貌,但对我来说,性别不对,我连性趣都没有。

  全体静默……

  然后下一秒,后台提示观众【百合赛高】打赏520颗情人心。

  情人心和棒棒糖的价格一样,不过后者是粉色爱心标志。

  【偷渡非酋】: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就是喜欢这么耿直又凶残的主播。

  后台提示观众【偷渡非酋】打赏520颗情人心。

  看着跟风一般的打赏,大多都是情人心或者棒棒糖,直接将系统提示给淹没了。

  姜�姬:“……”

  她不仅跟远古时代的古人有思想代沟,跟这些看直播的近古代人类也有代沟,貌似她刚才没说什么戳到他们敏感点的话吧?对于这一次打赏,她本人是懵逼的。

  系统压下内心的激动,暗戳戳姜�姬,“宿主,你这下子看到了吧?”

  姜�姬挑眉,在内心暗问道,“看到什么?”

  “观众的打赏情绪需要调动起来的,只要有人在关键时刻开了头,其他观众也会跟着打赏,而且出手大方……所以,你要不要聘请我当你的水军,偶尔给你打打赏?”

  系统说这话的时候,姜�姬都能凭空想象到一张带着些谄媚的逗比脸,对着她挤眉弄眼。

  姜�姬一票否定:“免谈。”

  系统那叫一个气啊,自家宿主什么时候能有一个主播的自觉?

  这都是很正常的行内手段诶,称不上弄虚作假,小投资高回报,怎么就不肯答应呢?

  一个主播,除了本身实力过硬,也需要团队炒作配合,不然的话,那些土豪难不成是大风刮来的?

  还不是水军土豪抛砖引玉,勾出那些有攀比心的土豪,一步一步让对方肯掏腰包?

  正和系统扯淡的时候,疑似走神的姜�姬被上头的夫子抓包。

  “柳羲,将刚才我讲的那一段复述一遍。”

  夫子端着一张严肃的脸,要是换成平时,他对这样走神的学生早就黑脸斥责了,不过对象是姜�姬的话,倒是有些不忍心,如今河间闹得风风雨雨的,不就是前两日的绑架掳人案?

  姜�姬起身,稍微一思索,开口将夫子之前的话丝毫不差地复述出来。

  夫子捻着胡须,心下满意,嘴上悠悠问道,“那么,你对此可有什么看法?”

  有些人天生能背书,例如姜�姬,真正的过目不忘,观察力更是惊人,然而背会一段话不等于能理解那段话的内容。

  不过鉴于柳兰亭的身份,旁人对柳佘唯一嫡子还是很有期待的。

  夫子刚才讲的那篇文章是当下一位颇有名声的大儒写的,内容还算有几分料子,和风花雪月无关,主题直指东庆北面边疆的隐患――北疆三族,到底是拉拢怀柔,还是打击威慑?

  大儒觉得北疆三族和东庆抗衡多年,双方都是损失惨重,东庆边境更是民不聊生,人疲马乏,目前三族皇庭已经有和谈之意,多次暗示将膝下爱女嫁入东庆,为何不顺水推舟?

  东庆如果接受和谈,双方暂时偃旗息鼓,好好修生养息一番?

  然而,谈判这种事情,永远只有把对手打到谈判桌,才能占据绝对主动权。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北疆三族狼子野心,岂会被小恩小惠消磨了野望?”没有打出个输赢,和谈有个蛋用,姜�姬似笑非笑,言辞吐字清晰,“东庆如今与北疆三族在边境僵持不下,已有数年,双方互有输赢,东庆也为未曾落了下风。此时若是顺势和谈,那些牺牲的将士该情何以堪?此乃下下之策,利敌损己而已,而那位却大儒直言和谈,其心可诛。”

  夫子原本还算柔和的脸瞬间僵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姜�姬既然真的有胆子直接喷大儒啊!

  其他学生也是一阵骚动,他们刚才也在谈论这篇文章,但都是委婉地各抒己见,态度模棱两可,不偏向主战,也不偏向和谈,各有各的理由,没谁敢一开口就坚定站其中一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