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柳氏族学(一)

女帝直播攻略 +A -A

  侍女这会儿不敢说了,她在蝶夫人身边伺候多年,仍旧没有摸清楚这位夫人的脾气。

  说她喜欢二郎君吧,她暗地里又喜欢给人下绊子,见了人也是不冷不热……毕竟是先夫人留下来的唯一嫡子,作为死缠烂打才成了老爷侧室的蝶夫人,看二郎君不顺眼也正常。

  但若说蝶夫人厌恶二郎君,侍女看着又觉得不像。

  最明显的一点,便是先夫人留下的几个利润惊人的作坊,这些年都是蝶夫人在打理!

  这些年,几个作坊的收益越来越高,甚至比柳府名下产业的收益还要高好几倍,但蝶夫人却没有丝毫据为己有的意思……看样子,倒真像是真心为二郎君打理产业,以后完璧归赵。

  除此之外,便是昨日接到二郎君被贼人掳走的消息,蝶夫人竟然一下子急得厥了过去。

  讲真,这座小小柳府的局势,她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蝶夫人的贴身侍女看不懂这个水深的柳府,姜�姬目前也看得有些头昏。

  她为了多多了解这个时代,打算蹲在书房将里面的书都看一遍,依照她的记忆能力,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除了少部分纸质装订的书册,大部分都是沉重累赘的竹简。

  然而,没等她看多少,在她身边伺候的侍女踏雪就说这个月的份例送下来了。

  “份例?”

  姜�姬搜了一圈柳兰亭的记忆,隐约知道这东西就跟零花钱一样。

  然而等她看到自己房间厅内摆着的一堆东西,她发现自己貌似想差了。

  份例不是单纯的一盒银子或者多少吊铜钱,而是生活学习用品,包括几套文房四宝、十几匹用于裁制新衣的布料、几张处理好的柔软毛皮、十几盒熏香香粉、几叠花笺……以及专门堆在一处的五刀竹纸……在这个纸比金贵的年代,柳兰亭一个月的份例就有五刀竹纸?

  想到这里,姜�姬眼神一敛,有些惊讶地道,“这月的纸,看着比上一月的特别了些。”

  踏雪没有怀疑,反而一副“二郎君眼力真好”的表情,暗暗捏了下袖子里颇有分量的钱囊。

  “根据坊主说,工匠几次试验调整,竹纸的韧性比以前更好了,而且质地摸着也更加平滑。”

  姜�姬过去摸了一下,的确比书架上那些册子所用的纸张更好。

  只不过,这不是她关心的重点。

  这个时代的造纸工艺虽然有,但并不成熟,弄出来的纸质量也不行,使用也不广泛,所以好的纸张还是能贵上天的,像是这样适合泼墨作画的纸,那就更加昂贵稀少了。

  她在柳兰亭的记忆力找到一段细节,在别的家族,哪怕是族中重点培养的子弟,一个月能有半刀已经是奢侈至极,而且那半刀纸还多半是质量不怎么好,更多人还是用竹简书写。

  像柳兰亭一样一个月供应超标,还仔细挑选质量最好的那一批……除非……

  姜�姬心中有了计较,道,“作坊造纸不易,一月便送五刀纸到府里,还是略多了一些。”

  踏雪不知道她在试探,自然而然地说,“造纸作坊本就是先夫人留给二郎君的,别说一月五刀,只要二郎君需要,便是不向外头卖纸,也不能短缺了郎君,哪有您为他们节省的道理。”

  造纸作坊……果然……姜�姬额头的青筋暗暗跳了一下。

  踏雪暗暗看了一眼姜�姬,见她脸上的表情还算轻松愉悦,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郎君令人杖毙家丁的事情,柳府大部分仆人都已经知道了,以前对这位平时没什么存在感,性格也比较软糯的郎君有些看不上,不过见识对方说一不二的狠辣之后,他们一个个都乖了。

  作坊的坊主更是提前两天送来当月的份例,还给踏雪好处,让她暗中美言两句。

  造纸作坊是个肥差,坊主可不想无辜丢了这块肉饼。

  造纸作坊的规模不大不小,每个月产出的纸也有限,那些士族每年消耗的纸不计其数,造纸作坊出来的竹纸,士族和大商户暗中都是抢着订的,若是来晚了,出再高价格都不卖。

  想要抢到每年的份额,贿赂坊主,多分一些,这几乎是每年都要上演的戏码。

  “看样子,那个坊主倒是给了你不少好处,难得你肯为旁人说话。”

  说完,姜�姬视线落到踏雪藏在袖子下的右手,对方脸色煞白,她笑着宽慰道,“女儿家生活不易……也别太害怕,坊主给你好处,只要不过分,你就收着,我的侍女有资格被优待。”

  系统暗暗吐槽,真要她不害怕,你别讲得这么直白啊。

  姜�姬得到自己想要的线索,暗中揉了一下额心,更加肯定柳兰亭母亲的身份有异常。

  【永远的天空】:2333,我怎么有一种除了主播之外,还有其他穿越女的感觉?

  【木蕊花开】:诶,真的么?也许到时候主播可以去来一个历史性的认亲大会

  【用户3216】:楼上也太天真了,人心隔肚皮,认亲认个瘠薄,主播小心被人捅一刀。

  【用户Rey11】:我怎么觉得,真有第二个穿越女,主播不去主动捅死人家就算仁慈#抠鼻

  【偷渡非酋】:同赞成@用户Rey11,主播战斗力max

  一边思索,一边看看弹幕寻找灵感,侍女踏雪的声音传入耳畔。

  “二郎君明日还去族学么?”踏雪帮她收拾那些份例,分门别类放在不同的箱匣里,“魏先生昨日派人过来告假,说是风寒还未好彻底,还需静养三五日,免得将病气传给郎君。”

  之前教导柳兰亭的西席生病了,一连请了三天的假,没想到现在还没好。

  “族学?”

  姜�姬蹙眉想了想,那地方类似于小孩儿上学的地方,

  不过记忆里,柳兰亭很不喜欢去那里,大部分时间都是专门请了西席在家里教导。

  她原本也想拒绝,不过屏幕上有不少观众想近距离看一下古代家族学校的请求。

  于是,姜�姬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转而说道,“明日便去,许久未去族学,也不知道如今是个什么情形。踏雪,你记得让管家再备一份薄利给先生送去,让他安心养病。”

  族学,说得通俗一些就是族中出资建立的私塾,请老师给族里的孩子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