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铁口直断(七)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姜�姬根本没有直播的自觉,特别是系统刚才那番谄媚的举动之后,她就更加腻味了。

  对她来讲,所谓直播不过是系统一厢情愿推到她身上的麻烦,实际的主动权还在她这里。

  直播就这么开着,有人来就看,没人来就放着。

  当惯了第七军团说一不二的军团长,现在让她违背心意,向人伸手要什么打赏?

  呵呵……什么系统,滚一边凉快去。

  柳兰亭这具身体的年纪不大,但姜�姬表现出来的力气却十分惊人。

  不过片刻,又干掉一个土匪,然后动作迅速地善后。

  鲜血喷溅出来的力道不轻,容易发出声音,一个不慎就会暴露她的位置,而且血液太多,会让一定范围的血腥味浓烈,短时间内很难散干净,要是引来土匪,那就功亏一篑了。

  一边冷静想着,姜�姬一边迅速地将布条打了结,然后将匪徒的尸体藏到阴影下方。

  她一早就将自己的外衫大氅撕成布条,就是这个时候用的。

  很快,除了被她干掉的匪徒,剩下的已经很少了。

  冷眼看了一下匪寨寥寥无几的烛光,姜�姬饱满的唇一扬,蓦地勾起一抹笑,充斥着血腥。

  月光下,见过血的匕首尽显冷意,周围萦绕着淡淡的血腥味。

  就像身着青衫的姜�姬,柳兰亭这具身体再怎么温和无害,但此时的气质却让她像个阎魔。

  系统尴尬地呵呵笑:“……宿主……你以前是干嘛的?”

  这种武力值,应该和争霸天下系统搭档啊,分分钟走上人生巅峰。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我么,以前的职业――自然是,专业收割人命的!”

  此话一出,怕得要死却还忍不住观看的【偷渡非酋】以及系统都有种寒风略过的悚然。

  吱呀一声,姜�姬单手推开虚掩的大门。

  屋内熏臭浓郁的血腥气味扑面而来,满目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

  她看也不看,直接跨过脚下的断臂,脚下的鞋底吸饱了尚有余温的血。

  随着她一步一步走进,留下一串距离一致的血脚印,“看样子,你们比我想象中还蠢。”

  屋内,几乎两败俱伤的土匪瘫在桌上或者椅上,模样狼狈不堪,几个当家都还活着。

  当手中的大刀举起,狂暴的情绪支配了大脑,杀戮就停不下来了。

  四当家最疯,气得要砍那些给自己带了绿帽的,二当家放任不管,其他人想要阻拦。

  后来不慎误伤,原本没火气的也冒出火气,口不择言,揭了不少丑闻,将二当家也拉下水。

  最后,就是姜�姬看到的那样。

  一群人没有再战的力气,一边警惕对方突然偷袭,一边喘息恢复体力。

  当大门打开,屋外寒冷夜风卷入室内,所有人都打了个激灵,狂热暴怒的脑子冷静了不少。

  原本以为是大当家来了,却响起了姜�姬的声音。

  他们纷纷扭头看去,脸色煞白。

  仅凭她说的那句话,这些人再看看周遭的场景,顿时明白过来自己上当了。

  依靠在椅旁的土匪怒目圆睁,想要暴起杀人。“你、你这……阴毒的贱、妇!”

  “无礼!”

  说罢,姜�姬一刀子解决对方,拔出的同时手腕一番,暗用巧力,匕首直直射入另一个想要呼救的土匪脖子,然后听到噔的一声,匕首透过他的脖子,直接钉在后面的木柱上。

  哪怕是手脚完好的土匪,她都能轻松解决,更别说几个苟延残喘的家伙了。

  姜�姬看着屋子里唯二的活口,对方已经被她吓得破胆,一边呼救,一边哭着摇头向后爬。

  太过恐惧,他身下那活儿一松,热和的尿染了裤裆,在地上留下一道阴湿痕迹。

  “别……求求你……别杀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错了……求求你……”

  带着惨烈的哭腔,那个土匪觉得姜�姬就是追着他不放手的黑白无常,找他索命的。

  “道歉?道歉有什么用?”姜�姬冷冷一笑,“我这一身武力,可不是来听你马后炮的。”

  这次没有用匕首,而是单手捏着对方脖子,直接提了起来,手指一用巧劲,捏断他的脖子。

  看着对方眼珠几乎要凸出眼眶,七孔渗出血丝,凄惨又死不瞑目的模样,姜�姬冷哼一声,然后坐在匪厅的主位上。至于一直关注的直播观众和系统,则被吓得不敢吱声。

  三……二……一!

  心中默念,粗重凌乱的脚步越来越近,那个土匪老大闯了进来,被一屋死人吓得怔在原地。

  对上姜�姬冷漠的眼,只见她转着匕首玩,身子横着半躺在披着兽皮的主位上。

  “你知道我这人最恨什么?***掳掠!落到我手上,你该有这个觉悟。”

  “你――”土匪头子不可置信地看着满屋子的尸体,特别是看到其中几人凄惨又死不瞑目的样子,整个人像是被大锤子击打了一下,不由得倒退几步,“你……骗我?”

  啧,听着真像是被渣男哄骗,脑子死机好久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被骗的言情女主。

  姜�姬但笑不语,土匪头子死机的脑子迅速重启运转。

  唰的一声,他抽出腰间的刀,双臂结实的肌肉爆出,脸上青筋炸裂,显然愤怒到了极点。

  眼前一片猩红,不杀姜�姬不足以泄恨。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下辈子能有。”

  姜�姬轻松躲过,青色的衣角翩飞,随着她的动作起舞,竟然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她顺势屈肘直击他的软肋,土匪头子瞬间就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麻木没了知觉。

  尔后,四周寂静,只听得到一声声沉闷的击打声音,同时还伴随着清脆的咔嚓骨裂的声音。

  姜�姬一副事后神清气爽的模样,一脚踩在土匪头子的胸口,居高临下道,“躺着――”

  那个土匪头子拼了命想要仰起头,喉咙间不停有腥热的血液冒出嘴,染红半张脸。

  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上当受骗?

  她到底是怎么知道莫娘的事情?

  哪怕要死,也要弄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