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阿布的邀请

热刺之魂 +A -A


  PS:在这里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谢谢各位……

  “维埃拉这个混账!他怎么敢这么做!”当看到维埃拉用背后偷袭的方式将乔治推倒在球员通道里,导致后者摔了个头破血流之后,愤怒的弗格森一把将手中的遥控器扔了出去,差点儿就报销了面前的电视机,“这是对所有主教练的挑衅行为!维埃拉必须严惩!”

  虽然乔治早已离开曼联,成为托特纳姆热刺的老板兼主教练,但在弗格森心里,乔治依然是他的弟子。现在,既然身为徒弟的乔治被人阴了,那么弗格森这个当老师的自然要帮他讨回公道。

  “叮铃铃……”就在弗格森在办公室中大发雷霆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爵爷的思绪,惹得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的苏格兰人十分不爽,一把抓起话筒直接就是一声咆哮:“喂?我是阿历克斯·弗格森,你是哪位?”

  “阿历克斯(弗格森),听你这口气,看来你也收到乔治那小子寄来的录像带了吧?”话筒中传出了博比·罗布森爽朗无比的声音。显然,虽然这些年来饱受癌症的折磨,但疾病并没有击倒这位坚强的老人。

  发现电话另一端居然是自己无比敬重的博比·罗布森,即使是弗格森也不禁连忙将语气变得平和起来:“罗布森爵士?您是为了乔治那个小家伙的事情,才给我打这一通电话的吧?”

  “哈哈,怎么现在连阿历克斯你都变得这么客气了?我记得从前你都是直接叫我博比的。怎么?年纪大了,胆量反倒还越来越小了。”老罗布森在电话中调侃了弗格森一句之后,便将谈话拉回正轨。毕竟,他这一次打电话来,可不是为了和弗格森闲聊的:“关于乔治被维埃拉偷袭受伤这件事,阿历克斯你是怎么看待的?”

  “必须严惩肇事者!”听到罗布森的询问,弗格森想都没想,直截了当地说出了他的观点,“如果这一次,我们不能严惩维埃拉的话,那么今后类似的情况就很有可能发生在其他主教练的身上。要知道,我们这些老家伙可没有乔治那么好的身板和恢复力,被人从楼梯上推下去头先着地也只是脑袋破了个口子。”

  “嗯,看来咱们俩在这件事上的看法是一致的。”听到弗格森给出的答复,话筒另一端的老罗布森严肃地点了点头,“那么,不如咱们接下来一起向纪律委员会方面施压,要求他们必须严惩维埃拉!”

  看到老罗布森愿意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弗格森不由得心下大喜。他知道,得到了老罗布森的支持,英超纪律委员会严惩维埃拉的可能性肯定会大大增加。毕竟,即使是弗格森,在英格兰足坛的人脉和势力,也是比不上曾执教三狮军团八年之久,并创造英格兰国家队近三十年来大赛最佳战绩的博比·罗布森的。

  就这样,在冲突的当事双方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这次事件的处理结果,已经被这两位大佬给定下了基调!

  自从在北伦敦德比战勉强和热刺打平之后,阿森纳俱乐部的日子可以说是相当的不好过。先是自家球迷在德比战后公开抗议,对球队在这场德比战中险些被对手逆转的表现表示不满;接着热刺俱乐部又向伦敦法院提出诉讼,起诉维埃拉在赛后故意伤人的行为,并提交了关键性的证据,导致自家队长不得不在法院和科尔尼训练基地之间来回奔波,严重地影响了他的竞技状态;随后,英超纪律委员会也紧跟着宣布,将会对这场北伦敦德比赛后发生的,球员偷袭主教练的事件展开详细的调查!

  球员偷袭主教练!虽然英超纪律委员会还没有下达最终判决,但从它的行文用词就可以看得出来,纪律委员会已经将这件事情给彻底定性了。唯一的问题就是,作为偷袭方的维埃拉,这一次究竟会被判追加多少场禁赛了。

  当然,这还不是最让温格闹心的事情。最让教授烦躁的是,伦敦法院似乎真的是打算和阿森纳就新球场修建一事上打持久战了。根据法院方面最新的说法,当地市民在看过阿森纳同热刺的比赛及相关报道之后,追加了一条新的反对意见,那就是担心阿森纳的到来,会对当地的风气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最要命的是,负责审理本案的法官,似乎也对这个说法相当认可!

  对周边风气有不良影响!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要是法官认可了这个说法,那对于阿森纳来说,无疑是极为致命的一次打击!毕竟,阿森纳已经在新球场的修建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并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要是新球场无法按期完工,那么阿森纳的还债工作无疑会变得更加艰难而且漫长!

  在这件事情上,温格实在怨不得伦敦法院。谁让阿森纳刚闹出维埃拉这档子事,现在就算温格去跟法院方面说,我们阿森纳绝对不会带坏周边地区的风气,也得有人信才行啊。

  而乔治这边就没有这么多的烦心事了。将起诉维埃拉的事情交给自己的律师团队,同时吩咐约翰·史密斯做好给阿森纳捣乱的工作之后,乔治就应现任切尔西主席罗曼·阿布拉莫维奇的邀请,来到了俄罗斯大亨位于肯辛顿王宫花园街的一处豪宅内。

  “阿布拉莫维奇主席,你的意思是,打算让你的切尔西和我的托特纳姆热刺俱乐部达成合作关系?”既然是切尔西和托特纳姆热刺这两家俱乐部的合作,乔治也就选择称呼对方在切尔西俱乐部的职位,“该不会是想让我的热刺成为切尔西的卫星俱乐部吧?丑话说在前头,如果阿布拉莫维奇主席你有这个打算的话,那么我劝你还是尽早放弃为好。我的托特纳姆热刺,绝对不会成为任何一家俱乐部的附庸。”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过纳尔逊子爵,我希望您不要用‘阿布拉莫维奇主席’这么见外的称呼,直接叫我罗曼就好了。”阿布笑了笑,拿起醒酒器亲自给乔治倒了一杯红酒,接着说道,“正事一会儿再说,你先来尝尝这个,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才弄来的上好葡萄酒呢。”

  “既然如此,那么罗曼你也直接叫我乔治好了。”看到阿布主动和自己套起了近乎,乔治也没有必要横眉冷对,笑着接过了阿布递来的酒杯,拿住高脚部分轻轻地晃了几圈,然后低头一嗅一尝一品,那独特的柔和口感和细腻淡雅的香气令他眼前一亮,情不自禁地称赞了一句,“这个味道和口感……DRC?还是Romanee-Saint-Vivant地区的?”(注:DRC,即Domaine-de-la-Romanee-Conti,罗曼尼康帝。被誉为皇帝之酒,因为价格昂贵,更因为收藏者众多,被称为是百万富翁喝的酒,但只有亿万富翁才喝得到。)

  作为一名英式贵族,这些最基本的品酒礼仪以及如何分辨酒的种类,乔治还是相当清楚的。不然一旦乔治需要出席某些高级场合,却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的话,那可是会受到上流社会的轻视和嘲笑的。

  不过,当乔治看到,坐在对面的阿布居然给自己倒了一杯足有六十度的伏特加,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没有必要在对方面前显摆这些知识的必要。

  我勒个去,都说毛子是战斗民族,喝酒精都跟喝白开水一样,现在看来果然一点不假。自己要是和对方在酒桌上单挑,那还不得被他活活灌趴到桌子底下去啊?乔治目瞪口呆地看着阿布连喝三大杯伏特加,脸色却一点都没变之后,心中不由得感慨起来。

  “哈哈,不好意思。”注意到乔治诧异的眼神,阿布坦然地笑了笑,“作为土生土长的俄罗斯人,我最习惯喝的还是伏特加酒。葡萄酒这种东西对我来说也就是一个身份的象征,平时我是基本不喝这些东西的。”

  “这没什么,每个人的生活和成长环境不一样,喜好和口味不同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对于阿布表现出来的这种真性情,乔治倒是十分欣赏,至少比那些两面三刀的家伙要好得多,“那么,罗曼。这一次特地邀请我到你这里做客,应该不仅仅是为了向我炫耀你买到的这瓶罗曼尼康帝吧?”

  和将切尔西的大部分工作都扔给手下人处理,自己只是当一个甩手掌柜的阿布拉莫维奇不同,乔治可是热刺的老板兼主教练。即使将俱乐部的运营工作分派给约翰·史密斯和马洛塔他们负责,球队的管理工作也需要乔治亲自去处理。所以,时间对于乔治来说,自然是相当宝贵的。

  “乔治,这一次邀请你来,主要是为了和你商量一件事情。”看到乔治主动将此次会面引入正题,阿布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语气认真地说出了一条建议,“不知道乔治你有没有兴趣和我联手,掀翻阿森纳在伦敦球队中的统治地位?”

  “你的意思是,咱们一起将阿森纳从伦敦老大的位置上赶下去?”听到阿布的提议,乔治不禁笑了起来,“正合我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