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打个马赛克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姜�姬冷笑一声,看了一眼所有观刑的管事、仆人,道,“都看着,直到人闭气为止,不然谁都不能离开,谁也别想挪开视线。不过,今日这里发生的事情,要是谁敢胡乱嚼舌根,一律等同处理,乱棍打死为止。”

  “昨夜,巡夜擅离职守的人,我就不直接点出来,等观刑之后,自己去领罚。”

  欺负柳府没有扛鼎的男丁是吧?

  那就都看着,看到所有人都怕了为止。

  管家在一旁看着,暗暗叹了一声,低声道,“二郎君,这样未免太……”

  柳氏诗书传家,做什么事情都要讲究一个风度和面子,像是这种脏眼睛的事情,一向是丢给下面的人处理的,姜�姬只需要做到运筹帷幄,掌控大局就好。

  然而,等管家想到柳兰亭的母亲,又觉得这种行为也不是不能接受。

  也许,二郎君温和表面下的果决狠辣,更多是先夫人给予的。

  姜�姬把玩着新的扇子,悠悠道,“不这么做,那个丫头终究要寻死。柳家的女婢,又不是府外头毫无依仗的孤女,她在这里受了委屈,本就有资格向债主讨回几分利息。再者说,这些年父亲不在府里,管家虽然尽心尽力打理柳府,但年事已高,精力也不能和年轻时候相比,难免有疏漏的地方,助长了这些人的歪风邪气,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如管家一般赤诚忠心……呵,内院也是他们这些外男能随便来去的?”

  那个家丁嘴巴不严,或者说非常喜欢口花花。

  姜�姬完全想象得到,他要是哪天喝多了,或者一时得意起来,将自己强要内院婢女的事情跟狐朋狗友一说,一传十,十传百,传得整个河间郡都知晓,到时候整个柳府女眷的声誉可就全部毁了。

  他不死,谁死!

  管家还是担心,今天的事情过后,恐怕整个河间郡都知道柳家二郎君是个心狠手辣之人了。

  此时的日头不算太烈,照在身上也有些冷意,但这种冷,众人都觉得没有内心寒冷。

  婢女有些玲珑娇小,此时却拿出了吃奶的力气,举着木棍一下一下打在被捆得严严实实的男人身上。对方吃疼想滚开,她就举着木棍追着打,哪里疼打哪里,一声声沉闷的重击声在众人心中回响。

  不仅是被强迫围观的仆人们看得全身发寒,两股战战,屏幕那头看直播的人也有些受不住,一些承受能力差的,更是感觉喉咙泛起一阵阵恶心。

  尽管如此,直播观众的人数却慢慢爬到了三千,并且外头还有不少观众在排队。

  直播房间的人数是有上限的,像姜�姬这样的一级新主播,最高观众人数只有三千,想要增加上限,必须要用主播账号上的人气值向系统升级主播等级。

  一级主播升二级主播需要耗费十万点人气值,姜�姬目前账号才1532点直播人气。

  管家羞愧道,“是小人不好,愧对了老爷的重托,累得二郎君以后的名声……”

  要不是他没有察觉府中已经变成这个样子,没提早防范,自家二郎君也不用如此激烈狠辣的手段。

  姜�姬对此很有自信,“放心,没人敢多嘴,兴许还会赞我两句治家果决。”

  要是她没这个手段,那些家中有贵女被掳的士族才担心呢。

  一个连家中刁奴都不敢下重手,还被对方用歪理掣肘的家伙,怎么可能有本事在那种险境下保全自己和诸位贵女?

  管家:“……”

  从开始打到咽气,整整耗费了半个多时辰,在场众人和直播间观众也被迫看了一个多小时。

  地上染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血,白白的脑浆和碎烂的骨头渣子涂在地上,还有些打烂的肉散各处……庭院内的仆从已经被吓得不敢吱声,有几个感觉下腹略微一麻痹,一股热流顺着腿根流下,竟然硬生生吓得失、禁了!

  谁也不能问心无愧,生怕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被揪出来算账,屏幕后的观众则感觉自己被强行重塑了三观。

  姜�姬活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踩着木屐悠然上前,接过婢女险些拿不住的木棍,一把握住对方的手,捏了捏。

  “我已经让人为你煮了药,记得下去之后泡一泡手臂,不然的话,明日会酸胀得抬不起手。瞧这双手,看着纤细瘦弱,但也能为自己报仇不是?你记住,以后谁再凌辱你,你就深深记住刚才的过程。活着,才有报仇泄恨的那天,死了,逍遥的永远都是施害者。我柳府的婢女,可不是任人欺凌的泥塑。”

  那个婢女是靠着心中那一股气,才憋着没有倒下。如今听了姜�姬的话,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委屈,爬伏跪在她脚下,额头抵在交叠的双手手背上,肩膀一颤一颤,脊梁微弓,无声痛哭。

  轻叹一声,姜�姬招人将那具尸体抬下去收拾掉,然后又将那些仆人全部敲打一遍。

  西侧内院,刚刚小憩醒来的蝶夫人听到贴身侍女的回禀,双眸闪过一道异色。

  “你说,二郎君真的令人将其杖毙了?”蝶夫人从软塌上半坐起身,有眼色的侍女立刻将放置在一旁的凭几取来,让她能靠得舒服一些,“还是让那名婢女自己执杖打死的?”

  侍女似乎在回想刚才的场景,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是,还是二郎君亲自将杖子给的那个婢女。”

  杖子都比婢女的个头高了一大截,她竟然可以拿着那么粗的杖子硬生生将那家丁打死。

  蝶夫人倒是不以为意,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这女人啊,也不是天生就任人揉捏的,一旦心里有恨,恨极了某个人,哪怕是撑着一口气,也要狠狠报复回来……”

  仿佛想起什么,蝶夫人又道,“这烈性果决的脾气,倒是不像她父亲,更像是她母亲。”

  柳父年轻时候便是相貌精致、俊逸绝俗,宛若画中走出来的谪仙。

  一身气质温润如玉,谈吐谦逊有礼,不管和谁谈话,他都能让对方感到如沐春风之感,当然这家伙就是一贯喝着黑墨水长大的,身上的衣服能有多干净,肚子里的心计就能有多黑。

  能用嘴巴解决的事情,这个男人甚至连多走两步都嫌喘得慌。

  倒是柳兰亭的母亲,反而和他截然相反,生得一张不省心的脸,表面上好似贵女模范,背地里却是个张扬热烈的性格,还喜欢折腾一些令人不懂的东西,让人不明白她这脑子是怎么长的。

  他们生的女儿,倒是融合两人的特点。

  长得像是父亲,但骨子里的刚烈和暴力作风却又像她母亲,只是……

  蝶夫人抿了一口茶,“二郎倒是比她母亲多了些脑子。”

  柳兰亭可不是她母亲,闯了祸没有另一个柳佘替她无脑收拾烂摊子,还是自力更生比较好。

  侍女不解道,“但是……夫人,二郎君这样做事,对名声岂不是……”

  蝶夫人冷哼一声,道,“她是柳家嫡子,而非藏于闺阁的普通女子,行事狠辣又如何,正所谓无毒不丈夫。如今那些郎君公子哥儿,一个个涂脂抹粉,簪花服散,看了也是倒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