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我们是研究科学!

异界直播间 +A -A


  能想象的最上边?总理?主席?

  连这层的大佬都惊动了?梁开哪敢不老老实实,尽心竭力!接受了任务,立刻到源晶公子号上转了一圈。

  这是重要道具,他拿眼睛扫描一番,能省超级计算机不少功夫。

  而且,真正异界风情的结构,肯定也比超级计算机脑补的更贴切。

  搞定了这边,那边尸体、伤者、尸骸也搬运的差不多了,于是拔锚起航,扬帆上路。

  行船上,梁开紧锣密鼓的展开了采访。

  只是,他忽略了一件事,很严重的事——晕船。

  离岛没多久,他便天翻地覆,天旋地转……只能趴在甲板边呕吐了。

  仔细想想,来的时候也这样,只不过当时以为是被绑的关系,现在看来,不绑更加严重!

  “没事的,没事的,吐着吐着就习惯了……”咻咻边上陪他吐。

  感情你是习惯了呕吐不是习惯了晕船啊……梁开暗暗吐槽,却根本无力说出。

  吐着吐着,可能是体力透支,可能是精神过劳,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一夜无梦,直到被一种压迫感惊醒。

  梁开缓缓睁眼,熟练放倒了窝在胸口的咻咻。

  自从把自己当了亲人,猫耳娘是越来越随意了。

  猫耳娘嘟囔了几声,不晓得在做什么梦,翻个身继续睡去。

  梁开从另外一边下床,一挪身子,触感不对啊……

  这温润弹性柔腻舒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自己背后竟然还有一个人?豁然一惊,睡意不翼而飞,尿意都给憋回去了。

  转身扭头,就见床边又摆了一张床,豪华,阔气,富丽堂皇的大床!床上躺着一位头发如瀑铺散,皮肤白皙如雪,眉眼秀丽如画,身材婀娜窈窕的睡美人,被铐住的手搭在自己腰上,开裂的睡袍下露出白生生的大长腿,千娇百媚风情万种。

  南海静?!

  她,她怎么会睡在自己边上?梁开完全糊涂了,脑袋打结。

  【卧槽,总算上线了。】

  【波哥你让我们等的好……嗯?】

  【波哥,你,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

  【呦呦呦,左搂右抱!可以啊!6666666……】

  【啊啊啊~~~我身娇体柔易推倒的猫耳娘啊!梁开,你把我家猫耳娘玷污了,我要跟你拼命!拼命!】

  【拉倒吧,你家猫耳娘早被玷污了!正经是~~~啊啊啊,我傲娇腹黑超任性的大小姐啊,这么快也被你玷污了,决斗!梁开,我们要跟你决斗!】

  【你突然掉线,把我们大家吓的不要不要的,结果是因为这?】

  【拍小电影不让我们看,太过分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枉我们那么挺你!】

  几乎是刹那之间,直播间就喧嚣到了极点,人声鼎沸。

  连乔琳都不能免俗,咬牙切齿:【梁开,昨天刚说完,让你自重,你就,你就这样?!】

  忽然有专家冒泡,高亮置顶:【其实,他这样我们倒是不反对。XXOO关系传宗接代,可是研究生物行为至关重要的一环。只是希望,下次再这样请一定打开摄像头,让我们能看的清楚一点,仔细一点。】

  【其实……也不一定非得直播。不是要拍纪录片吗?把这段也拍上。】

  【传说中的……爱情动作片?靠,这必须得看啊,什么时候上映?】

  【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专家说得对!】

  【同意!顶起!我们要看!必须得看!】

  【我们不是****我们是研究科崤!】

  科你MB!崤你MB!你们当我是男忧吗,可以当着全世界人的面若无其事的XXOO?事实上,穿越者基本就告别XXOO了……就算这段掐了不播,总还有项目组内部几百人眼睁睁看着呢。

  心情太过激动,这段话梁开又不知不觉发出去了。

  众友:【……】

  【好吧,忽然又不那么羡慕了……】

  【加藤鹰、山形健不是那么容易练成的。】

  【是啊,最折磨的不是没得做,是分明已经到了嘴边,就是不能做。波哥节哀。】

  突然专家又冒出来了:【狭隘!封建!落后!俄罗斯美国都进行过太空XXOO实验,并且各自独立总结出,只有四种姿势适合在失重情况下使用。那不就是全程公开,有人旁观的吗?也就咱们国家对这事才那么讳莫如深。】

  【都是假正经。表面上不喜欢,不说,私下里花样姿势比谁都多……】

  【卧去去,第一次发现有专家说话这么中听的!】

  【清新脱俗,卓尔不群!】

  【路人专粉!点赞!点赞!】

  这直播间是越来越污了,辣眼睛,没法直视啊!梁开心中吐槽,推推南海静。

  “唔!”南海静轻吟一声,优雅美妙的转个身,继续沉睡。

  梁开别过脸不看了。不能看,没法看,太诱人了,他都有反应了……

  继续推。

  【别啊,波哥,别转头啊!】

  【是啊,难得有这福利,你摸你的,我们看我们的……】

  【我们就算想摸,也跨越不了宇宙星河不是?】

  “唔!”南海静继续轻吟。倒是看不到她动作了,可是……

  【这就叫sao媚入骨吧?好听!听声音就够了。】

  【没错没错!】

  【不过,波哥,你这到底是在摸哪儿了?】

  卧靠!就是起个床而已,要不要叫的这么sao啊!梁开终于忍不了了,大力摇晃:“醒醒!醒醒!给我醒!”

  哈哈哈……友笑的前仰后合。

  梁开的心思他们多多少少也猜得到,动听是有,sao媚是有,但也没那么夸张。让梁开窘迫难受不好意思,这也是直播间的日常了。

  南海静终于醒了。

  似乎有点低血糖,懵懵懂懂,呆呆愣愣,难得流露出纯真的一面。

  好一会儿目光才慢慢凝聚,她看着梁开,浅气低声:“主上,你醒了?”

  梁开一脸懵逼。

  “啥?你叫我啥?”

  南海静:“主上不喜欢这个称呼?那,我叫你主人?”

  【主人?】直播间一片怪叫,鬼哭狼嚎。

  “……你还是叫我主上吧。等等,等等!”自从醒了,梁开脑袋一个有两个大,“能不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我们为什么……会被关在这个地方?还有,为什么要叫我主上。”

  被关在这个地方?

  没错。虽然摆着南海静超级豪华的大床,这明显是一间囚牢。门是青色金属的,窗是有栅栏的,四壁简陋一点装饰都没有,跟议罪营一个调调。梁开也算有经验了,一眼就看出来。

  “是臣妾,臣妾拖累了主上,请主上恕罪!”南海静盈盈一拜,贤良淑德。

  “你还是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叫我主上吧……”

  “臣妾的力量来源于主上,自然要这么称呼。”

  “力量来源?”梁开先是疑惑,慢慢有些了然,“你是说,你的念术魂术尸术,在那分身消失以后,力量是从我这儿来的?”

  “主上智慧。”南海静低眉顺眼。

  不得不说,这么个千娇百媚的美女在你面前伏低做小,那种感觉真的,真的有点爽。

  可能,或许,是那分身虽然到了地球,但它的力量太强大了,竟然还能通过黑洞链接反哺到这边,继续给南海静提供动力?梁开心中猜测,连声询问项目组。

  还是说,分身被自己搞挂了?他的能耐部分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不明白就问专家,而专家对此也……一头雾水。

  又想追问被关的事儿,忽然喉咙干裂痛痒。似乎来时路上呕吐太多,伤到了。

  “你等等,我先喝点水……”梁开指指外边水桶。

  牢房本就不大,被南海静一张大床几乎占满了,不越过她什么干不了。

  南海静回头,明白:“主上稍等。”

  盈盈起身,在梁开疑惑目光中上前两步,“啪!”一脚踩在酣睡的咻咻脸上:“你,给主上倒水。”

  梁开:“……”

  众友:【……】

  咻咻:“哇!喵呜!啪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