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不可思议的世界(二)

女帝直播攻略 +A -A

  根据柳兰亭的记忆,她就是个一心只会咬着书本读书的书呆子,很少去关心府里的事情。

  柳父在去任上任职之前,买了如今这座三进的小宅院。

  虽然继夫人带着柳父后院的女子住在族地很安全,但人口嘈杂,家里没有个成年男丁,很容易被嚼舌根。

  也许是出于这种考虑,所以柳父将一家人搬出来。他买的宅子距离族人的族地很近,要是出了事情继夫人也可以去找族人帮忙,要是平时没事也能关上门过自己的小日子。

  然而……一间三进的小宅院,养的护院家丁能有几个?

  更别说家里两个可以主事的女主人都纷纷病倒,庶子还贪玩磕破脑袋,这个时代的脑外伤没有好好照料,及时救治的话,很容易出人命……姜�姬进了内院,脑仁更疼了。

  “我没有死,只是被掳走了。那些贼人脑子太笨,又被我逃了出来,刚才是太守大人将我送来的。”姜�姬简单说了一下,又想到刚才那个门房,补了句,“我先去看看母亲,管家你去把昨晚去找我的几个家丁找来,我有些话要问他们……”

  看样子,不是那位蝶夫人没有派人出来,而是可派的人太少,那些家丁又觉得自家郎君碰上盗匪,生还的几率太小,直接浑水摸鱼去了……例如那个和粉头打了一夜架的门房。

  由此可见,这家的规矩散漫成什么样。

  想到这里,姜�姬不由得冷冷一笑,柳家的确是士族不假,但柳父搬出来之后,常年在外任职,留在家里的没个镇得住场子的男丁,底下的下人松懈怠慢,几乎是可以预料的事情。

  不是主人没本事,完全是下人各有鬼胎。

  继夫人住在东侧,和想象中远古时代贵族家中的热闹场景不同,柳府的景物甚至透着几分萧条冷清,来往的女婢也就小猫三两只,不知道的还以为柳氏嫡系二房怎么落魄呢。

  虽然是继子,但继夫人同时还是柳兰亭的姨妈,姜�姬进了继夫人闺房也没关系。

  外头还是烈阳晴天,但屋内却透着一股子的阴暗,空气中还弥散着挥之不去的浓郁药味。

  绕过屏风,姜�姬看到室内的大致摆设,简朴得不像是一个贵族夫人应该有的。

  梳妆台上摆着好几只匣子,样式老旧,明显能看出使用年头,铜镜旁有只精巧的弹簧蝴蝶发卡。

  姜�姬视线在发卡上落了两秒,旋即挪开视线,简单扫了一眼室内摆设。

  继夫人躺在塌上,面色苍白如雪,一头黑发搀着不少白丝,给她平添了几分苍老,眼底带着浓重的青色,病容沉重。姜�姬顺手接过婢女手中的药,跪坐在床榻旁,接过喂药的工作。

  那是一双看透红尘世事的眼睛,又有种被和蔼长辈注目的感觉。

  “……兰……亭……”

  姜�姬来之前,继夫人刚从死亡线上晃悠回来,这时候又看到姜�姬,眸子带着几分水光。

  “嗯,我回来了。”

  姜�姬温和笑了笑,视线简直不敢看那一碗黑漆漆散发着怪味儿的药,远古时代的古人真心是黑暗料理的鼻祖,这种可怕的药是怎么折腾出来的,能治病?

  真的不会喝死人?

  “……记得……之前……”继夫人目光变得温和而怀念,声音气若游丝,但还是喘了几口气,慢慢道,“有人说你没了……小姨怎么信……后来……去了奈何桥……见到了姐姐……”

  姜�姬心底暗道,柳兰亭真的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母亲别说话,先将药喝了。”姜�姬用空余的手伸到她的颈后,揽着她几乎瘦骨嶙峋的肩头将人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方便对方喝药,不至于躺着呛到,“然后好好睡一觉。”

  躺得太久容易生褥疮,看到对方衣领口一片湿红,姜�姬悄悄吩咐侍女去烧水,等继夫人喝完药再擦拭一番,然后换一套新床褥。室内空气那么糟糕,也不适合病人修养。

  继夫人蹙着黛眉,一口一口将姜�姬刚刚吹凉的苦药喝了下去。

  姜�姬见她喝完之后还是略略苦着一张脸,再看看碗底残余的些许药渣,立马感觉自己口里也开始泛苦了,扭头对着侍女道,“再去拿点儿蜜饯过来给母亲……也不知道郎中给药里丢了多少黄莲……”

  以姜�姬的记忆来看,柳兰亭和继夫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单方面的冷淡。

  柳兰亭内心一直认为继夫人占了生母的名分,对她频繁的嘘寒问暖有些不以为然,甚至觉得对方十分的虚伪做作,不过庆幸的是,这丫头还知道维持表面的和善,并没有将内心的不喜表露出来。

  不然的话,姜�姬刚才的亲昵的举动,很容易引起外人怀疑的。

  “我儿……昨晚……可是受委屈了?”

  继夫人睁着浑浊的眼,说话气力比刚才好一些。

  “没,那些出门不怎么带脑子的蠢笨家伙,哪里能给我委屈受?”

  姜�姬原本想将继夫人放下,不过眼角看到有侍女抱着一床干净褥子过来,干脆用被子将对方裹了一下,然后另一手伸到她腿弯,在对方短促的惊呼中将人打横抱起。

  “母亲别怕,我还抱得动您呢,先让侍女将褥子换了,然后再用手炉烘暖。”

  继夫人道,“我儿越发……有姐姐的风采了,给小姨说说,昨晚的事情……”

  姜�姬深深看了眼那位继夫人,倏地勾了勾唇,说道,“母亲若听,自然是知无不言。”

  她最不耐烦的事情就是将同一件事情重复好几遍,一次是新鲜,次数多了反而无趣。

  不过一位有气质的古典美人请求,她不介意再讲一遍,深化自己高大帅的形象。

  继夫人津津有味得听着,末了深深看了一眼姜�姬,然后暗暗瞧了眼屋内的侍女,示意她们全部退下去。

  “兰亭……她怎么去的?”继夫人温和笑笑,发现姜�姬没有丝毫意外,“你不怕?”

  姜�姬摇摇头道,“我以为这种事情,应该是我之外的人更加害怕才对。”

  继夫人说,“你这孩子倒是实诚。其实也能瞒着……我就当,我儿还活着……”

  姜�姬摇头,“自欺欺人有什么好的?我进屋之前也想过能瞒就瞒着吧,不过看到你的眼神,我就知道没有必要了。这是柳兰亭的外貌,但我终究不是她。我倒是能刻意模仿,只是这样自己太累,也不知道是欺骗自己,还是欺骗自欺欺人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