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铁口直断(三)

女帝直播攻略 +A -A

  “闭嘴!”对于土匪头子来讲,没有什么比知道是谁害死莫娘更加重要了,“老子应了!”

  这里都是落草为寇的亡命徒,哪个会真的服谁?

  土匪头子的举动明显伤害了整体利益,既然这样还不如干掉他,到时候慢慢享用那些美人。

  反正他们又没有所谓的心上人……那个臭婆娘的手段对他们没威胁。

  正这么想着,姜�姬突然冲着那个眼神闪烁的二当家道,“想知道你儿子被拐到哪里么?”

  美眸流转,视线落到另个土匪身上,“你家婆娘和你兄弟给你戴了几顶绿帽子,不想知道?”

  众人:“……”

  这下子,有些蠢蠢欲动心思的,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不同于土匪头子隐秘的过去,二当家年轻时候丢了儿子的事情,寨子里不少人都知道。

  他们还知道,二当家身体那活儿虽然还能用,但却生不出崽儿。

  没有种,跟个阉人有啥区别?

  所以,那个儿子是他最后的香火了,贼重要!

  至于四当家的婆娘给他戴绿帽……噗,一些消息灵通的在内心暗暗发笑。

  这事情,除了几个楞木头和四当家本人,其他兄弟多少都知道,不止如此,还有人去光顾。

  不过,某些人暗笑着笑着,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四当家对婆娘没啥感情,但是占有欲很强,要是知道谁碰了她,那下场……真的要人命的。

  一时间,人心浮动,各怀鬼胎,谁也不敢上去捂住姜�姬的嘴,这不是不打自招,做贼心虚么?

  所以,他们只能暗暗流汗,希望姜�姬是在胡猜……但,有谁胡猜能这么准确,一张口就踩着旁人痛脚,那也太玄了!

  “想要知道的话……”姜�姬视线流转,将众人表现尽数收于眼底,而后当着所有匪徒的面,轻轻松松挣开束缚双手的麻绳,蓦地嫣然一笑,声音低沉道,“一个一个来,不急。”

  姜�姬年纪尚晓,但眼神清澈,被一群人包围也没有怯场动摇,可见人家真的胸有成竹。

  再看她的穿着,一看就知道是非富即贵的士族公子(贵女),怎么可能提前了解他们这些普通人?没了提前调查的可能,那么她又句句击中要害……

  一时间,所有人心中都冒出同一个念头来……难道,她还是个神算子不成?

  一些听多市井消息的,不由得想起东庆朝有名的铁口直断――当代大儒渊镜先生!

  据说那名渊镜先生不但博学多识,而且能通古今,一眼就能看穿人前后几世的身份来历。

  有了这样的模糊概念,自然也有些土匪将信将疑了,其中就包括被点名的两位。

  或者说是不得不信,因为姜�姬直接踩住了他们的弱点,没有讲错半个字。

  二当家想儿子想疯了,四当家不能忍受任何一个男人染指他女人。

  进行到这个时候,系统隐约猜到姜�姬这么做的真正目的了――她不仅是为她自己争取时间,还给那些收到贵女被俘的士族争取时间,同时,也是最毒的一环……

  借刀杀人!

  想到这里,系统几乎要痛哭流涕。

  战斗力max的宿主,这么凶残,何愁皇后宝座?

  那些贵女几乎是数脸懵逼地被请出小黑屋,那些土匪仍旧垂涎她们,却没有动手动脚。

  尽管很讨厌那些视线,可相较于之前那般难堪的处境,现在已经好多了。

  魏静娴暗中拉了拉姜�姬的衣袖,目光带着询问和防备,“你……”

  姜�姬心中一动,这是开始怀疑了?

  她视线微垂,坦然直面对方的注目,温声道,“我能在梨花树下保护静儿,现在一样也能。”

  魏静娴年幼的时候很调皮,有一次避开下人爬上梨树,最后下不来,趴在树上哭了好久。

  最后还是柳兰亭找到她,哄着对方说会接住她。

  结果么,小姑娘太过珠圆玉润,柳兰亭这个战五渣直接伤筋动骨,被迫修养三月。

  这是魏静娴和柳兰亭才知道的共同秘密,连贴身丫鬟婆子都不知道。

  魏静娴眼中的防备渐渐退去,反而添了对她的担忧,“现在又不是爬个梨树那么简单……”

  “只要是和静儿有关的,再难做到,也必须做到。”姜�姬郑重说道,抬手将魏静娴耳鬓凌乱的发丝捋到耳后,将弄歪的发簪步摇摆正,“君子一诺,五岳相倾,这可不是甜言蜜语。”

  被这个贴心举动撩得脸色微红,但是一想到姜�姬的性别,心里又难受得不行。

  她对柳兰亭的感情算不上男女之情,但少女怀春,对方早早就是家族为自己钦定的夫婿,两家长辈对此都十分看好,她也不排斥。若能成婚,婚后就算不柔情蜜意,也能相敬如宾。

  可是如今……一切都毁了,她脑海中设想的那些画面,更像是对她的讽刺。

  “你现在……哪里还算得上什么君子!”

  姜�姬察觉到她的口是心非,洒然一笑,“静儿说是,那就是;静儿说不是,那就不是。”

  魏静娴被这话弄得窘迫局促,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表情也难保持了,“你、你这人……”

  难不成被人揭穿身份,连以前维持的表象都懒得戴了么?

  “放心……”抬手制止她即将说出口的话,满目俱是自信,“静儿难道不相信我?”

  魏静娴:“……”

  讲真,如果柳兰亭没有被土匪一刀子吓得浑身高热,其实还能给予一点点信任的。

  土匪的匪寨十分简陋破旧,里面也就几间大小不一,零零散散坐落各处的茅草屋。

  若非这些匪徒一个一个人高马大,面露凶相,一身匪气,就差脸上写着“我不是好人”,单纯从外界来看,还以为这是个坐落在深山隐蔽处的普通小村落。

  姜�姬捏着这些匪徒的弱点,大当家、二当家和四当家都受她掣肘,其余的小盗匪也不敢轻举妄动,偶尔偷偷摸摸看一眼贵女,也时刻注意避开姜�姬的视线。

  离开那件关押的小破屋,匪徒将她们全部迎到一间挂着简陋牌匾的小厅。

  “那些话,我就单独和你们说好了,可以移步后堂么?”

  姜�姬似笑非笑地盯着几人,意味深长说,“有些人做贼心虚,要是当众讲出来,我怕你们会直接暴跳而起,心虚杀人。我不介意血腥,你们也是见惯风浪的粗汉,可谁叫这里还有一个一个如花似玉的娇娘?要是吓到了她们,简直是个罪过。”

  说完,她满含怜惜地从一个一个贵女身上扫过,又在魏静娴身上停留了一秒,看得众女满面羞恼,却又不敢吱声。要那些话是旁人说的,肯定有人会羞愤欲死,但柳兰亭……

  她又不是个带把的汉子。

  要是反应太过了,岂不是显得自己很娇气刁蛮?

  被特别照顾的魏静娴忍不住双颊含春,但很快就恢复常态。

  重复三遍,柳兰亭是个女的!女的!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