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无尽的任务

异界直播间 +A -A


  走出工坊的门,夜色已深。

  仰望星光空前璀璨的夜空,梁开长长吐了口气。

  这是怎样的一天啊!

  从睁开眼就没闲着,被南海静和咻咻睡,为南海静续币,受骗入坑被困山城,然后热气球、望远镜、流水线一路下来没能闲着,连吃饭都是在路上的。

  翻查任务日志——

  热气球,完成!

  望远镜,将完成!

  流水线,失败!

  一口气勾掉了三条。加上之前确认状态的——

  纪录片剧本创作,由雪菜代为完成!

  魔术行会学习资料,由项目组专家代为完成!但须寻找合适的“创作”时间……

  似乎战果不错,然而看看后面连篇累牍的其他任务,畅快感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集训手册,未完成;

  蒸汽朋克小说创作,未完成;

  异界经史典籍翻译,《亡灵随笔》翻译,未完成;

  练习力场系魔法,进行脑波模拟实境训练,今日尚未完成;

  建立物理、化学、生物实验室,进行中……

  搜集整理异世界魔法相关资料,进行中……

  建立魔术行会,进行中……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长长叹息一声,梁开坐上士兵牵来的马车,在岳震撼的护送下,沿长街走向了旅店。

  证明实力后,他可是山城的重点保护对象了——大陆攻略受到了重创,魔族最恨的肯定是他。飞行道具和那什么望远镜的制造,更是将他在刺杀名单上的位置大大提前。

  魔族怎么会知道他的重要性?

  黑暗期前赤血烈和源晶香蕉遭到了暗影教派刺杀;黑暗期中南海静受超凡蛊惑破坏了星门……用膝盖想也知道,就算没有海面的遭遇,魔族也迟早会来。

  只不过之前防的是虚无缥缈的空间折叠点,现在确定了敌人的主力方向,也大致知道了攻击发动的时间节点。

  这种局面下,山城里若没有魔族探子时刻觊觎那才奇怪呢。

  所以,走在大街上有岳震撼和城防巡防的士兵,当回到旅馆,就轮到马戏团的同伴们了。

  直播间友和专家还在吵吵嚷嚷。

  有说工坊模式虽然简陋原始,却有开发人力蒸汽机的潜力。那些学徒配合魔法阵既然烧得了冶炼炉,肯定也够烧锅炉的;

  也有说,魔法能量既然如此无穷无尽,肯定有其他法子可以截取利用的,让梁开回去好好查查资料……

  一天直播下来,你们不知道换过几茬了,我却只有一个啊!

  梁开心中呐喊着,拖着沉重的步子,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回到旅馆倒头大睡!那些没完成的事,留到明天再愁吧!

  干脆直接关播掐信号了。

  摇摇晃晃,也不知多久,马车吱嘎一声停下,旅馆到了。

  拖着沉重的步子下车,忽然夏芷半声音传来。

  一天直播,两位房管也轮换一圈了。

  【波大,知道你很累,很想睡,但在睡觉之前还有最后一件事……】

  【之前你扫描的异界资料太少,而且凌乱,我们翻译的速度也不快。直到刚才,才确认了专家团一个想法。】

  【你提到过这世界有速写术,可以打印机一样直接映射出意念的投影。就在刚才,专家团确认了,还有一种速读术,可以大幅强化触的敏锐程度,不需要把书页凑到眼前就能直接渲染整页的魔法文字。】

  【这将大大提高你录入资料的速度,几十上百倍的提高!】

  现在项目组面临的瓶颈就是,专家顾问团智慧很多,但入手的资料太少,这让他们干着急找不到发力点。

  异界情况太特殊,没什么设计是一定能成的,即便望远镜、热气球这些也经过一些波折,勿论其他。绝大多数设想都需要验证可行性。

  但梁开只有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虽然很多帮手,其实就是打杂的。

  现在加快了录入速度,得到更多的异界资料,那么很多设想就不需要验证,以现有的资料相佐证就可以了。

  就好像要重复其他人的实验,有了数据有了资料相印证,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当然了,异界的规则与地球全然不同,所以印证的难度肯定远远超出,但是……总好过没有。

  如此一来,相信他们提供的建议肯定远不止热气球、望远镜、流水线这些。

  哦,学习速读术可以算是第一个了。

  【好吧,波大,不止一件事。还有件事,也是刚刚……】

  这个意见,很是靠谱。能大大节省自己的时间,还能……

  梁开听的连连点头,脑袋摇晃之际,募然一道白影闯入他的视野。

  白影飘在旅店顶楼,漆黑夜色下十分显眼。

  黑夜中经常这样,眼睛不经意一瞥,以为看到黑黢黢夜色下某些不可名状之物!

  梁开不由目光一定,眼神一凝,汗毛炸竖,呼声还没出口,夏芷半已先替他叫了:【啊~~~女鬼!贞子!】

  惊恐中依稀夹着兴奋。女人啊!

  梁开摊手耸肩,鄙夷夏芷半的大惊小怪。主要是他已经看清了,那不是女鬼,是南海静。

  不过……是南海静更严重。旅馆虽然只有三层,由于档次高,层差大,能有接近二十米了。

  夜这么深,风这么大,她跑那么高不会是想……自杀吧?

  梁开吓了一跳,困意不翼而飞,奔入旅馆咚咚咚往楼上跑。

  刚到三楼。一扇门“啪”的打开了,咻咻迷迷糊糊走出来:“唔,波尔回来了?”

  毛发凌乱,睡眼惺忪,不知道等多久了。

  梁开心中一暖:“嗯。回来了。”迎着见风要倒的咻咻,躬身一拉,把她背上身,“咚咚咚”继续爬楼。

  身娇体柔易推倒的猫耳娘太轻盈了,而且,万一需要救人,有她在总好过恐高的自己单抗。梁开想的很周到。

  推开顶楼的门。

  果然是南海静,站在屋顶最边缘。

  雪白的肌肤渗人,一袭长裙随风翻飞,整个人仿佛随时会乘风而去,消失于天地间。

  她这一天配合调查,应该也不轻松。

  听到了梁开推门的声音,她回过头来:“累了吧?”

  梁开一愣,傻傻点头:“啊。有点。”

  心中嘀咕,竟然这么问,画风明显不对啊?却略略放下心来,这大小姐好像不是想死。

  “坐下。”南海静指指边上座椅。

  这是个露天阳台,位置极好,假如没有她半夜站这吓人的话。

  梁开再愣,瞅瞅座椅。先把咻咻放下,咻咻迷迷糊糊的闻闻味道,觉得没什么不对,迅速团成一团,找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

  梁开在另一张椅上坐下。不知道怎么回事,募然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周身的疲惫为之一消。

  南海静聘聘婷婷来到他身后,纤手探上他的脖子,揉按,拍打,从肩到背到头……起初有点生涩,越来越熟练。

  “啊~~~哇~~~喔~~~”梁开强忍着没有叫出声,却情不自禁直播间打出字来了。

  越熟练就是越痛啊!梁开简直被掐的脑袋一懵,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应该不是谋杀,是在按摩。

  【啥?啥?什么情况?】直播间信号虽被掐了,一片黑屏,还有友恋栈没下线呢,见到没头没尾呼声,愕然不已。

  【哈哈哈,哈哈哈……】夏芷半笑的肚子都疼了,【我只能说,你们傲娇腹黑超任性的大小姐,连给人按摩都是那么强势个性,不走寻常路啊!】

  ???梁开痛并疑惑着。

  这位大小姐都行为太古怪了,到底哪根筋抽了?

  正疑惑之际,就听南海静悠悠开口:“记得以前……很久以前了,我也经常站在楼顶的阳台,看着我爹……就像刚才那样,一身疲惫的回家。然后我就会……”

  话到此处突然停住。几秒钟之后,“啪嗒啪嗒”大颗的泪珠打在了梁开的头上,身上。

  大姐,你这是要给人按摩呢,还是洗澡呢?梁开很想这样吐槽,然而,终究没法吐出口,换成了一声长叹。

  失去家人,还是通过那么残酷的方式……就让她好好哭一场吧。

  阳台拐角的门缝里,菲米娜侧身看着这幕,悄然隐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