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铁口直断(五)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姜�姬舔了舔干涩的唇,“不过,他是河间郡本地人,外头土匪也有几个是河间郡本地的,运气好一些,总能有个同村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破世界交通这么蛋疼,就算是落草为寇,聚集的土匪也多半是同村或者临近村庄的……可能性大得很,你信不信?”

  她只是在误导,让二当家将凶手锁定在同村的混混身上,并且坚信她所说的话。

  到时候二当家去求证,双方起冲突了,一群暴脾气又没脑子,还不演变成混战?

  从头到尾,她可没说凶手是匪寨内的,就算是自相残杀了,跟她有什么关系?

  “对了,你先别走……”姜�姬起身,阻止二当家想要去求证的步伐。

  “将那些如花似玉的娇娘放外头,我不放心。四当家我就不单独谈了,你帮我跟他说一下。”

  说完,姜�姬讲了一串土匪。

  当然没说名字,而是讲对方的体态特点,十分形象好记。

  “……最后……还要添上二当家你。”姜�姬一笑,二当家蓦地打了个激灵,“至于要不要如实转告,我就不干涉了。”

  她用这个态度表明自己并没有引起他们自相残杀,只是实话实说。

  若非这样,直接将四当家喊进来,把所有染指他婆娘的土匪都说一遍,整个匪寨都乱套了。

  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目的――加深二当家对她话语的信任。

  没听到姜�姬说他和老四婆娘有染,他还有些暗暗庆幸,最后被点名,他脸都黑了。

  难不成他们和老四婆娘办事的时候,眼前这丫头也在旁边看着?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时机一到,就可以准备收了。

  姜�姬从后堂走出来,魏静娴和上官婉连忙迎上去,发现她和进入后堂之前一样,神色也很正常,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我没事,那些家伙现在估计要好好算账,暂时顾不到我们了。”

  厅内的土匪都已经离去,估计是去算账了,不过门口还是站着几个土匪在看守。

  “那个贼人说他会遵守诺言放我们走……”上官婉委屈地半搂着姜�姬,小脸带着失望,“现在又派那么多人在门口守着,根本是想毁约……兰亭哥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知道柳兰亭不是哥哥,而是姐姐,她觉得亲密一些也没什么。

  以前她就挺喜欢柳兰亭,也希望有这么个温和的兄长,处处维护自己,不像是家中那些表面和睦,私底下酸语刻薄的庶兄弟。人都是比较出来的,柳兰亭在上官婉心中印象很好。

  不过那时候柳兰亭和魏静娴有婚约,对其他贵女都是不假辞色,可让她郁闷好久。

  别看上官婉年纪小,但她心思玲珑,鬼灵精得很。

  柳兰亭和魏静娴有婚约,自己再凑上去,甭管是不是将她当哥哥看,别人都会酸言酸语。

  现在可好了,哥哥变成姐姐,她想怎么撒娇都行。

  难不成那些个嘴碎的丫鬟婆子,看到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搂一块儿,也能说三道四?

  上官婉在家中如此受宠,除了她是唯一嫡女之外,还有便是她喜欢对着长辈撒娇,和其他唯唯诺诺,言行举止都一个样的贵女不同。

  跟个开心果似的,总能将长辈哄得红光满面,笑容不断。

  魏静娴看她这样,双眸都要睁圆了。

  她刚想说男女授受不亲,更别说柳兰亭还是有婚约的,两人拉拉扯扯像什么话?

  然而,一看到姜�姬唇角扬起的宠溺笑容,什么话都憋了回去。

  憋得胸口疼。

  柳兰亭是个女的!女的!女的!

  “本来也没指望他们能遵守诺言,婉儿,你怎么以为这些穷凶极恶的贼人能有君子风度?”

  姜�姬模仿柳兰亭平日说话的口吻,然后慢慢加入自己的风格,“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

  “可是……”上官婉瞪大了眼睛,双手捂着嘴巴,生怕自己说了什么话让外头的匪徒听了去,压低声音焦急道,“可是、可是……这些贼人贼心不死,我们不还是有危险……”

  姜�姬抬手轻捏一下小萝莉充满弹性的小脸,“谁说的?很快,兰亭哥哥就带你走。”

  婴儿肥的小脸蛋带着满满的胶原蛋白,那手感,简直好得没话说。

  顺便抬手取下她发间玉簪,“你这簪子,借一下哥哥。”

  上官婉俏脸绯红,有些娇嗔地躲到魏静娴身后,“兰亭哥哥没了遮掩,可算露出狐狸尾巴。”

  姜�姬好笑地双手环胸,舌头舔了一下后槽牙,那笑容竟然充满邪魅之气,有些坏坏的。

  “你这丫头这么揶揄我,那我不带你了,不过……静儿肯定要带的。”

  莫名躺枪被撩了一把的魏静娴又羞又恼,但姜�姬无动于衷。

  最后只能狠狠瞪了一下,警告她别乱说,但在外人看来,这个眼神怎么看怎么娇羞。

  要是被瞪的是男的,这骨头都能酥软。

  还别说,还真有一个人酥了骨头。

  不过不是土匪,而是默默看直播的观众【偷渡非酋】。

  作为丝毫没有存在感的观众,【偷渡非酋】默默打赏520根棒棒糖,怒刷存在感。

  【偷渡非酋】:(*/ω�*)那个小萝莉好萌,刚才差点摔到电脑桌下了……

  520根棒棒糖?

  什么鬼?

  姜�姬暗中蹙眉,戳了一下装死的系统,“那是什么东西?”

  系统分明是电子合成音,但语速相当快……姜�姬感觉到它的激动和欣喜。

  激动得要语无伦次,“打赏!这可是你人生第一次打赏啊!记得感谢观众老爷赏……”

  一位观众才一点人气,而且一天只能积累一次。

  换而言之,一位观众不管进出频道几次,一天只能算一点人气。

  可打赏不一样,一根棒棒糖价值0.1直播币,能带来0.1点人气!

  520根棒棒糖,那可是整整52点人气值!

  姜�姬能分到一半,另一半都是它的!

  “谢赏?”姜�姬在心中冷冷挑眉,毫不客气地问道,“你没被病毒入侵吧?”

  “额……这是……礼貌问题……”

  系统想想姜�姬之前的凶残表现,暗暗有些后悔……现在这位宿主可是个有主见的。

  毫不客气地揭穿系统,她翻了个白眼,“可我只听到了你的谄媚。”

  她和系统的交锋都在暗中进行,故而那位观众【偷渡非酋】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