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南海静的引路人

异界直播间 +A -A


  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哪怕经历了这么多事,南海静的傲娇属性大小姐脾气一点没改。

  不过,倒是让友们眉飞色舞,乐不可支——

  【够爷们,能动手就不********波哥的脸,又被挠的跟整容失败似的吧?】

  【齐人之福不好享,大家现在知道了吧?】

  姓宋的不要脸为主播送上歌曲《WeAreTheChampions》

  【噗哈哈,这BGM,配这画面,绝了!不得不点一波赞。】

  两女二虎相争,友疯狂起哄,梁开只觉得心累无比,花了好大功夫才算把二女安抚下了。

  对咻咻许以重利,给她买好吃的;对南海静,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不容易从南海静口中问出了真相。

  南海静被关正常,恶魔信奉者,捣毁星门,不少人因她而死,任何一条都够把牢底坐穿的了。当然,前提是不被提前喀嚓。

  至于梁开,本来情况是不一样的,顶多需要隔离观察,毕竟魔族超凡的降灵分身在他身体里消失了,不搞清楚这事,没人放心的下。

  但是不幸,南海静把她的力量来自梁开的事说秃噜嘴了。

  分身没了?力量还在?而且是魔族向的力量?这可不是小事,于是……隔离就变监禁了。似乎为这事,菲米娜和三帆议长还起了纠纷,结果强龙不压地头蛇。

  南海静的描述当然充满了不屑、鄙夷、嘲讽,梁开废了好大力气,才勉强从经过极度扭曲的事实中还原出真相。

  至于为什么关在一间牢房里,不知天高地厚的兽族少女是昨晚偷溜进来的。

  而南海静……

  梁开还想继续追问,猛然“咕噜噜……”肚子又一阵狂响。他呕吐了一路,此刻真是又饿又渴。

  “主上稍等。”南海静继续贤良淑德,优雅的下床,行到门边,“咣咣咣”镣铐砸门,“主上饿了!去,弄点吃的!铁炉家的火山煎饼,塔右家的魔力小炒,顶崖家的果子粥,两人份的,别忘了买点时鲜水果。”

  姐姐,你这是在坐牢呢,不是在度假……梁开心说。

  来不及表示什么,南海静瞟了咻咻一眼:“哦,再加一果猫食。”

  果是重量单位,大过公斤。猫食,这世界当然没猫,梁开翻译法。

  咻咻知道那不是什么好话,本能的白毛炸竖,然而嘴角的口水本能的止不住,哗哗的流。

  梁开:“……”

  友们:【……】

  两秒钟不到,门外传来庄严肃穆的声音:“好的,稍等。”

  梁开继续:“……”

  友同样:【……】

  大家终于知道,南海静为什么能和梁开关在一间牢房了,为什么能把那么豪华奢侈的一张大床也搞进来了。

  回身,南海静嫣然一笑:“主上,饭一会儿就到。”

  “另外,主上放心。那个菲米娜会想办法把咱们放出去的。”

  梁开倒不担心自己。岛上的事太诡异,人家担心也是正常的。不过自己和魔族没关系,有也是敌对,经得住考验。需要担心的是南海静。

  这大小姐的话,似乎意味深长啊。

  猛然他意识到了什么:“你用橙光雷奥的消息要挟了?”

  这件事是菲米娜死穴。

  表面上她不在乎,议罪营不受影响断然出手,任务中也从未纠结于此,那是她强行压抑的结果罢了。她投奔黑白会,巡行山城,魔术行会求冠名,甚至恳请王都先知,分明在乎的很……

  以上的事梁开不全知道,但仅仅知道部分也够用了。

  其实被绑船首像的时候,他就想旁敲侧击的问出这事了,不过后来一路狂吐,就顾不上了。

  “主上智慧。”

  梁开沉吟:“你既然认我是主上,就把真相告诉她吧,不要威胁。”

  这既是试探,也是还人情。

  试探南海静称自己主上几分真几分假,还的自是菲米娜的人情。自己欠她太多了,不管前世的波尔,还是穿越来的自己。

  “好。”南海静毫不犹豫点头。却并不叫人,直接把事说出来了,由梁开决定要不要以及什么时候告诉菲米娜。至于边上还有咻咻偷听?南海静是真没把兽族少女算作正常人类啊。

  雷奥是她的引路人。

  什么叫引路人?

  上回的恶魔入侵事件之后,她感受到了魔王伪装南山林的低语,但是低语很不稳定,而且难以持久——跨越时空的魔力,哪怕仅仅是通讯,也可能被星塔注意到。

  所以,每一个堕落者都会有引路人。教堕落者如何掩饰身份,如何不被星塔注意,如何更稳定的与魔王沟通,如何获得魔王的赏识,提升等级,获得魔技。

  引路人不是师傅,因为信奉者的所有力量源自魔王。

  但除魔王之外,引路人就是堕落者最亲近的人了……

  【攒好评升星,红心、钻石、皇冠的路子?这魔王玩的很6吗,难道姓马?2333……】

  【分明是拥有我党优良传统的地下工作者啊,单线联系,安全!苦练电报技术,专业!】

  直播间又一片乌烟瘴气胡说八道,梁开本能的无视。

  南海静的引路人就是雷奥。听到魔王低语没有多久,雷奥找上了门来。

  本来她也未必知道这些隐密。引路人知道引导对象是谁,但被引导者未必知道引路人的情况,为了安全。

  或许天赋异禀,或许魔王对她偏爱,就在赐下念术的那天,她试探性的对雷奥用了一下,结果……雷奥不小心中招了,向她吐露了心中的隐密。

  当年被人贩子拐走的细节,以及如何被堕落者救下,更是由此,知道了一些橙光家见不得光的隐密,让他有家难回,有国难归……

  雷奥对菲米娜还是有感情的,但对橙光家,他显然有着深深的怨恨。

  菲米娜在找雷奥,其实,雷奥也知道姐姐在找自己。

  南海静就这样知道了菲米娜,也知道她投身黑白会,巡行三河公国东南沿海的事。

  以前她深恨老父和骑营将士,虽不知橙光家的真相,对于雷奥的事感同身受,而此时此刻,经过海岛一行,了解了情郎的取向以及当年真相,南海静情商有问题也猜得出,雷奥,应该也是被骗了。

  “已所不欲,勿……”了解了前因后果,梁开点点头,正想再教教南海静做人的道理,猛然外面门响。

  饭回来了,不过同时,菲米娜好像也来了。说曹操曹操到。

  可以清晰听到门外菲米娜的叱责声。也是,身为狱卒,竟然给犯人打饭,还打这么丰盛的饭菜,太不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