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不可思议的世界(三)

女帝直播攻略 +A -A

  朝夕相处养了十几年的儿子(女儿),继夫人怎么可能不熟悉?

  根据柳兰亭的记忆,这位继夫人没有出阁之前也是琅琊郡有名的才女,只是庶女身份有些低微,平时也不得不收敛锋芒……但她又不是真正的愚钝妇人,看出来很正常。

  对方眼神带着几分悠远,“我在……奈何桥看到了兰亭和她弟弟……还有我姐姐……”

  继夫人之前几次闭气,旁人都以为她死了,连郎中也这么认为,不过后来脉搏又渐渐出现,虽然还是虚弱,可至少代表人还活着,不过照顾她的婢女的心情可是大起大落,受不住。

  “姐姐说我有大造化……希望让我……让我回来好好享清福……别再执着过往……”

  姜�姬不信鬼神,但听着也挺有意思,“然后呢?”

  继夫人认真地道,“所以,我便回来……想看看,占了兰亭身子的……是个怎样的人。”

  姜�姬�了一下脸,反问道,“看完了再走么?”

  继夫人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说,“看了之后……我才发现……你和姐姐真的很像……我仿佛看到了姐姐……真像啊……真正的兰亭……一举一动,神似极了……我想,姐姐临终前的托付,果然还是应验了……”

  临终前的托付?

  姜�姬挑眉,抬手将她身上盖着的被子往上拉一下,道,“那您以后等着享清福吧。”

  系统本来还等着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宅斗交锋,然而……这都什么鬼?

  “亲爱的宿主,你能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万能的系统,它觉得自己快要变成真正的废物咸鱼了。

  “很难理解么?那位夫人一进屋就知道我不是柳兰亭了,不过因为出于对她姐姐的执念,又因为我某些方面很像她姐姐,她决定不继续作死,好好活下来……以后享清福。”

  系统懵逼脸,“哈?不是……为什么她那么快就接受你了?”

  不送出去沉塘或者烧死么?

  它记得自己某一任宿主就是太缺心眼儿了,被当成妖孽火火架在火上烧死的。

  “她姐姐估计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刚才在继夫人房中看到某些近古代的痕迹。我想也许是因为这样,所以继夫人对我的接受度才那么高?不行,我得找找其他线索……”

  姜�姬口中的近古代,就是脱离封建古老时期之后的科技时代。

  又过了一会儿,姜�姬陡然询问。

  “可爱的系统,你能老实回答一个问题,我是不是你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任宿主?”

  系统迟疑了一下,低声道,“不是啊,不过我上一任宿主和柳兰亭老妈没干系……咋了?”

  姜�姬几乎没脾气了,“我以为自己来到一个很纯正的远古时代,你却告诉我,这个世界有可能是一个筛子,我要给你差评……继夫人的姐姐,柳兰亭的母亲有可能是近古代的人。”

  她是没听说过,远古时代的人还能弄出弹簧发卡……那东西在继夫人的梳妆台上摆着呢。

  当然,也不排除那个非土著是别人,依照目前信息来看,柳兰亭母亲的可能性最大。

  “额……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有时候系统开通新位面直播,会产生短时间的位面裂痕。”

  毕竟,单纯只是直播宅斗太无聊了,增添一些其他因素能更加热闹一些。

  姜�姬听了,立刻想到一桩事情,“等一下,我之前说开通直播,按照直播观众的反应,那边应该也是一个发展和近古代差不多的位面时代,换而言之……”

  那次打通直播,是不是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非土著?

  系统:“……”

  姜�姬肯定道,“你在心虚。”

  “我怕你给我差评……”

  系统可怜巴巴地说道,跟着这个宿主,它觉得自己作为系统的隐私权都没有了QAQ

  姜�姬没有回答,至于她是不是选择相信系统的说辞,除了她自己,也无人知道。

  系统:“既然……继夫人没有当众揭穿你,应该是承认你的身份了吧?”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能混过去就继续用柳兰亭的身份,要是不行我就用自己的身份。”

  天大地大,哪里不是混着?更别说在户籍制度极其不完全的远古时代,只要有手段,姜�姬完全可以跑远一些的地方,拟造一个假身份,很容易就能用新身份生活。

  姜�姬挑眉,“不过,她和我做了一笔交易,我现在能安心用柳兰亭的身份,不用担心其他。”

  “交易?”

  系统调出之前的谈话记录,啥时候姜�姬和继夫人做交易了?

  姜�姬无情地打击系统一句,“我相信,你哪天死了,也是被自己蠢死的。”

  系统:“……¥%#…………%####@……”

  姜�姬只会简单的救生手段,所以继夫人的病还是要交给郎中照看,她就不掺和进去了。

  “管家,那些家丁都召集起来了么?”

  她是个很记仇的人,能现在报的仇,绝对不会留到第二天,而且柳府也的确改拾掇拾掇了。

  老管幼年就是柳兰亭祖父的书童,后来当了管家,照顾柳父以及柳兰亭两代,很受人尊敬。

  不过他并没有因为自己受到主人家尊敬礼遇就矜傲起来,反而更加战战兢兢为柳府工作。

  管家跟在姜�姬身后,“按照二郎君的话,老奴将他们都喊到外院了。”

  “嗯,等会儿再去喊人牙子过来,重新挑选几个可以用的下人,实在不行跟大伯那边说下。”

  姜�姬对奴隶之类的存在十分习以为常,她所在的时代战火纷飞,经常大战小战不断,根据星际战争法律,俘虏可以充作奴隶买卖,所以找人牙子买仆人,她并不觉得哪里不对。

  姜�姬扫了一眼那些衣衫整洁,服装统一的护院家丁,“人都在这里了?”

  管家不明所以,点了点头道,“回禀二郎君,昨晚被派遣出去寻找的家丁都在这里。”

  她神色一冷,道,“跟人牙子说,这些都卖了,一个个手脚不干净。”

  一众家丁原本还以为姜�姬是过来犒赏他们的,隐隐有些兴奋和期待,却没想到一盆子冷水从天而降……这位啥都不懂的书呆子二郎君,竟然说要将他们都发卖给人牙子?

  管家迟疑了一秒,不过还是忠心占据上风,“是,二郎君。”

  “等一下!”几个家丁见情形不对,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膝行几步,“小人几个……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寻找二郎君一日一夜,怎么二郎君一回来,就要将小人发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