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宿主,你要上天啊(一)

女帝直播攻略 +A -A

  正所谓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那些人将主意打到四当家女人身上很正常。

  趁着四当家不在,找四嫂子嘿嘿嘿……她不觉得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故而姜�姬大胆试探,果然有几个人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将这些人的特征全部记下来,于是有了“证据”。依据她的观察,四当家性格相当爆裂,不排除对女人施暴的习惯。

  男人么,特别是这种地方的男人,有时候是相当复杂的矛盾体。

  觊觎别人女人的同时,对自己女人也看得相当紧。

  一个没脑子又占有欲强大的土匪,怎么受得了自己身边的兄弟都玩过自己女人?

  再依据这人脾气,所以闹翻的可能性很大。

  总结,冲动是魔鬼,如果出门没有带脑子,那最好记得控制自己的脾气。

  “好了,我讲完了,你可以安心瞑目,去地狱和你的土匪兄弟见面,来个阖家欢乐。”

  系统:“……你还真是好心,愿意浪费时间让他死得瞑目……”

  姜�姬:“错了,我浪费时间,只是想他明白,他是怎么蠢死的。”

  系统:“……”

  妈个叽,还不如死不瞑目呢!

  系统:“宿主,你真的不考虑找个点亮霸道属性的皇帝,来一段纯洁爱情拯救你的三观么?”

  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信息,不管是刻意诱导还是玩命似的诈人,她的目标都十分清晰。

  姜�姬从头到尾的举动,都在表明她刚苏醒之后就开始谋划现在这桩歼灭匪寨的计划了。

  这样的宿主,尽管才合作了小半天,但它真的有些小担心。

  “再�嗦,我弄死个皇帝给你看看。”

  姜�姬不耐烦地蹙眉,脑子里多了个不受控制的聒噪麻雀,简直神烦。

  系统立马安静如鸡。

  这时候,寂静好久的唯一观众【偷渡非酋】默默发了一条弹幕。

  【偷渡非酋】:主播,这样不是很容易玩脱?

  要是仔细推理,姜�姬这些话,许多逻辑根本禁不起推敲,要是不小心玩脱了,她的下场可就嘿嘿嘿了。不过……想到这个直播杀人的主播,他搭在键盘上的手都在颤抖。

  【主播V】:这种推理本来就是大胆推测,小心求证。与其说是我推测出来的,还不如说是那些蠢货主动说的。至于会不会玩脱?玩得就是心跳,不然百分之百正确,那也太无聊。

  每次都像是高空走钢丝,那种行差踏错一步,就会从天堂堕入地狱的刺激感,令人迷醉。

  【主播V】:想要骗过对手,首先要连自己都骗过去,让人坚信你所说的每个字都是真金白银一样真。因为你观察对方的同时,他们也在观察你。要是大意,会被反套路的。

  姜�姬以前碰见过一个同样喜欢这种恶趣味推理小游戏的伙伴,那也是她唯一一次失手,然后就被对方反套路了。后来么,她吸取教训,认真反省之后才找到失败的症结。

  系统:“……”

  感觉自己不小心选了个心理有变、态倾向的宿主。

  尼玛,她真的适合宫斗么?

  【偷渡非酋】:“……”

  猝不及防,感觉自己被一个老司机罪犯科普一脸。

  最后补了一刀,姜�姬踏出血腥不散的屋子,接下来……她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你……柳羲,你到底想做什么?”

  一群贵女在后堂惴惴不安,魏静娴和上官婉关系最好,两人互相安慰,一起焦急等待。

  外头除了呜呜风声,根本没有其他声音,甚至连土匪的脚步声和带着淫、邪的荤话都没了。

  但是她们又不敢出去,除了忍者困意熬着,根本不敢有其他举动。

  直到柳兰亭宛若救世主一般向她们走来,告诉她们已经安全了,这才狠狠松了口气。

  然而,没等众人喜极而泣,柳兰亭又提议让她们换个地方等。

  “这里地方有些拥挤,换个大点儿的地方。提心吊胆一天了,也该好好歇歇。”

  系统:“……有种不祥的预感……我觉得全身毛毛的,你没那么好心……”

  姜�姬头微垂,走在前方领路。

  夜幕下,她微微勾唇,在心里对系统的判断点了个赞,“还不错,反应挺机敏的。”

  当系统发现姜�姬领众人去刚才那间发生混战的屋子,要它有脸,估计要黑得滴出墨水。

  虽然诸位贵女觉得奇怪,但鉴于柳兰亭救了她们,对方身上被鲜血泼染大半,形象恐怖,故而没人敢说反对的话,都怀着惴惴的心情跟了过去。

  可是,她们很快就要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了。

  还没进入昏暗的屋子,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弄得众女脸色煞白。

  当她们不慎踩到匪徒的断肢,滑了一跤,更是吓得尖叫不断,有些甚至忍不住哭泣。

  吱呀一声,姜�姬关上门,点亮一盏又一盏油灯,让她们彻底看清室内的模样。

  于是……尖叫声更大了。

  啧,这时候要有人靠近这座匪寨,听到那么凄厉的尖叫,八成以为一群女鬼聚在这里呢。

  她的眼神落到魏静娴和上官婉那边,见她们只是脸色煞白,神色也还镇定,就没出声制止。

  等她们尖叫够了,姜�姬才一边把玩匕首,一边冷眼看着那群贵女。

  “我想干什么,你们应该很清楚才对……”将凌乱的衣领拢整齐,然后用衣氅剩余的布料将一头秀发拢到脑后,简单扎起来固定,“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就不用说得太直白。”

  姜�姬看过柳兰亭的记忆,这个时代对女性远比男性要苛刻,她觉得恢复女儿身很不划算。

  再者说了,柳兰亭会女扮男装,也有苦衷内情,这个时候被揭穿,只会给她带来麻烦。

  为了周全,她觉得自己需要趁这个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跟她们谈一谈。

  “你在威胁我们?”其中一个贵女苍白着脸,几乎不敢置信。

  “是啊。”姜�姬十分无耻地承认了,笑着道,“不是威胁,难不成还是调情?”

  众女的脸色几乎不能看了。

  系统忍不住地捂脸,这个一边倒的战况,太惨烈了。

  夭寿了,姜�姬,你有本事在这里欺负小萝莉,你特么有本事去宫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