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宿主,你要上天啊(三)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当个系统好累啊,有这么个没节操又残暴的宿主,它好气哦。

  其实吧,它现在很怀疑,姜�姬入了后宫,真的不会把皇帝的后宫变成自己的?

  一想到姜�姬以后身穿皇后朝服,左拥夫人,右搂九嫔,婕妤给她捶腿,美人给她剥葡萄,皇帝像是没卵的鹌鹑一样缩在角落咬着帕子嘤嘤嘤……它整个系统都不好了……

  系统:“不行,你不能一直瞒着女儿身份,不然怎么进宫,怎么宫斗?”

  姜�姬眼眸一暗,试探着问道,“宫斗很重要?”

  系统:“我是宫斗直播系统,你懂不懂什么叫重点?不然的话,人气会……总之后果严重!”

  说到这里,系统的声音静了下来。

  姜�姬眼珠一转,道,“一定要宫斗?”

  系统斩钉截铁,“一定要!”

  它突然觉得有一个太有主见的宿主不是件好事的感觉,烦躁。

  “但这和我恢不恢复女儿身没什么必然的逻辑联系……”

  系统:“……”

  它家宿主这意思,既想要撩妹子搞百合,又要当汉子掰歪皇帝搞基么?

  宿主,你这是要坐窜天猴上天啊!

  面对脑洞大过天的系统,姜�姬微微蹙眉,内心有种说不出的烦躁和厌恶。

  远古时代距离她以前所处的时代,相隔数万年,尽管她文化课程不是很好,但也知道远古时代的女性可悲又可怜,这个破系统让她成为其中一员,脑子没病吧?

  倘若这是她重活一次的代价,她宁愿现在就用匕首割了自己脖子,它爱找谁宫斗找谁宫斗。

  宫斗?

  这个时代的女性,哪怕地位再高,再怎么向上爬,例如系统所谓终极目标――凤临天下的皇后,说白了,皇后人前再风光,背后还不是要对着深宫内院唯一的男人屈膝膜拜?

  姜�姬眼神一暗,对着它说道,“系统……”

  被点名的系统莫名有些发寒。

  “我不知道你肚子里打着什么小九九,但我姜�姬自小明白一个道理,天下无免费的午餐。我不知道你想从我身上谋求什么,而我现在也拿你没办法,但我可以决定自己的性命归属。”

  系统沉默,她继续说道,“你需要直播积攒人气,我可以帮你,但也仅限于此。我们当可以伙伴,但我希望你别自作聪明,更别踩我底线。”

  系统发誓,姜�姬绝对是它的系统生涯中,碰见最难缠又任性固执的宿主。

  以后再也不找这种精明、固执、暴力还有变、态倾向的穿越宿主了!

  还是土生土长的土著妹子软萌。

  “我除了讨厌****掳掠外,最恨旁人威胁强迫我去做我厌恶的事情。”

  所以,系统要是再拿宫斗什么的烦她,她可真的会想办法给对方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这下,轮到系统安静如鸡了。

  过了一会儿,它的电子合成音多了几分委屈,“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嘛……辅助宿主宫斗胜利,本来就是人家诞生就被赋予的责任……宿主要是不喜欢,大不了只直播好了……”

  她不为所动,反而嗤了一声,“别恶意卖萌,你的声音可以让人耳朵流产。”

  系统:“……”

  日!

  别拦着,信不信老娘拼了性命诅咒你一辈子都当单身狗啊!

  姜�姬双手环胸,半躺在主位上,看似小憩,实际上是在内心修理系统。

  一群贵女见她没有移动的意思,纷纷苦着脸色,视线往哪里都不敢往地上的尸体看。

  如今外疆风气盛行,类似桌椅的东西也慢慢传到东庆,但也只在底层流行,固执的士族门阀还是喜欢遵守古制,更适应席地而坐。

  她们总不能直接躺地上吧?

  桌椅之类的又被一些尸体占了,一时间众人都不知道该在哪里休憩。

  室内烧着油灯,弱得仿佛随时熄灭。

  如今虽是草长莺飞,柳绿花繁的时节,可入夜的天气还是十分凉的。

  她们御寒的衣物都没带,惊恐了一天,又困又倦又冷又饿,别提多难受了。

  但是,不休息又不行。

  几个胆子大一些的,忍着头皮的麻意和眼眶不停打转的泪水,合力将那些占着桌椅的匪徒尸体搬到地上。

  稍微凑合一夜,估计明天族中就该派人找过来了。

  “你们披着,我把这些尸体搬出去,然后再找点吃的。”

  那些人自以为轻手轻脚搬尸体,可在姜�姬听来,����的声音实在是太吵了。

  她精力旺盛,加上有特殊的调息方式,可以大幅度减少所需的时间,所以现在精神头也好。

  将主位上的兽皮垫子丢给魏静娴她们,道,“兽皮硝制不是很好,不够软,味道也有些大,不过这个时候勉强还能保暖,先用着。我再搬点柴火过来,烧个火取暖……”

  在达成共识,没有冲突的时候,姜�姬的颜控毛病又犯了。

  看着一群平均年纪不足十五岁的小丫头那么苦逼,她是又好气又好笑。

  和她们呕什么气?

  “哼……谁要你好心……”之前那名出声反驳姜�姬的万姓贵女低声嘀咕。

  姜�姬耸肩,没有形象地道,“把珍贵的小姑娘冻坏了,我怕你们长辈找我算账。”

  “无赖!”

  现在眼巴巴当好人,刚才又是甜枣又是大棒威胁的时候,怎么不见温柔?

  “不,这叫善变,本就是女子的天赋,至少证明我的性别和你们是一致的。”

  为了埋汰别人,她都能狠心把自己黑一把。

  “现在山间猛兽出没极多,多得是饿狼野猪,你们待在屋子里别乱跑,我去弄点食物回来。”

  当着众人的面,姜�姬一手拖着俩尸体,碰到断肢残骸直接丢到尸体的衣服内,装好丢出门外。

  故而,诸位贵女有信心,她们就算苍老白发,也会死死记住这一夜。

  盗匪屋外的檐下堆了不少砍好的木柴,姜�姬干脆用匕首在贵女们所在的厅内挖了个坑,然后帮她们起了火,并且告诉她们如何添加火柴,注意别让火熄灭,也别烧了屋子。

  “可是,你就穿这么单薄?”

  魏静娴看她身上就一件里衣,一件春衫衣袍,太少了。

  姜�姬笑嘻嘻道,“难道,静儿要慷慨解衣,资助我两件不成?”

  魏静娴脸色一变,啐了一口,“你这么不正经,最好让熊瞎子叼了去,省得你祸害人。”

  被拒绝了,她不开心了,于是别人也不能开心。

  姜�姬迈出门的脚缩了回来,扭头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