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铁口直断(二)

女帝直播攻略 +A -A

  “你说什么?”土匪头子一个箭步上前,想要抓住姜�姬的领子问个清楚。

  她脚下一个错步旋身,轻巧避开激动之下伸出来的手,“我不喜欢别人动手动脚。”

  见自己双手扑了个空,土匪头子内心微微错愕。

  他压下内心激动的情绪,咧嘴露出一口黄牙,配上那张络腮胡的脸,凶厉若青面夜叉。

  “你是谁?你知道什么?”

  “我是谁不重要,反正说了你也不认识。你只要知道,我所知道的东西,比你知道的要多。”

  土匪头子眼神闪烁,望向姜�姬的眼神带着冰冷杀意,一手甚至握上了腰间的刀柄。

  “我知道你是因为你心上人被人玷污致死,才会一怒之下犯下杀人罪行,最后被施以黥刑,流放到子桑。只是你中途跑了,然后偷跑到河间郡落草为寇,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作为背景板的土匪一脸懵逼,其他贵女更是被她的举动吸引,一时间都忘了身处险境。

  这是……什么节奏?

  系统:“……”

  玛德,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这些资料没有系统辅助,她是怎么知道的?

  作为能跨位面直播的超级系统,它的功能自然不限于透露的那些。

  它打算等以后慢慢透露自己的能耐,姜�姬想要得到这些,就必须乖乖直播,而不是隔三差五就噎它,更加不能罢工威胁它。就像杆子上吊着的水果,引诱勤劳的驴儿不停追赶。

  姜�姬可以用钱财向它买消息,只要保密度不高的都能用钱买到,包括土匪头子以前的事。

  但是……它现在一穷二白,就算想要帮助姜�姬,也是有心无力。

  所以,问题来了,这家伙是怎么肯定土匪头子有那么一个悲剧的心上人?

  土匪头子眼神冷厉地盯着姜�姬,倏地仰天哈哈哈长笑,“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的母亲,你很久没回去看过了吧?”姜�姬没有受影响,径自说道,“你自诩孝子,流放逃亡在外,甚至愿意落草为寇,却没有一次回去看她老人家……这就是你的孝?”

  土匪头子像是被摁了暂停键,笑容定格在滑稽的弧度。

  最后,他狠狠咬紧了牙,凶相毕露。

  “呦,这是起了杀心了么?像是被踩着了尾巴的猫,除了挠两下,你还能做什么?对一个女子施以暴行,这么做,你可想过你那个可怜的心上人?她死前可满心欢喜等着嫁你的。”

  满室寂静,气氛压抑得令人不敢喘息,所有人都忍不住好奇去偷瞄土匪头子的脸色。

  有个胆大的土匪想要偷偷占贵女便宜,土匪头子唰的一声抽出长刀,差点将他鼻子削下来。

  没去理会那个吓破胆的小土匪,他冷眼看着姜�姬,问道,“说,到底是哪个畜牲做的?”

  姜�姬冷冷一笑,姿态高傲得像是坐在王座上的女皇,“这就是你请人帮忙的态度?”

  “你是我的阶下囚!格老子,你要是不说,信不信老子让一群兄弟一个一个轮了你们这些臭娘们儿!”土匪头子被姜�姬挑拨得耐心全无,爆裂的脾气几乎要控制不住。

  “呵呵……”

  姜�姬丝毫没有受威胁的意思,明明被绑着手,但自在的模样活像她才是掌控一切的土匪。

  “你笑什么?”看到姜�姬的笑容,土匪头子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异样,毛毛的。

  “我在笑,你那个心上人被强迫的时候,也是这么一个场景,情形何其相似。”

  姜�姬恶魔名声遍布第七军团,不少军官深受其害,除了吓人的武力值,还有就是这张嘴。

  强大暴力的武力值+毒死人不偿命的嘴炮max技能=移动的人形杀器

  犯到她手里的刺头,人家心情好了,说不定能留个全尸,心情不好就让人生不如死。

  此话一出,土匪头子原本濒临爆发边缘的怒火又强行压了回去。

  他伸手一推,那名贵女脚步踉跄地向前,直接半倒在姜�姬怀中,弄得她俏脸绯红。

  土匪头子压抑着声音威胁,“你敢骗老子,到时候让人玩够了你,再卖到勾栏里头。”

  “骗?请问我从头到尾,哪一句话是假的?如果有假,你会动都不敢动一下么?”

  姜�姬轻蔑一笑,乌发披肩,分明是增添女气的形象,偏偏被她衬托得惑人十足,不是吸引男性的“惑”,而是女性。

  是那种有点儿坏,可又不是很坏,还充斥着勾人魅力的气质,挠得人心痒痒。

  连一开始不想理她的魏静娴,也悄悄转过来,眼神带着隐晦的关切以及……迷惑和怀疑。

  “你要老子做的,老子都做到了……那么,你告诉老子,是哪几个畜牲害得心娘!”

  他五指插入发间,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旁人看了都不禁动容,唯独姜�姬冷笑连连。

  “渣!”她开口,“这人呐,才死了几年,你竟然连她叫什么都忘了,她叫心娘?”

  土匪头子动作一僵,这下双眸真的布满红丝。

  是的,他的心上人根本不叫心娘,刚才的举止半真半假。

  他一边希望姜�姬真的知道什么,又隐隐希望这只是她故弄玄虚,所以才故意诈她。

  “好吧……”土匪头子双手抹了一把脸,长长吸了口气,“只要你告诉老子,是哪几个畜牲害了莫娘,老子可以保证,你能安安全全走出这里,没人敢碰你一根毫毛!”

  “拒绝,你出的筹码太轻了,只我一个,怎么值得如此重要的消息?”姜�姬毫不心动。

  “那你想要什么?”土匪头子连忙追问,视线在室内所有贵女身上转了一圈,蓦地回过味来,冷笑道,啐了唾沫,“……还真是贪心,竟然想要所有的美人儿……”

  “答不答应由你,你要是不信,大可以拒绝我的提议。你试一试,我会不会被逼就范,告诉你支言片语。”姜�姬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视线从所有土匪脸上扫过,轻蔑冷哼。

  霎时间,所有人都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黄花大闺女被人调、戏之后,内心冒出来的屈辱难受?不对,到底是谁嫖谁,谁比较吃亏啊?

  一时间,N脸继续懵逼。

  “大当家的……”虽然有几个被姜�姬影响,但其余盗匪还是很有敬业精神的。

  他们抢掠河间贵族那么多贵女,那些人会放过他们?

  估摸着,阎王爷那边都要派黑白无常来勾魂了,临死之前还不风流快活,岂不是白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