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不可思议的世界(一)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别看河间郡地方不大,然而这里却是人杰地灵之处,聚集了不少东庆有头有脸的士族。

  柳兰亭所在的柳家从十六国开始传承至今,虽然不算多么显赫,但延续至今也有三百余年。

  只是因为近些年族中人丁不旺,柳氏也越发低调起来,除了柳兰亭的生父在外任官,手中有实权,其他族人大多都是担任比较清闲的职位,有些甚至隐居不出,当起了闲云野鹤,还有一些则是名声比较显赫的名士之流。

  在外人看来柳氏好像慢慢开始走下坡路,不过姜�姬却觉得这个家族挺聪明,什么都可以稍微放松,唯独族中子弟的学业不能轻怠,每个进了族学的孩子都要被上面的家长狠抓学业。

  柳兰亭父亲虽然也是嫡系嫡子,不过却不是袭宗的,而是嫡次子。

  不算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柳兰亭家中人口还算简单。

  父亲常年在外任职,继母主动要求留在河间照顾柳兰亭,毕竟东庆大多数大儒都出自河间、琅琊和�佞三郡,柳父任上那块地方真心不太好,听说还需要承担极大风险。不仅如此,在那个穷山恶水,也找不到学识渊博的西席。

  蝶夫人也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竟然没跟着柳父到任上,反而选择留在河间郡,时不时给柳兰亭一些颜色瞧,或者说些似是而非的话,却始终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举动。

  柳父当年外出任职之后,一家人就从族中搬了出来,在族地附近置办一座三进的宅子。

  宅院算不上大,但也比住在拥挤的族地好很多,宅院内的事物也能掌握在自己手里。

  柳兰亭的家在三松鼠街,姜�姬微微掀开车帘,大老远就能看到柳府门口冷冷清清的。

  “柳弟不在,我也不好上门叨扰……”太守笑得像是弥勒佛,外头已经有机智的小厮跳下马车,敲柳府的门,通知他们柳家二郎君平安归来,“贤侄若有学业上的难处,尽可以找本官。本官虽然不及你父亲那么博学多识,但也能尽一份绵薄之力。”

  姜�姬点点头,谢过太守。

  太守掌管一郡之地,按理说应该十分有实权的,然而这也得看是哪个地方的太守。

  其实按照土地面积和百姓人数,河间郡其实比县都小,然而这块地方有不同的意义,所以特地改为“郡”。这里的郡守也只是个芝麻大点儿的小官而已。

  在河间郡这片小地方,太守这个职位等同养老,姜�姬又帮了他大忙,所以才会这么亲昵。

  刚说完,姜�姬隐约听到柳府家丁欣喜若狂的喊声,“二郎君回来啦……”

  姜�姬本以为自己回来可以看到满屋子白幡,再不济也能看到自己的棺材,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冷冷清清的场面……简直不正常啊,“我这一日不在,家中出了什么事情?”

  家丁对自己的出现十分惊喜,或者说,简直像是看到了主心骨和救命恩人。

  姜�姬的视线在对方身上扫了一圈,各种各样的信息填充大脑。

  这个家丁昨夜在粉头的床上待着,身上还有些酒气,说明他昨夜有可能夜宿柳巷,并没有出去寻找柳兰亭,手指上沾着的胭脂和他睡的粉头不是同一人……啧,这人看着不老实。

  家丁丝毫不知道姜�姬不仅知道他昨晚睡在哪里,还知道他前不久去了赌坊,赚了点小钱,目前她正考虑要不要将他这个偷奸耍滑、玩忽职守的下人从门房调到其他岗位或者干脆辞掉。

  “二郎君,您可算回来了,大夫人和蝶夫人知道您被贼人掳走的消息,双双昏厥过去。郎中还在大夫人那边守着,昨晚险些去了……蝶夫人醒来之后又病了一场,让府中家丁都进山找您去了,府里也没个主心骨,现在老爷不在家,您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家丁暗暗搓着手说道,看似热切欣喜,然而眼神却不自然地错开姜�姬的注视,这是下意识的虚心举止。

  收回视线,姜�姬将多余的信息赶出大脑,分析出来的东西简直辣眼睛。

  她打断这位家丁的念叨,直接问道,“昨天进山找我的家丁,都去找了?”

  家丁说道,“可不是,除了留下来照顾两位夫人的婢女,能派出去的都派出去了。”

  姜�姬挑眉问道,“包括你?”

  家丁不知道姜�姬给他下套,当下就拍着胸脯表忠心,“二郎君这是哪儿的话,小人对您可是再忠心不过,知道您被贼人掳走,府里上下有谁不担心呢,小人自然……”

  “昨夜的粉头滋味可好?”姜�姬冷不丁地开口问了句,“记得赌钱的时候蒙着个脸。”

  家丁领路的步伐一个踉跄,险些摔在地上,略显刻薄的脸上全是惊愕之色。

  “下去找管家领罚,再被我抓到一次,直接卖给人牙子!”

  姜�姬冷哼一声,最厌恶这种连基本演员素养都没有的拙劣表演了,真以为她是三岁小孩儿一样好哄骗呢?那个门房被她吓得不敢吱声,整个人还有些懵逼,正巧这个时候柳府的管家小步跑着过来了。

  “二郎君。”

  柳父到任上多年未回,柳府还能运作良好,这跟管家分不开关系。

  姜�姬将那位老管家扫了一眼,结果还算比较满意,“我回来了,母亲现在情况如何?”

  管家看到活生生的姜�姬,险些老泪纵横。他一向很重规矩,要不是一时间太过开心,像是刚才那样急切小跑着过来的失态举动,平时根本不会做,“大夫人病情加重,恐怕……”

  姜�姬暗暗柔眉,说道,“边走边说,母亲的病情真的已经严重到那种地步了?”

  根据柳兰亭的记忆,继夫人虽然缠绵病榻,常年喝药,但前天的时候,气色还算不错。甚至在半个多月前的花朝节,也就是柳兰亭的生日,继夫人还自己下地给她做了一碗长寿面。

  老管家看到姜�姬身上穿着的陌生衣裳,眼神微闪,但却没有点出来,只是将这个疑惑埋在心间。

  “是……昨日有个刁奴没弄清楚状况,竟然直接回禀说二郎君已经死于贼人手中,大夫人听后直接昏厥了过去,几度闭气。蝶夫人也大受惊吓,立刻让府中家丁出去寻找……也不知道是得罪哪路神仙,没多久,又传来三郎君在后院和婢女玩耍的时候不慎摔破了头……”

  一下子,家里三个主人都病得不轻,到处找郎中。

  姜�姬这时候猛地停了一下脚步,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弄错了一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