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天亮下山(一)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姜�姬没有进屋休息,而是选择待在外头吹风守夜,反正以她的身子骨,吹一晚上也不碍事,顺带还能盯住这群来历不明的人。

  她这么做,估计里头的那些丫头也能睡得安稳一些。

  姜�姬抱着膝盖坐在篝火边,时不时添一些木柴,让火势维持在旺盛的状态。

  “你这么盯着我做什么?”她挑眉一笑,面向那个旷天野地也要维持正经坐姿的瘦竹竿。

  尽管被抓了个正着,风郎君却没有窘迫的意思,反而回以一笑。

  “在下只是好奇,柳郎君是怎么……跑来这地方的?”

  姜�姬嗤了一声,用手中的木柴拨弄火焰,似笑非笑道,“你没看到这里是土匪窝么?自然是被贼人掳过来的,否则家中有软床高枕,谁吃饱了没事做跑来这里吹夜风?”

  风郎君不由得噎了一下,要真是被人掳过来的,后来又怎么干掉一群土匪的?

  “这、这倒是出乎在下预料,只是贼人凶悍,柳郎君又是如何做到……全歼贼人?”

  姜�姬无所谓道,“空有一身力气,但满脑子都是草包,稍微挑拨两句就都乱起来了。”

  她说得越轻描淡写,风郎君内心越是不解,好奇心也更加强烈,迫切希望弄个清楚。

  “我家护卫看了那些贼人的模样,的确有自相残杀的痕迹,却不知郎君用了何等计谋。”

  挑拨离间并不难,但想要让一群精、虫上脑的土匪暂时放弃美色,这可不容易。

  而且,除了那些使尸体之外,其他匪徒都是一个死法,被人从身后抹了脖子,几乎是立刻毙命,甚至连鲜血都没有喷溅多少。要不是尸体冰冷,看着就跟活着一样。

  倘若三言两语就能让规模不小的贼窝乱成一团,兄弟相残,那么河间郡也不会匪徒猖獗了。

  当然,若姜�姬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从侧面也能看出这位“柳郎君”的本事有多么不凡。

  这个认知让少年有些在意,他一向认为除了那么几个同龄人之外,没人可以让他吃瘪。

  “计谋?对付这么几个草包还需要计谋?不过是扯下他们盖着的遮羞布,稍微挑拨两句而已,而他们竟然也乖乖按照我说的一步一步去做,自寻死路,简直愚不可及。”

  风郎君看着姜�姬不怎么干净的脸,有些不甘心地继续追问,“不知柳郎君是怎么说的?”

  对方这么执着追问,姜�姬守夜无聊,干脆也和他明说了,就当打发时间好了。

  哪知姜�姬刚说完,少年的脸色就带着说不出的古怪。

  姜�姬不在意地说,“那些都是被自己蠢死的,其他没来得及犯蠢的,都让我亲手了结了。”

  这时候,那位风郎君才像是如梦初醒,看向姜�姬的眼神带着几分复杂眼神。

  他身子前倾,正色拱手道,“柳郎君机智过人,在下自愧不如。”

  “不过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不值得吹嘘自豪。”姜�姬不知道谦虚,弄得对方面色错愕。

  看着熊熊燃烧的篝火,瘦竹竿突然指了指他自己,“不知道柳郎君看在下,能看出些什么?”

  姜�姬不解,刚才气氛还算不错,怎么这个正太少年突然就开始挑衅了?

  她懵圈的时候,弹幕飞来的几条谈话给她解惑。

  【偷渡非酋】:#笑哭,我就说这个少年可萌可萌啦,竟然还有些隐形的傲娇属性。

  【玛丽苏的爱】:#笑哭+1,主播实话实说,人家少年郎误解主播挑衅,心疼他。

  【兰摧玉不折】:心疼+2

  【乌江榨菜也】:心疼+3

  姜�姬这会儿也回过味来,合着自己的话让对方误会了。

  这个时代文人学士之间相处,哪怕你真的骄傲地尾巴上天了,人后恨不得在地上滚,表面上也要维持谦逊的风度。不然的话,就会让人觉得你这人太过桀骜无礼,不知天高地厚。

  虽然知道是文化差异造成的,不过姜�姬也不打算解释,反而好好将少年打量了一遍。

  她沉吟半响,缓缓开口问道,“你这人年纪虽小,但心志坚定,有时为达目的也不惜代价。”

  瘦竹竿等了一会儿,却没有听到下文,不由得有些失望,“仅仅这样?”

  不过是十分普通的评价而已,套在谁身上都适用,令人失望。

  此时,姜�姬倏地勾了勾唇。

  【偷渡非酋】:感觉主播要放大招了,前方高能警报!

  弹幕刚飞出来,姜�姬突兀问道,“所以,那碗狗肉你吃了多少?”

  瘦竹竿少年双手猛地一顿,不可置信地扭头看向姜�姬,“你说……什么?”

  “你养了一条狗,身高不过小腿。它很缠你,你也十分喜欢它,给你带来不少欢乐。”

  瘦竹竿少年一副见鬼的模样,姜�姬不疾不徐地道,“你不是家中长子,虽然受到长辈青眼,但碍于前头有能干的兄长,后头有聪慧机敏的弟弟,难免被忽视。这只狗儿偷偷陪伴你多年,这次你将它一块带出来,却不想遇见紧急情况,不得已将它宰了充饥……”

  一旁,看似守夜的护卫纷纷支长了耳朵,想要听一听关于风郎君的八卦。

  “除此之外,你喜欢熏香,每日必须用香薰衣,不过是为了掩盖那只狗儿的气味。对那只狗儿这么好,可见你们感情也不错,最后却能狠得下心宰了充饥,难道不是‘心志坚定,有时为达目的也不惜代价’?”姜�姬笑了笑,真是,何必让她解释清楚,会戳人伤口的。

  瘦竹竿少年像是被人揭开了遮羞布,脸色又青又红,最后定格在苍白上。

  “在下佩服,只是……不知道柳郎君是怎么看出来的?”

  “不过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仔细观察,总能找到线索的。”姜�姬依旧不谦逊。

  系统:“你哪天出门被人套麻袋打死了,我绝对不会惊讶的。”

  做人这么欠扁作死,这绝对不可能是它选择的宿主,绝对不是!

  瘦竹竿少年苦笑一声。

  河间贵女的温婉他没感觉到,但一个比一个促狭记仇这倒是真的!

  姜�姬烤了一会儿火,扭头问少年,“你还有干净的衣裳么?借一身应急……”

  对方先是错愕一下,旋即双颊涨红,压低声音道,“柳郎君也不怕名节不保?”

  找一个陌生男人借衣服,放在这个时代,绝对是胆大包天的举止,不要清白名节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