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宿主,你要上天啊(二)

女帝直播攻略 +A -A

  “不过,不是威胁所有人,而是威胁除了静儿和婉儿之外的你们!她们待我有真心,不像你们……我才浴血奋战救了你们,你们这时却在心里算计我……恩将仇报!”

  这些贵女说白了也只是十几岁的丫头,一个一个鲜嫩得很,在她面前还想藏着心思?

  要是这些乳臭未干的丫头都能藏住心思,第七军团那些牲口都能集体跳江。

  又没什么交情,她们算计人的时候还不可爱,她威胁起来,根本不带犹豫的。

  一众贵女闻言,脸色苍白如纸,娇弱的身躯都要摇摇欲坠。

  “你这么做……也不怕被事后报复!”

  一位贵女咬牙切齿,在她看来柳兰亭和土匪不同,土匪会做的事情,柳兰亭绝对做不出来。

  那位贵女以士族身份和姜�姬对话,如果还是原版的柳兰亭,估计会忌惮。

  士族么,彼此间再怎么龌龊,表面上也得你好我好大家好,直接撕破脸,那太难看了。

  可是,姜�姬从来不是会吃这一套的人。

  “报复?啧,这倒是提醒我了。”她一指点唇,深思一会儿道,“你们会报复,以为我就像是木头人一样站在原地任你们搓揉捏扁?有一点你要清楚,在外人眼里,你是贵女,我是公子,你在闺阁受相夫教子的教养,我在外学孔孟君子之道。”

  “闺阁内院的阴谋算计,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魑魅魍魉,你想用狭隘的眼光和手段对我?”

  此言一出,一众贵女的脸色失了血色,姜�姬这是一巴掌扇了所有士族门阀的贵女。

  “竟敢……如此折辱人……”对方气得几乎要掐断保养漂亮的指甲。

  “你错了,从头到尾,你不都是在自取其辱?”姜�姬笑着反问,手里转着匕首。

  底下,上官婉俏脸通红,悄悄拉了下魏静娴,低声道,“感觉兰亭哥哥身姿好高大。”

  魏静娴没好气地嗔道,“她刚才那一番话,可是一巴掌扇了所有贵女,包括你这朵小花痴。”

  吐吐舌头,上官婉扭了扭身子,说道,“婉儿也像兰亭哥哥那样胸有城府啊……”

  魏静娴:“……”

  “你们只需要闭嘴,保守这个秘密就行,不然的话,我的身份一旦暴露……”

  姜�姬对着匕首吹了一口气,慵懒道,“一群贵女落到土匪窝,待了一整夜,唉……”

  无耻!

  众女心声。

  姜�姬这话对贵女们造成双倍暴击伤害,有一个甚至还翻了白眼昏了过去。

  哪怕面对土匪,这些贵女也没有体验过这种血液冲脑的气愤,“柳!羲!”

  系统简直看不下去了:“面对美女都这么凶残,你就不能怜香惜玉一些?”

  姜�姬冷哼,“我虽然是可悲的美女颜控狗,不过那只是我的爱好。面对正事的时候,哪怕千百美色当前,我也会不为所动,因为我的理智一向在线,才不会一时脑热冲动。”

  系统“……”

  对哦,理智在线,可你知不知道你的三观和节操时常掉线?

  “给你们选择,要么你们主动闭嘴,我给你们证明。毕竟这一屋子乃至外面的土匪,都是死在我手上的,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有佐证力?你们的名节就在,名声依旧清白。”

  对于这些贵女来讲,名声清白以及家族荣誉是最重要的,远比性命还要重要。

  “另外一个,便是……”说罢,她比了个杀人灭口的手势,“我干得出来。”

  “这荒山野岭的,土匪众多,我只能来得及救静儿和婉儿出逃,相信旁人也不会怪我。”

  时下的男子都喜欢扑面抹粉,熏香更是常态,特别是河间郡一带,那都是时下流行的风尚。

  姜�姬目前用的这具身体一看就知道是弱鸡,能保住自己,救出两人,很不错啦。

  满室寂静,谁也不敢大声呼吸,甚至连哭泣都不敢。

  士族门阀培养这些贵女,自然不是无脑让她们只会服从,抹平她们的棱角,有些贵女的胆量学识甚至不亚于当下的儒生。

  姜�姬刚才那番话,并非羞辱,刺激人的成分居多。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终于坚持不下去。

  “只要……我们保守你的秘密,你就愿意帮我们?”

  姜�姬的言行举止,屋内的断肢残骸无一不刺激着这些贵女的心防。

  她们心里有一杆称,懂得平衡,知道怎么选择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姜�姬给出的条件泾渭分明,怎么选择,瞎子都懂……很快,她们就已经做出选择。

  不过……

  有个贵女用帕子掩着唇,不甘心地讽刺了一句,“你的提议倒是极好,我们自然没有不答应的意思。只是,你的身份若是一日不曝光,难不成等婚期将近,真的去娶魏静娴?”

  哦豁――这就开始挑拨了?

  手段还是嫩了点儿,不过胜在好使。

  姜�姬眉梢一挑,对那个挺直脊梁的贵女多了几分印象。

  以目前压倒性的趋势来看,她的反击不失为妙招。

  然而这些人都不知道,姜�姬除了武力值高、嘴巴毒,特么撩妹手段那也是一等一的。

  为何第七军团那么多英姿飒爽的妹子总是嚷嚷着非她不嫁?

  为何有她在的地方,单身狗的密度总是那么高?

  呸,撩妹手段还没她一个女人高,活该单身。

  魏静娴对她投来复杂的眼神,姜�姬笑着回应,一字一句,庄重宛若誓言。

  “如果她愿意委屈嫁我,当这一世夫妻,封狼居胥、王侯诰命,我拼了命也给她挣。如果她另有心许,那我拱手相赠十里红妆,悔婚污名我一力担当,只愿她与良人一生相守白头。”

  魏静娴听了,双颊红得不像话,羞着脸嗔怒。

  “你这人,以前看着还挺正经,怎么……现在说着说着,总没个正行。难不成还真像婉儿说得那样,一旦露出狐狸尾巴,真是什么没皮没脸的话都敢说出口……你要娶,我还不嫁呢。”

  诸位贵女:“……”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秀恩爱换个地方好么?

  系统:“……宿主我跟你嗦,你这样撩妹,人家嫁不出去你要负责的……你个渣女!”

  不娶何撩?

  姜�姬无辜反问魏静娴,“我本来就对不起你,瞒了那么久,那些不该是我理应去做的?”

  与此同时,她在内心回答系统,“负责就负责。”

  系统:“……”

  不对,不暴露女儿身,特么怎么宅斗宫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