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春天的蚊子好大

女帝直播攻略 +A -A

  柳氏族学并不大,学生也就二十几个,年纪从三四岁到十四五岁不等,不管是学校面积还是学生人数、年纪,都和姜�姬想象中有很大出入……让她不禁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

  【大庄主夫人】:这就是古代课堂么,感觉条件好差啊,学生也少,不知道老师咋样……

  【粪海狂蛆】:这已经算好了好么?古代识字率很低,能读书的人很少,开销费用超级吓人的。主播这里还是族学,条件十分不错了,学习需要的费用大部分都由族里承担……

  毕竟,不管是请夫子还是学习所需的笔墨纸砚开销,价格成本都不是一般人家能承担的。

  姜�姬随便挑了一张桌案坐下,然后从书匣中取出侍女踏雪和寻梅裁剪好的竹纸,旁若无人地研磨习字,其他学生都趁着夫子没有来,抓紧时间温习昨天学习的内容。

  【魔法少女阿风】:23333不管是什么朝代,感觉学生早自习这个习惯都是永恒不变的。

  【美少女战士阿渊】:是的,满满的早自习即视感。

  其他学生努力抢距离夫子最近的位置,唯独姜�姬挑的桌案比较靠后面,显得鹤立鸡群。

  当然,更加鹤立鸡群的一点并不是她所在的位置,而是习字所用的学习用品。

  大部分学生都只能抱着沉重累赘的竹简,唯独姜�姬一人用外头高价难求的竹纸习字,偏偏那一手字还和以前一样,根本没什么进步,这在其他学生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

  “呵,一年多没见到羲堂弟了,怎么这字还是这样,没有长进?”

  终于,有人愿意做出头的椽子,帮某些人将内心想要说的话讲了出来。

  整个人被阴影笼罩,姜�姬不得不停了笔,抬头看向开口的人,原来是柳父庶弟的嫡子。

  姜�姬看过柳兰亭的记忆,也知道她为什么不喜欢来族学,换成她,她也不愿意来。

  为了不被族里的人说闲话,柳兰亭八岁之前是在族学上学的,而不是请了西席在家学习。

  四岁入族学,直至八岁,柳兰亭的性格越来越沉默,看向旁人的眼神都带着些畏惧,也很怕和人交谈接触,追究起来,根源就在族学,或者说族学欺负柳兰亭的那些熊孩子。

  别看这些熊孩子年纪都小,但也有捧高踩低的本事就像是与生俱来一样。

  小时候的柳兰亭看着十分瘦小,性格还十分腼腆内向,多说两句话都喜欢脸红,对于一些比较调皮的小孩儿来说,她绝对是最好欺负的对象,暗暗排挤她也不用担心被发现。

  那时候,柳兰亭每日来族学所穿的衣裳都是不同的,学习所用的笔墨纸砚也都是最好的,远远拉开她和其他柳氏小孩的距离,难免会让一些同是柳氏子弟,但生活拮据的孩子不平衡。

  不平衡了咋办?

  当然是想办法找平衡喽,大家都是小孩儿,有点摩擦不快那都是正常的。

  不过他们也不傻,欺负柳兰亭,但也没有做的太明显,一开始只是软暴力,抱团疏离她,时不时说些难听的话。柳兰亭年纪小,继夫人将她保护太好,这个傻妮子竟然没听出来。

  她的不作为反而刺激了那些学生,从一开始的排挤到后来的抢用笔墨纸砚,再到后来的辱骂,说她是小妇人养的,等继夫人有了嫡子嫡女,就不要她了,最后演变成了“血腥事件”。

  是的,“血腥事件”,八岁的柳兰亭被推搡着掉入族学附近的池塘,还磕破了额头。

  那时候,缠绵病榻的继夫人知道消息,直接撑着病体将教学的夫子和熊孩子的家长都炮轰了一通,甚至还冒火撤掉对族学的笔墨资助优惠,逼得犯事儿的家长亲自上门道歉。

  是的……族学学生使用的笔墨虽然是族内出资购买的,但本着一家人的原则,那些开销大的笔墨都是从继夫人名下的嫁妆坊子里批量购买的,质量好,价格还有不少优惠。

  都说孩子年纪小,不懂事,不是故意伤人,但这并不能成为他们伤害人还不道歉的理由。

  姜�姬敛了眼睑,眼前这位也就逢年过节见过几次,当年也是排挤柳兰亭的熊孩子之一。

  另外……这家伙在讽刺她的字?

  【偷渡非酋】:2333主播,你的字被嘲讽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百合赛高】:主播一脸MDZZ的表情,人家才学几个小时好么

  姜�姬瞟了一眼直播屏幕,这个动作落到对方眼中反而成了高冷无视,顿时有些下不来台。

  本着羞辱回去的意思,他竟然直接在她面前箕坐而下,嘴里教训着,脸上却露出些许兴奋。

  “羲堂弟既然请了西席在家中教导,自然该跟着夫子好好学习,整日贪玩,不知圣贤,二伯若是回来教考羲堂弟的学业,小心将他气个仰倒。”那名堂哥不依不饶。

  姜�姬看了他一眼,旋即慢吞吞道,“无妨,有了对比才有高下,父亲不会怪罪的。”

  哈?啥意思?

  别说那位堂哥听不懂,一群看直播的观众也是一脸懵逼。

  “堂哥……”姜�姬继续用慢吞吞的语速说道,“这才三月呢,蚊子可没那么大……”

  什么?那位堂哥一开始还不懂,但看到姜�姬视线落的地方,双颊猛地一红,不自然地将领子往上面提了提,一副羞恼欲死的模样,狠狠瞪了一眼姜�姬。

  “堂哥容色清隽,想来你那位兄弟是极其满意的。”

  姜�姬在对方见鬼的注目下眨了眨眼,然后意味深长道,“若是身体不适,还是尽早请示夫子告假比较好,毕竟在夫子的课堂上坐立难安,可是极其失礼的举动,更何况是箕坐示人。”

  说完,姜�姬将刚刚收拾起来的书匣抱走,挑了另一张席子坐下。

  碰巧这个时候,夫子姗姗来迟,看到箕坐在地上发懵的那位堂哥,气得胡子都要飞起来了。

  “竖子无礼!”

  “夫、夫子……”

  姜�姬半点儿不受影响,反而打开竹简,一边听夫子讲课,一边看刷屏的弹幕。

  【百合赛高】:有人能解释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吗?我就看到那个堂哥莫名其妙坐下来教育主播,然后夫子过来把那个堂兄劈头盖脸骂了一通,我的天……第一回知道古代老学究骂人可以这么犀利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