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宿主,你要上天啊(四)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对了,要是明早族里的人还没找到这里,我就带你们下山。还有,栓好门,别给陌生人开……也许……有一些人……等不及头七……就想……回来……看看……呢……”

  室内的气温像是猛降十几度,直接跌破冰点。

  众女听着姜�姬气若游丝的声音,纷纷忍不住高声尖叫。

  听着身后频率一致的尖叫,姜�姬的心情瞬间放晴,嘴角的笑容更是怎么也止不住。

  “虽然有些心计,不过某些时候,这些丫头真是格外得可爱呢。”

  系统:“虽然早知道你的三观不在线,但我觉得,宿主你也是格外的恶劣呢。”

  它有理由相信,这位宿主一定会被那屋子的贵女记恨拍小人一辈子。

  人家士族贵女,一言一行都是自小培养好的,真正的大家闺秀。

  偏偏姜�姬那么恶劣,几次害得她们失了贵女涵养和姿态,不记恨就怪了。

  “偶尔小坏的人,才会格外惹人怜爱。”姜�姬一副你不懂的模样。

  系统:“……”

  你特么以为所有人都有受虐倾向么?

  今日的月亮被乌云笼罩,根本没什么可借助的光,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不过这对姜�姬的影响不是很大,她的夜视力一向很好,哪怕这具身体的主人有些弱性近视,不过经过0.3%融合之后,视力依旧比普通人好上一些。

  五感配合,姜�姬在黑夜中如履平地,仗着丰富的野外求生经验,很快就有收获。

  她找了匪寨的弓箭,稍微试了一下手感,松弛的弓弦和简陋的弓箭,实在不是好工具。

  咻咻咻――

  根本连瞄准的动作都没有,姜�姬从箭筒中抽出三支箭,弓身满月,没有丝毫犹豫地射了出去,听弓箭没入实体的轻微响声,看样子都有收获。

  “远古时代的蛇还挺可爱的……就是小了些,估计还不够两口……”

  姜�姬由衷赞美了一下,她那个时代的蛇,翻个身都能压翻这个时代的茅草屋。

  这时候,直播屏幕上飘过稀稀落落四条白色弹幕,除了吓得要死仍旧不肯挪窝的【偷渡非酋】,还多了三个陌生的ID,估计也是意外点进这个频道的。

  【兰摧玉不折】:好黑啊,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主播是不在么?

  【楼上我男友】:直播间的频道介绍貌似挺有趣……

  【乌江榨菜也】:这个频道好冷清啊……是新主播?

  【偷渡非酋】:是啊,寻求刺激的恐怖爱好者必来的频道……

  新来的极为观众纷纷懵逼脸,频道名称不是直播宫斗么,跟恐怖爱好者有啥关系?

  周围没有外人,姜�姬干脆直接说了,“很黑看不到么?”

  刚说完,系统默默打开红外线全景拍摄模式,方便几位观众观看姜�姬狩猎的场景。

  然而,观众还没瞧见她例无虚发的英姿,先近距离瞧她如何处理毒蛇,每一个动作都十分清晰,速度却一点都不慢,处理好的毒牙和毒囊都被她小心收了起来。

  系统硬着头皮戳姜�姬:“你答应我要直播的……偶尔也该说说话,和观众互动……”

  她现在心情不错,系统的要求也没超出底线,姜�姬无可无不可地应了一声。

  “现在我们直播一下如何在野外狩猎食物……”就当是给第七军团的学渣开小灶好了,姜�姬暗叹一声,她好歹也是当过教官,有过讲课经验的,“我手里是条漂亮的小姑娘……”

  一群观众蒙蔽脸:“……”

  时代相差太远,她以前看过的生物大全根本没什么卵用,不过生物进化的规律还是一致的。

  靠着丰富的经验,也能讲一下手里这条漂亮小姐和俊俏小伙的毒性以及喜欢生活的环境。

  “……相较于处理它们的毒牙,其实我更喜欢演示一下如何用它们充饥,肉质鲜美……”

  私底下,系统已经委屈地蜷缩成一团。

  它是宫斗直播系统,不是争霸直播系统,也不是生存直播系统,更不是美食直播系统!

  还没讲一下如何判断蛇的年纪,如何判断肉质,姜�姬眉梢一蹙,弯弓搭箭。

  “晚上运气还不错,是只大的……小姑娘们有口福了……”

  她笑了笑,而系统哭都哭不出来了。

  实际上,姜�姬一板一眼的直播还挺无聊,不过谁叫她这幅身体颜值不错,比大众水平高了一截……更加重要是,那些观众都是闲得蛋疼的夜猫党,待在频道仅当无聊挂机。

  运气不错,五感配合又好,加上丰富的野外经验,她总能极快地找到猎物躲藏的地方。

  半个小时之后,收获颇丰,她扛着猎来的猎物,准备回去。

  虽说土匪已经全部归西,但难保附近的野兽不会饿极下山觅食,或者有误入此地的陌生人。

  那些小姑娘胆子小,将她们丢在深山匪寨,她也不放心。

  姜�姬一边步履平地地快步返回,哪怕带着几十斤的猎物,速度也半点不慢。

  殊不知,她念叨的那群胆小姑娘,正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惊吓。

  这一天的经历超出贵女们的想象力,筋疲力尽之后,每个人都是一脸的倦色。

  旺盛火焰映得她们俏脸通红,几人都不说话交谈,或者说都不知道要谈什么了。

  贵女们平日的活动,无一不精致高雅。

  几个亲近的小姐妹聚到一块儿,能谈一谈时下流行的脂粉熏香或者绢花头面,或者说一下外头才子佳人的诗词歌赋,再不行玩个词牌令……一天时间就打发过去了。

  可现在……一群人狼狈不堪,肚子还饥肠辘辘,磨得她们小腹发疼。

  冷了能有篝火取暖,但腹中的饥饿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有个年纪和上官婉差不多大的贵女瘪瘪嘴,肚子发出不雅的咕噜咕噜声,“好饿……”

  万秀儿低声安抚,“柳羲不是说出去打猎,应该很快就能回来,再忍忍就是。”

  “可她欺负人……”

  走之前还吓人,闹得她现在听到点儿����的动静,就怕得以为有鬼魂来了。

  上官婉无聊用柴木在火坑边写写画画,听到这话,不由得抬头辩驳一句。

  “哼,饿的时候想到兰亭哥哥了,怎么不想想这大晚上的,外头多危险……”

  魏静娴暗暗扯了一下她衣袖,示意上官婉别太刺激她们。

  现在大家都是虎落平阳,可回去之后依旧锦衣玉食,谁心里不痛快,指不定就暗中使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