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天亮下山(三)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对于姜�姬的要求,魏静娴她们心里也清楚。

  若是家人顺着炊烟找过来了,却发现被掳走的贵女一个一个没精打采,形象狼狈,脑子里肯定会胡思乱想,到时候回去解释,哪怕证明了她们都是清白的,也会有嘴碎的私底下诋毁。

  姜�姬望向远处,突然说道,“那群没用的东西,终于找过来了……”

  “诶,兰亭是怎么看出来的?”天色大亮,风瑾也彻底看清姜�姬的样貌。

  不得不说,昨晚能看破她的女儿身,真是实属运气。

  收拾一新又换了新衣,头发仔细束起来的她,看着就是个相貌清秀,气质文雅的文弱少年。

  “那边的飞鸟受了惊慌……并且再向我们靠近,极有可能是寻找而来的家丁护卫。”

  姜�姬肯定地说道,心里却有些遗憾。

  要是以前的自己,才那么点距离,她甚至可以看清那些地方晃动的人影,若是有工具协助,还能看到更加遥远的地方。只可惜,柳兰亭这具身体不给力,也只能从飞鸟判断了。

  风瑾想了想,问道,“那……需不需要我和我的护卫暂时避让一下?”

  他们一行人全都是男的,尽管姜�姬也是“男”的,并且彻夜守在屋外,但终究属于陌生外男,若是有人拿这个做文章诋毁贵女,多少还是会损害她们的清誉。

  姜�姬想了想,点头赞成,“是我考虑不周,那就委屈怀瑜了。”

  远古时代就是这么畸形苛刻,姜�姬一想到这一点,原本还算好的心情添了层阴霾。

  “你们是哪一家的下人?”

  见风瑾一行人主动避让,姜�姬算了算时间,主动出现在那些家丁面前。

  找了一夜,所有人都是又困又饿,领头的中年微胖男子擦了擦汗,努力凑前辨认。

  “您是?柳郎君!”

  所有人都知道,除了失踪的贵女,还有柳家的嫡次子柳兰亭。

  睁大眼睛一瞧,站在自己面前这位玉树临风的少年,可不就是失踪一天一夜的柳家郎君!

  “小人魏府管事……”微胖男子抬手用袖子擦了擦汗,熬夜熬红的眼睛布满血丝,好不容易鹏找个人,现在都要急哭了,“家中大娘子和柳郎君一道被贼人掳走……郎君……”

  魏府管家都要拉住姜�姬的双手了,但是很快就琢磨出古怪的地方来……

  姜�姬笑了笑,说道,“原来是静儿家的管事,你且放心,你家大娘子好得很。”

  “这、这……郎君……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拿小人开涮……”管事似乎不相信她的话。

  “跟我来,静儿和其他人都安全得很,只是受了点惊吓,回去要好好休养几天。”

  姜�姬看了眼身后那些面容带着浓重疲倦的家丁,压下内心想要吐槽的想法。

  魏府的管事知道柳兰亭和魏静娴有婚约,两家交往也比较频繁,所以他虽然是个不起眼的管事,也能认出柳兰亭这张脸。但不知为何,总觉得如今这个场景有些怪怪的……

  “我怕你们找不到,就烧了一整天的篝火。刚才看到林中飞鸟被惊起,便知道有人来了。”

  尽管他们找得很可怜,但是……特么工作效率可真是低得令人发指。

  “静儿和其他府的小姐都在那间屋子里头……只是为了名声考虑,你们派遣侍女进去。”

  姜�姬面色镇定地踏入匪寨,身后跟来的管事和家丁双腿一软,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为了加大效果,姜�姬特地让风瑾的护卫帮忙,将那些土匪的尸体全部搬出来晾在空地上,横七竖八堆着,他们身上的血液已经干涸,保证每一个进来的人都能看到那个壮观的场景。

  “柳、柳郎君……这、这些……都是……”

  管事吓得腿软,险些瘫在地上起不来,他用惊恐万分的眼神看着冷静沉默的柳兰亭。

  难不成……其实他家大娘子早已遇害,眼前的柳郎君也是厉鬼,只是和其他贵女一样怨气深重,当夜化为厉鬼,把所有害了他们的盗匪都杀了,所以……才有现在的场景?

  “那些土匪啊,胆大包天的家伙,总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例如丢了小命什么的。”

  姜�姬没有转身,随口一答,却发现身后的步伐都停了下来,“你们这幅表情做什么?”

  管事一副崩溃脸,瘫在地上哭嚎,“柳郎君……你死得好冤枉啊……”

  姜�姬内心暗暗吐槽:“……不是很懂你们远古时代人类的大脑构造和脑回路……”

  系统:“不,也许他们只是被你误导,一不小心吓破胆子而已。”

  所有人都不怀疑,那些被掳走的贵女会有什么下场。

  即使还在找,但也做好找到一群尸体的心理准备,甚至有些人家都已经暗中开始准备后事。

  可结果嘞?姜�姬不但衣裳干净地出现,土匪窝里还多了一堆土匪的尸体,这不吓人?

  屋内的魏静娴听到熟悉管事的声音,险些喜极而泣,“是府中的管事,他们找到我们了。”

  “哼,真是一帮没用的,要不是兰亭哥哥在外头烧了那么久的篝火,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找来呢。”上官婉有些生气地嘟嘴,“指不定要等坟头野草三尺高……”

  “胡说什么呢,这些浑话是什么人教你的?”魏静娴不轻不重地制止她乱说,“不吉利。”

  没多久,一家又一家的管事家丁带人找来,他们看到那堆尸体的反应都差不多。

  明明天上的太阳还算暖和,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也不少,但总有一种冷到骨子里的诡谲感。

  只是,姜�姬等了小半天,其他贵女家人都找过来了,甚至连河间太守都顶着一身赘肉在下人的搀扶下爬到这里,偏偏柳兰亭的家人却没找来……这就奇了怪了。

  “这、这些都是伏诛的贼人?”

  河间太守擦了擦汗,喘气喘得像是头牛似的,看到那些尸体死不瞑目的惨状,不由得赘肉一颤,两股战战。要不是身边有人一直扶着他,说不定都要摔地上。

  姜�姬双手一拱,回答道,“昨天不慎被贼人掳走,学生冥思苦想之后找到解决办法,暗中挑起他们的内乱,趁着机会将他们一个一个杀了,这才得以保下众位贵女的清誉。”

  听到是姜�姬弄死这么多土匪,那位河间太守先是不相信,然后又觉得全身发毛。

  太守眉头紧得可以夹死苍蝇,招来姜�姬问话,“你上前回话,仔细讲一下其中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