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我家主播不可能那么残暴(一)

女帝直播攻略 +A -A

  “想要知道为什么?”姜�姬俯视对方,道,“你,调戏内院的婢女,甚至意图用强,手脚不干净,贪污府中财务,更何况……一个外院家丁跑内院厨房,谁给你的胆子?”

  随着姜�姬每说一个字,那个家丁的脸色就变得苍白一分,眼神多了几分慌乱。

  管家脸色一变,道,“二郎君,您的意思是说……”

  “再者说了,你昨晚根本没去深山寻找我,而是转到去了哪个粉头床上。你们这些人,一块儿逛青、楼,一起喝花酒,倒是喜欢去一个地方扎堆,好方便你们互相包庇是吧?”

  姜�姬有些嫌弃地蹙了蹙眉头,对着管家说道,“发卖之前让人去这个人和那个人家中搜一搜,是不是有府里的财务,要是有的话,也别找人牙子了,直接扭送府衙。”

  “二郎君!您无凭无据,为何要污蔑小人?”那个家丁神色隐约有些慌张,但很快就镇定下来,说道,“小人父母尽心尽力服侍府中主人,从未出过任何岔子……”

  “那也是你父母的功劳,和你偷不偷奸耍滑有什么必然联系?说起来,你倒是提醒我了,管家,顺便把他父母也查一查。真当柳府是什么地方,养一群水蛭的么?”

  管家不明觉厉,不知道自家郎君怎么一夕之间就变得气场如此强横了,不过他的优点就是忠心,姜�姬说的话他都回去照做。那些家丁则是惴惴不安,但也不相信姜�姬真敢这么做。

  柳父快要从任上回来了,再过几天就到。

  柳府如今的人都是柳父离开的时候安排的,姜�姬要是真孝顺,就不会这么绝情。

  这个时代,要是有一点点不孝顺的名声,那就别想做官了,这么一想,众人安心不少。

  系统眼睁睁看着自家宿主战斗力残暴利落地解决,顿时傻了眼。

  “不是……宿主,你都没有证据,要是传出去,别人对你的评价肯定不好。”

  按照宅斗剧情一管的套路,哪次不是女主和刁奴斗智斗勇,刁奴狡猾狡猾的,女主则是英明神武,一点一点抽丝剥茧,证据甩在人脸上,将刁奴心理防线击溃,最后大获全胜?

  把十几章的精彩宅斗剧情浓缩到粗暴简单的两句话,宿主,你这样很不敬业懂么?

  “你在逗我么?”姜�姬真想指一指自己的眼睛告诉系统,“我眼睛里看到的都是证据,其他人看不到那是他们眼瞎,难道我还要费时费力,指着告诉他们眼睛该往哪里看?”

  系统:“……”

  又是人参公鸡,尼玛这系统日子没法过了!

  “再者说了,处置几个有问题的刁奴,我还需要迁就他们,要把证据一件一件摆出来?你告诉我,到底谁才是这个柳府的主人?是那些家丁,还是我?”

  说得好有道理,竟然无言以对。

  姜�姬笑着暗暗道,“反正等管家搜出那些人贪污或者偷奸耍滑的证据,外头也没人敢多嘴什么的。这也是一个警示,别在我面前撒谎,不然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懂?”

  系统:脊背一凉,突然有种膝盖中了一枪的蛋疼感觉。

  那些家丁怎么处理,管家会一丝不苟执行下去的,姜�姬也不是很担心,干脆让人准备了热水和新衣。身上这一套衣裳是别人的,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早点换下来比较好。

  系统暗搓搓地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讽刺,“你是我见过,适应身份最快的宿主……”

  她理所当然说,“因为我会合理利用自身的条件。能舒心,为什么要给自己憋气受?”

  如今她的身份就是柳兰亭,合理利用自己的条件,这有什么错?

  柳兰亭的衣服比之前借来的那套样式还要复杂得多,看着也更加华丽一些,上面的暗纹和刺绣都十分精致,当然,在姜�姬看来也更加反、人类……她让侍女挑了件颜色比较素净的。

  姜�姬微微低头,看到两名侍女帮她将束胸裹好,然后一件一件伺候她穿上。

  “宿主,看样子柳兰亭是个女孩儿这件事情,在府里并不是个秘密……她的连伴读的书童都没有,身边也只有侍女服侍。”系统疑惑地嘀咕,“也不知道女扮男装的初衷是因为什么。”

  “也不算谁都知道,不然的话,那些贵女知道柳兰亭是个女孩的时候,也不会那么惊诧了。”

  系统问,“特定的几个人?”

  “例如贴身侍候柳兰亭的侍女、管家、继夫人……这些人都是知情的,他们会百分百保守这个秘密。其他人要是知道了,谁知道会不会因为嘴碎或者其他目的宣扬出去?”

  想要隐瞒身份,仅凭一个柳兰亭是绝对做不到的。例如沐浴穿衣,姜�姬在沐浴的时候将侍女赶了出去,但是等到穿衣的时候,她还是无奈地将人喊回来了……这衣服太反、人类了!

  “要是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弄清楚柳兰亭顶替自己已故嫡兄的缘由是什么……”

  时下流行熏香,连她穿的衣裳,侍女已经提前用香薰好了,气味闻着有些静心凝神的功效。

  穿好有些反、人类的衣服,侍女还给她腰间挂上香囊玉佩,她总觉得走起路来会发出叮当乱响的声音。姜�姬以为这样就好了,直到另一名侍女又端了一盘子簪花过来……

  “这个就不用了……”发冠上簪一朵五颜六色的绢花,这个审美她真的hold不住。

  当然,她看过柳兰亭的记忆,知道时下流行男子将熏香簪花视为流行风尚,非常追捧。

  然而她觉得还是太娘了,头顶这么一朵艳丽的花儿,简直不忍直视。

  “总觉得还少了点什么。”

  姜�姬想了想,脑中灵光一闪,又取了一柄刻着劲竹的檀香扇。

  “这样是不是就帅气多了?”侍女出去之后,姜�姬对着模糊的铜镜做了个拔剑出鞘的动作,然后将手中的檀香扇刷得一声打开,“偶尔无聊看了眼下属追的远古电视剧,大概就是这个造型标配,风流不羁的少年公子,微微一笑,男女通吃。”

  系统几乎想要捂脸,它家宿主的节操总是离家出走,作为系统心好累。

  这时候,直播弹幕突然齐刷刷飞过一连串的233333333333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