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铁口直断(八)

女帝直播攻略 +A -A

  他不停地想要说什么,但最后也只能说出含糊的几个字,不过姜�姬能理解。

  系统:“……”

  其实它也蛮想知道,为什么姜�姬可以知道那些消息,将土匪骗得团团转。

  她抬头看看门外的天,貌似夜色还早。

  “我这人一向仁慈,既然你想知道,那就让你死得瞑目好了。”

  系统:“……有这么好心?”

  “你腰上有一枚香囊,里面还装了帕子。看香囊的样式、针脚以及新旧程度,很显然,这并非是男子用的,换而言之,主人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子。你对香囊很重视,无意识的时候都会摩挲两下,即使清洗换了新衣,也会带着它们……如此在意,这主人是你的谁呢?”

  姜�姬半躺在主位上,一手靠着扶手,双腿搭在另一处扶手,整个人看着姿势慵懒极了。

  “你脸上有黥刑留下的印记,虽然特地留了满面的络腮胡,但目力好的话,隐约还是能看到的……当然,除了我之外,貌似其他人眼神都有点瞎,竟然没看到。”

  装比的同时还不忘踩一脚别人,真无耻――系统。

  “那枚刺青上面清楚写了你受刑的郡县,以及被发配到子桑的内容。然而,作为被流放的犯人,你却出现在河间郡……不用说,自然是当了逃犯,谅你也不敢回乡探亲。”

  被流放的犯人要是逃了,没抓到还好,一旦被抓到,直接打死。

  缓了一口气,她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你看向香囊的眼神很痛苦,又十分留恋,带着悔意,所以我大胆假设,那个女子应该已经亡故,而且死因不正常,一诈之下,果然如此。”

  系统:“……不是……那个莫娘,也有可能死于另外的情况啊……”

  姜�姬暗暗翻白眼,对它说道,“当一个人对某种行为有十分深刻的印象和情绪的时候,发生同样的事情,气息和表情是会变化的,这是一种反射性的心理暗示反应……”

  所以,当贵女们被拉下马车,有土匪说想要就地来一发的时候,土匪头子才会是那个反应。

  系统:“……谁会去联想这个……”

  “至于你的同乡……”姜�姬笑着露出一口白牙,仿佛被逗笑了,“当我说起莫娘死因,我知道凶手是谁的时候,他的反应明明白白表露出一个信息,他很心虚。”

  “那是一种害怕被人得知真相的惶恐,什么情况下,会有这种反应呢?他有可能不是凶手,但他一定知道莫娘是怎么死的,死在谁手里,是目击证人又是知情者,却又不敢告诉你……”

  做贼心虚喽,当土匪老大借此去问他,那个跛子只要露出一点点慌张的表情,就会被粗鲁定性为【杀害莫娘的凶手】。真是黄泥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再联系土匪头子提及莫娘时的反应,姜�姬也相信他不会给跛子任何解释的时间。

  只要冲动之下将跛子杀了,这桩事情就彻底盖棺。

  “至于我为何知道跛子背上有证据,谁叫他衣衫不整,让人瞧见了陈年伤疤?”

  不巧的是,他还是扛着姜�姬从马车上下来的人,想要看到不难,“背上类似抓痕,或者利器留下的疤痕,有时候很容易被人为是事后留下来的……不过,这要战况要很激烈才行。”

  反正她是不知道那个跛子什么时候弄得这些伤疤,但是也给了她借题发挥的机会。

  姜�姬为何能被第七军团的牲口定性为凶残魔王?

  除了武力值,就是这张嘴了。

  谁也不想自己在上司面前转一圈,对方立刻就知道自己早上吃了什么、喝了什么、昨晚是不是一个人睡、睡觉有没有怪癖、有没有劈腿干坏事儿……想想都生不如死。

  所以鉴于姜�姬的凶残,第七军团的兵,上到军官下到士兵,卫生仪容检查永远是最好的。

  “至于二当家的孩子,被你们带来的时候,我看到一间茅屋门口晒着一排小孩儿的鞋。”

  姜�姬比划了一下,继续说道,“大小应该是四五岁小孩儿穿的,其中有一双鞋很旧,但是洗得干净,鞋底被磨,说明有人穿过,其余则很新,鞋底平整,没有穿过的痕迹。”

  说到这里,姜�姬简直要被逗乐了,一边笑一边说,“你们二当家垂涎美色,却还记得将那些鞋子收回去……啧啧,其中必有隐情。所以我觉得他有一个儿子,不过已经死了。”

  有可能是被拐卖了,有可能是被野兽叼走了,不过姜�姬既然要引起矛盾,让他们自相残杀,自然要选择最惨烈的。四当家越是“爱”孩子,孩子死得越惨,他的情绪越不容易克制。

  柳兰亭记忆里,那两年大旱连连,她干脆就扯易子而食的死因了,这原因也够刺激人。

  确定这些之后,怎么扯淡就是她的事情了。

  不管推测是不是正确的,她的神情都要充满自信,让听的人也产生一种她说真话的信任感!

  不仅如此,当事人的反应也会为她的判断指明方向,让她的讲述尽量接近事实。

  土匪头子说他爱人是心娘的时候,气息变化不大,所以姜�姬就知道这人在诈她。

  然后一试探,果然如此。

  由此可见,姜�姬撒谎骗人的功力到底有多深厚。

  她舒服得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末了还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气。

  “四当家就更加简单了,这个村落有女人居住的痕迹,所有土匪中唯有四当家的装扮很得体,或者说身边有女人照顾。不过鉴于他对好、色方面的热衷,跟那个女人感情也堪忧。”

  “至于我为什么认为那个女人有可能和其他男人有染……”

  姜�姬耸耸肩,开口就是又黄又暴的内容,偏偏她还没这个自觉,“首先,你们这里是一个土匪窝,一群血气方刚的成年男子聚在一起,没有道德观、世界观、价值观,女性资源极度缺乏,有需求了怎么办?自己来,还是相互帮忙?这种情况下,四当家却有女人照顾,而匪寨内的气氛却诡异地还算和谐……”

  系统:“……宿主,我觉得你的三观堪忧,急需宫斗拯救,不如找个皇帝来一段小清新?”

  面对见缝插针的系统,姜�姬只有一个字,“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