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同性才是人间真爱

异界直播间 +A -A


  !!!

  鲁迅的文字被称为匕首投枪,形容其锐利致命。

  但在这几句话面前也要相形见绌……

  那是匕首投枪,这就是炸弹!原子弹氢弹级的炸弹!量虽不大,信息太多了!

  一时间满场皆静,陷入凝滞,唯有老兵们的抗议还在继续。

  “是啊,小林喜欢的是震撼,我们所有人都知道。”

  “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和你相好也是被逼的……又怎么,又怎么会来找你?”

  “要破坏空间折叠点,最快的法子就是将阵核送到对面,和这边同时激活发动阵法。做的人从此永留魔界,绝无幸免的可能。当时要去的本是震撼,小林突然抢走了他的阵核冲过了折叠点……”

  “折叠点消失之前,小林求我们不要说出真相,所以我们从来不提,连分守大人都瞒着。”

  【卧去!卧去!】

  项目组这边已经不晓得说什么了,这一次次剧情转折的,跌宕起伏的,比动作片更火爆刺激,比剧情片更出人意料啊。

  好半晌,夏芷半悠悠开口:【果然异性只为繁衍后代,同性才是人间真爱啊……】

  乔琳:【夏至半,你这个月奖金加一百。】

  【…………】

  “不可能!这不可能!”南海静喃喃自语,一张俏脸扭曲的仿佛漫画里画的,眼睛大睁,下巴脱臼,眼泪鼻涕都忘了擦,沿着白净无暇的脸颊肆无忌惮的淌落……

  怎么会不可能,相当的可能!

  其实仔细回想她描述的爱情故事,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盛装从街上走过,南山林根本不看她一眼,看的是回城的骑营将士……为啥?

  她这么个千娇百媚的大小姐倒追,南山林竟然不愿意,最后还得通过强迫的手段勉强答应……又是为啥?

  也就她这个自信心爆棚,从不关心别人反应的奇葩,才会这么明显的事都发现不了了。

  而且,嘴巴上虽然不要不要的,她的内心深处已经信了。

  “轰隆!”就听隐约一声裂响,依稀什么东西倒塌的声音。由海水凝固的高墙牢笼,轰然破碎,将里面的众人狠狠掼下,冲的七零八落东倒西歪。

  不过至少,他们的自由恢复了……

  正像东方拒说的,她对南山林的信仰已经崩溃,降灵术投射的力量难以为继了。

  口嫌体正直。

  就在所有人变落汤鸡,于轰然崩塌的大水中挣扎的时候,“哈哈哈,没想到是这样被戳破了!意外!意外!”渐渐虚化变淡的灵光巨人仰头大笑起来。

  “不过没关系……南海静,你的灵魂已经献给了我,现在乖乖把身体也交出来吧!当年没能上了你母亲,让你爹得手了,现在能搞到你,也算补了老子的缺憾了!”

  本来已经变淡的灵光重新强盛起来,扶摇旋转,一点点向南海静娇躯中挤去。

  “啊啊啊!”南海静脸色瞬间煞白,难以忍受的痛叫起来。

  “不好。降灵术被对方强行接管了!现在南海静想停都停不下来了!”东方拒老脸色变。

  随着灵光的恢复,刚刚崩溃还未消散的水压也回来了。众人如踩泥泞,行走踯躅。

  “你,你到底是谁?”又惊又怒一声咆哮,受了不晓得多重的伤的南海分守勃然爆发,巨躯冲撞,将痛苦的女儿强行从石阵中拉了出来。

  海水继续崩溃,压力再度消失。

  “我是谁?你猜!”灵光巨人调笑着,不慌不忙,庞大身躯变向追逐着南海静,“真不晓得你是怎么养的女儿,把她娇惯成这样。我听说了这边的事,不过稍稍变化形貌,入梦勾搭,她就自动脑补出了许多剧情,到最后连我都信了……”

  “你的女儿已经信奉了我,灵魂都献给了我,不管你把她带到天涯海角,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把她杀了!就是不知道你舍得不舍得?”奸邪的诡笑起来,“诶,本来是打算让你宝贝女儿把你杀了的,弑父大罪,永堕苦海,抹除她最后一点良知。不过现在这样,也可以。”

  “杀了她啊!杀了她吧!让你敢抢我看上的东西!”

  “没有人敢抢我看上的东西,没有人!所有曾经挡在我前面的,敢跟我抢的,都要死!而且死的惨不忍睹,死的痛不欲生!哈哈哈……”灵光巨人疯狂大笑起来。

  “现在,雷夫特,你告诉我,你痛不痛?悔不悔?再来一次你敢不敢?!”

  【……】项目组寂然无声。

  剧情再一次转折了,竟然又牵扯出南海静母亲,牵扯出父母辈的三角恋。

  只是,对此大家已经麻木了,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灵光巨人不断凝聚着,浓缩着,实力显然在不断加强。

  但是,他却并不急于占据南海静的身体,而是慢吞吞的迫近,尽情欣赏着雷夫特费力挪动膨胀的身躯,苦苦抱着女儿狼狈奔逃的样子。

  这根本就是折磨,令他心情愉悦的折磨。

  “爸,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雷夫特怀中,南海静痛哭流涕,一塌糊涂,“爸,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你们,你们大家,谁能杀了我!求求你们,杀了我吧!”

  她是假冒南山林的信徒,力量完全来自对方赐予。

  对方不给,她就什么也不会,甚至现在动都动不了。

  雷夫特浑身都在淌血,从汗毛孔里淌血,咬牙忍耐:“乖宝贝,你可能,可能错了……但是爸爸,爸爸错的更多……假如再来一次,爸爸肯定……肯定会多陪你说说话,陪你到处游玩,让你不那么寂寞……”

  “让爸爸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吧!”一声爆喝,他奋力向前抛出了女儿,抛给了泥泞中唯一还有几分行动力的岳震撼。

  返身向后,须发皆张,他大踏步冲向了迫近的灵光:“要报仇,要解恨,你冲着我来,不要找我女儿!”

  灵光入体!雷夫特巨躯瞬间僵住不动。

  海水失去控制,众人重获自由。

  然而不过几秒钟,灵光!一道道的灵光从他的身躯射出!先是七窍,继而周身毛孔,夺目刺眼。转眼之间灵体脱出,继续追逐南海静。

  而雷夫特,胖大的身躯血流成河塌陷缩水,维系身躯的功法全线崩溃,推金山倒玉柱,颓然倒地再无声息。

  “切,老子吃傻了要你这破破烂烂的身体!老子要的是你女儿新鲜柔嫩的身子!你女儿脑子坏掉了,性格也烂的一塌糊涂,就是那身子,吸溜,简直绝品!哈哈哈……”

  “爸!”南海静凄厉悲叫,“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真的,求求你了!”泪流满面哀求岳震撼。世界上最无奈的事莫过于此,刚刚父女和解,却又要生离死别。

  岳震撼一脸为难。

  马戏团也是同样。

  南海静该不该死,有一点,但也就一点……

  她也是被人蒙骗的,从头到尾,所有人中最痛苦绝望的就是她了。被人哄骗,家破父亡,修为不保……

  雷夫特尸体就在那边,对着那具保护女儿力竭倒下的残躯,谁又忍心下手?

  “好,我成全你!”犹豫之际,募然一个冷静的声音传来。

  不知何时,梁开竟然来到了场中,站在岳震撼身边,向南海静挥掌。

  “你敢!”慢吞吞的灵体巨人爆喝,瞬间加速钻进梁开身体,“你以为我速度会那么慢吗?天真!我可是半神超凡!敢坏我的兴致,我要让你死的很……啊!啊!啊!”

  盛气凌人的咆哮,募然转成了惨叫。

  “你,你,你是谁?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力量?不可能!不可能!我已经超凡入圣,为什么我的分身……啊啊啊!”

  一迭声惊惧惨叫,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