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彻底跑偏的剧本

异界直播间 +A -A


  强烈的魔法波动如同龙卷风,七彩灵光席卷了整座岛屿。

  这是肉眼可见的部分,触的感知下,喷发更加强劲耀眼,几乎难以直视,直触!

  南海分守势大力沉的扑击,被这波动抵消了,速度越来越慢,去势越来越缓……

  简直令人发指!

  然后灵光慢慢缩小,慢慢回落,仿佛海潮退却,倒涌回了石阵,将南海静层层包裹如同蚕茧。

  最终结成一团高达十几米的灵光之茧,勾勒出一个五官俊朗,眉眼清秀的男子形象。

  男子微微一笑,睁眼,气势澎湃,探出灵光大手一握,将雷夫特攥在了半空,悠悠开口:“南海分守,你没想到我还活着吧?”

  虽然使出血脉天赋,身躯膨胀了数倍,在这团巨大的灵光面前,雷夫特不管体积还是强度都输了,惨败!

  凝滞半空,一身浴血,南海雷夫特定定看着前方的男子,如见鬼魅。

  远方,一帮敢死队老兵也是同样表情:“小林?你,你,你还活着?”

  被包裹的南海静痴痴仰头:“终于,终于找到你了!我的男人!”泪水沿着雪白的脸颊滑落。

  “果然不是空间折叠点,是降灵术!”东方拒喃喃自语。

  菲米娜同样发呆,剧情到这完全跑偏了。

  既然是降灵术不是召唤门,也就说,根本没必要拼死拼活,不会有魔族大军攻来?

  而且降临的是南山林?

  降灵术是超凡位阶跨越空间将精神意志定点投射的能力,类似神灵凭依,也因此,和折叠点有些相像,但南山林一个山城小子,怎么可能达到这种境界?

  这比南海静跨职业三修四星更加离谱,而且离谱多了……

  再者,南山林如此复生,显然不是打算学雷锋做好事的。

  但见他捏住了南海分守,缓缓移目四望:“不错吗,来了这么些人!当年强逼我加入军队的……”

  巨掌猛然奋力。雷夫特“呃呀”一声,血啊水啊又被挤出了好多,周身上下小喷泉似的。

  “嫉妒我跟阿静,总给我穿小鞋的……”

  “嗵!”整个岛屿陡然一震,四面的海水疯狂倒灌,推着搁浅的战舰,以及伤亡惨重的敢死队们,身不由己向石阵的方向集中。

  “大家快……撤!”菲米娜悚然惊醒,高高跃起避过海潮倒卷,厉声喝令。

  “来我这边!”梁开通过腕表提醒。

  和炸毛的咻咻一起,他已经找到了锚,弄明白了舵以及帆的功能,做好了有人帮忙,随时可以开船跑路的准备。更运气的是,海水倒灌没有波及这艘船。

  但是,南山林的审判还在继续。

  “抽签作弊,想尽办法送我去死的……”

  “嗵!”整个岛屿猛然又是一震。不过这回震的不是海水,而是空气。

  以石阵为中心,整个岛屿的空气被都吸纳一空!

  岛屿上所有人,刹那间都被超乎想象的吸力搠住,情不自禁,身不由己向南山林的方向飞去,不管是地上跑的,还是水里游的,或者菲米娜这样空中跳的。

  这次梁开和咻咻也未能例外,似乎他的小动作提醒了对方。

  吸力突来,“啊呀”连串惨叫着,和咻咻手拉着手,天旋地转飞出了甲板,并着咆哮的海水滚滚向前,根本停不下来。

  【小心啊!】

  视野混乱而颠簸,项目组的人都被搞得头晕眼花,可以想见亲历者的煎熬。

  对此他们毫无办法,只能提心吊胆的送出祈祷。

  局势变化太快了!上一秒还置身岛外,随时可以开溜局面大好,下一秒就被强行拖曳入局,魔法的世界真心难懂。

  眨眼之间,所有人被吸到了石阵外围。

  海水凝成了囚牢枷锁,将所有人牢牢固定。

  不是水晶玻璃那般的硬物,而是岩浆沥青般粘稠。但也因此更加难以挣脱。众人就仿佛是被树脂滴中的昆虫,只有脑袋露在外面,可以挣扎,但是徒劳无功。

  这南山林的降灵真的太强大了!实力和众人根本不是一个境界!

  【这家伙大约是几星的?】

  项目组这边忍不住询问。

  “这技能有六星强七星弱,接近大魔导的境界了。怎么可能?!”菲米娜花容失措,代梁开回答了提问。

  项目组:【……】

  这才六星到七星,太変态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八星九星的禁咒媲美核弹可能真不是说说的。

  “他的降灵术还没完成,技能是本体投射来的。”东方拒经验老道,解释了原因。

  菲米娜眼睛一亮:“也就是说,我们还有机会?”

  东方拒苦笑:“没错,只要能破坏南海静的信念,割断她和南山林的联系。”

  菲米娜无语。

  为复活南山林,南海静投靠魔族,修炼邪术,连亲爹都要杀,置整个台阶山城于不顾,要破坏她的信念,可能吗?

  而且,事情竟然是这样的吗?

  南海分守看不起南山林,同伴因为南海静的钟情而嫉妒,各种加害,最终趁魔族入侵害死了他……南海静知道真相,从此深恨,数年苦心孤诣复生情郎报复所有人,这没毛病啊……

  虽然有些极端,也算情有可原。

  一时间菲米娜都不晓得应该干吗了?保持立场,做山城老兵的帮凶?帮南海静,似乎也不对,毕竟她入魔了……

  “哈哈哈,你们这些人,害我的时候肯定想不到我会没死吧?还寄身魔族,学到了一身的本事……今天,为你们做的付出代价吧!”南山林巨大的灵体哈哈大笑。

  “胡说!你胡说!”

  “你根本不是小林!你到底是谁?要冒充小林?”

  “什么抽签作弊,根本就没有那回事!”

  是囚牢中的老兵们,一个个瞪着南山林目眦欲裂。

  “我也,我也从来没逼过他啊!”仍旧被灵光巨掌擒着的雷夫特也吐血抗辩。

  “小林,小林为了我们甘愿赴死!你这家伙,竟敢诋毁他的名声!啊啊啊~~~我饶不了你!”

  一名老兵躬身咆哮起来。

  这是个十分魁梧的壮汉,古铜的皮肤,肌肉贲突,虎背熊腰,阔口狮触,相貌堂堂。虽然少了一腿一手,战斗力仍然没跌下三星,一路走来给马戏团众人的印象非常深。

  但见他连连怒吼,身躯膨胀震颤,周围的海水囚牢为之翻腾鼓荡。

  尤为惊人的是,他断掉的手脚在一股超乎想象的力量支撑下,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来了。

  “轰!”一声巨响,海水爆裂,老兵冲破囚笼,如同离弦之箭射向了半空的灵光巨像。

  “临阵突破?血脉重生?有点意思!”南山林扬眉,颇为意外。面对老兵的扑击,甚至不闪不避。

  下一秒钟,老兵从灵体中穿过……

  灵体无迹,他势如千钧的攻击根本毫无意义。

  待他去势将竭,南山林幻化灵光巨掌,反手只是一压,“啪叽!”仿佛佛祖压大圣,就把他压在下面了。

  “你们害死小林,害他的灵魂被魔族俘获,受尽折磨,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摆脱控制,千辛万苦联络到了我,把一切告诉了我!”

  “你们众口一词,以为就能改变那些卑鄙无耻的事实吗?”南海静凛然看着父亲,以及抗辩的老兵们,“到现在还嘴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你们的无耻,连魔族都要相形见绌!”

  “胡说!”一声爆喝打断了南海静的话。

  却是被压在灵光巨掌下的老兵。

  千钧重压下,他咬牙俯卧撑起,目眦欲裂,头发根根竖起。

  “就算小林死的不甘心,有委屈,他又怎么会去找你?他喜欢的,喜欢的分明是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