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铁口直断(四)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单独到后堂说?有骨气!呵呵,老子佩服你……请!”土匪头子似乎念过一些书,举止虽然也粗俗,但和他身边那些匪徒比起来,却有些书生气,看着斯文一些。

  姜�姬在打量土匪头子的时候,这位也在打量她。

  看看姜�姬,再看看那些忍不住躲到她背后的士族贵女,总感觉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貌似,包括这个有脾气的女人,这一屋子的都是娘们儿吧?为何如此汉子?

  “兰亭……”魏静娴见她真的要和土匪头子单独叙说,心头突突跳着。

  虽说她们入了匪窝,名声早就没了,但还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要是能得救,顶多是名声难听一些,可姜�姬要是和某个土匪单处一室,那就真的说不清了。

  “放心,等我回来。”

  姜�姬单眨右眼,那俏皮的模样又是令人心中一动。

  后堂的布置比前面还要简陋一些,姜�姬姿态大方地在主位上落座,长腿一翘,身子一歪,说他放浪形骸都不为过。前头,没了姜�姬坐镇,那些姑娘也是度日如年,惴惴不安。

  “将一群小姑娘放在狼群里头,我可不放心。有什么话咱们开门见山说,我还得快点儿回去呢。”姜�姬嘴上说着很急,但从她姿态来看,根本瞧不出来,“我可不信外头那些渣渣。”

  土匪头子站在一旁,眼神急切,莫娘在他心头就是一根永远舍不得拔下来的刺。

  他日日夜夜都想知道是谁害死莫娘,姜�姬让他看到了希望,他真是半刻都不想等。

  “凶手其实就在你身边,只是你一直不知道而已。”

  姜�姬手边有个茶壶,不过茶杯碗口积攒了黑黑的污渍,她看了一眼,半点儿都不渴了。

  土匪头子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听姜�姬这么说,又开始疑心了,觉得这是借刀杀人。

  能当土匪头子的,果然有几分本事,不过他碰上的是姜�姬,注定要被坑死。

  她可是第七军团嘴巴最毒的人,一张嘴就能将他们极力掩埋的秘密都抖出来的恶魔!

  手底下的军官最怕的事情就是和她视线对上,总有种全身光秃秃遛鸟的错觉。

  “我知道你有疑惑,觉得我是在使计让你们自相残杀……啧,我只说我的,信不信由你。”

  姜�姬心中冷哼,这具身体对她来讲太弱了。

  她一个人用强突围肯定能走,但那些贵女有可能会被暴怒的匪徒误杀。

  对于喜欢追求完美,有些强迫症的她来讲,简直不能忍。

  “凶手是你的同乡,就是跛足,背有些弯曲那个。他趁着你外出打猎,带着几个痞子强迫了莫娘,还威胁她什么都别说。莫娘对你用情至深,心中愧疚不已,最后还是自尽了。”

  土匪头子听后,心中那点儿怀疑都飞掉了,信得不能再信。

  别说姜�姬,就连很多土匪兄弟都不知道他和那个跛脚的是同乡,平时见面顶多点个头,偶尔给点照顾,但距离疏远,他们的关系更没有告诉任何人。

  姜�姬一语道破这点,他怎么可能不相信?

  “你若是不信,可以扒开他的衣服,看看他背上有没有莫娘被强迫时候留下的伤口。莫娘啊,她的性格贞烈得很,誓死不从,拼着烈性和那些人缠斗,可她只是一阶弱女子……”

  话刚落尽,土匪头子已经抄着大刀步履生风得出去,然后没多久又传来贵女们惊恐的尖叫。

  嗅着空气中弥漫开来的血腥气息,她饱满的唇微扬,朗声道,“下一个!”

  系统:“……”

  尽管它是没有任何感情的系统,但是尼玛碰见这个宿主,全身都要炸毛!

  二当家脸色微白地走了进来,看向姜�姬的眼神充满防备。

  刚才大当家从后堂冲出来,直接抓住某个不起眼的小喽�,二话不说撕了对方衣服,神情癫狂,双目通红,看得人全身发寒。

  那个小喽�莫名就跪地求饶,不知道哪里刺激到大当家了,竟然提刀就将对方脑袋砍下来。

  “你的儿子,失踪的时候年纪那么小……”姜�姬丝毫不受之前那些贵女惊恐尖叫的影响,光是嗅着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她就知道自己目标第一阶段达成了,“你想见他?”

  “当然想!”

  说起儿子,二当家对儿子的渴望立马占了上风,眼睛都亮闪闪了。

  他就是个浑人,正经事情从来不干,仗着长了一身气力,总是到处惹事。

  有钱及时行乐,天天睡在勾栏青、楼,和那些花娘打得火热,没钱就去找爹娘晦气。

  后来年纪大了,他跟村里一个丧服丧母的晦气丧门星成了婚,成亲两年才抱了个大胖小子。

  不过有孩子并不能让他收心,依旧每天胡闹。

  有一次踢了铁板,被一个更厉害的硬茬带人打了,那活儿还被踢了两脚,疼得他昏了过去。

  后来医好了,那活儿还能用,但大夫说他以后生不了娃了。

  不能生娃了,他立马就想起自己唯一的儿子,每天都看得紧紧的,生怕有什么闪失。

  要是这个娃没了,他这辈子不就要断子绝孙了?

  死了之后也没人给他供奉香火,没有孝子摔盆,那这日子还有什么盼头?

  可是啊,怕什么来什么,儿子四岁的时候不见了,怎么也找不到,婆娘更是哭得瞎了眼。

  “你儿子,啧啧,凶多吉少。”姜�姬摇着头,叹息,“天灾人祸,苦得都是百姓。那年大旱,颗粒无收……你和你婆娘倒是好,将儿子照顾得白白胖胖,本是好意,可也容易招事儿。”

  话未尽,二当家突然想到什么,立马红了眼,整个人像是被抽干全身力气一样跌坐在地上。

  大旱灾年,所有人都吃不起饭,只能吃野草啃树皮,但也有些人会抓别人家的娃娃充饥。

  他年轻有力气,勉强养得活一家子,有时候馋极了,也偷偷摸了人家孩子……

  想到这里,二当家几乎是无助又疯狂地跪在地上又哭又拜,泪流满面地求,“活神仙,求求你告诉我,到底是哪个黑心的,竟然对……对我儿子这样啊……他是我命根啊……”

  姜�姬眼眸微垂,语气淡然道,“既然你这么求我,我也不能不说。吃你儿子的人和你是同村,和你一样也是个混不吝的……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你可以自己去查一查。”

  系统暗中戳了一下姜�姬,“你不是……打算让他们自相残杀么?”

  为嘛不说凶手是哪个哪个混混?

  直接说是同村的人,到时候人家真跑村里找咋办?

  “蠢!”姜�姬暗暗撇嘴,呵呵一声,“我又不是神,怎么知道哪个是他同村?”

  系统:“……¥%……¥#¥#@@@……”

  既然不知道,你在这里扯个瘠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