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祈祷听到了

异界直播间 +A -A


  绝大多数鱼人被尸变拖进了水底。

  鱼人不怕水,淹不死他们,可尸变者更不怕水,七手八脚,活活撕巴。一时间血水飞溅,惨不忍睹。

  但就有那么一个,穿着最华丽,明显装备也最好的,斗气喷发震开纠缠,竟然成功摆脱,借着水流高高跃起扑向了南海静,然后……

  “投降!投降!呜啦啦投降了!饶命啊,女神饶命啊!女神饶命!”

  重重扑倒在甲板上,五体投地,点头如捣蒜,血都磕出来了。

  梁开:“……”

  他还以为这家伙要垂死反击呢,万万没想到那么威猛的一扑,为的却是大力投降。简直跟中国足球队似的。

  南海静也愣,眉头大皱。

  这家伙把血水溅到自己身上了,不爽;但他叫自己女神,姿态还如此恭敬……

  “呜啦啦发誓,永生永世做女神的忠仆!女神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绝对不会违背……”这鱼人痛哭流涕继续磕头,语言能力明显超出其他。。

  募然他动作停住。“该死,呜啦啦的血竟然弄脏了女神。该死该死!呜啦啦这就弄干净!”

  “蹭蹭蹭”匍匐上前,嘴巴大张,舌头蠕动,向南海静的脚舔了下去,口水哗啦啦流。

  咦~~~

  很恶心!但是……有点爽!

  南海静不动声色偏腿避开了这舔:“好了好了,我不杀你!给你第一个命令,和我的骷髅一起,干掉你的同伴,所有。”

  “是!”鱼人喜笑颜开,丝毫不觉这命令有多么不近人情。

  跳下船,斗气喷发,挥动镶嵌珠宝的鱼骨棒,“噗嗤!噗嗤!”。

  他的同伴都被亡尸纠缠着呢,根本无力闪躲,几乎一棒一个。

  依稀间能听到嘟囔:唉,流年不利啊,好不容易逃脱了那边的魔掌,这边又遇到个更狠的,大家还是不要挣扎了,安心回归海神的怀抱,这都是命啊……

  大致是这意思。还夹着些对南海静容貌的赞美,口水横流的赞美,以及对自己好运的庆幸。

  本来就不剩多少活的了,加上他这生力军,转眼被击杀一空。

  然后鱼人东闻闻,西嗅嗅,左右张望,猛然高高跃起扑向船头,大棒恶风呼啸,砸向五花大绑的梁开。

  他要杀自己!

  而且,并非纯粹的执行命令……梁开分明瞥到这厮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狡诈。

  靠!无可奈何,梁开只得挣脱松开的绳索,手臂发力一拽,力场之手一托,整个人沿着船首像旋身飞上了甲板。

  动作看似不难,行云流水,但是一丝角度,一个细节,一个节奏都不能出错,否则绝对会卡顿,被鱼人从后追上一棒砸个筋断骨折。

  这就是虚拟训练系统的威力——通过超级计算机的模拟,最大程度优化动作,每一瞬间都做出最优反射。

  玩体操练跳水,绝对满分不打折扣;拳击散打,只有打人没有被打的份;几乎……就是传说中的独孤九剑了。

  当然,那得是完成版,现在还做不到。

  刚才的动作事先模拟很多遍了,才这么熟,离真正的瞬间应变还差的远。

  南海静意外的看了梁开一眼,为他出乎意料的表现——没有人能无视。

  “嗵!”呜啦啦重重落上了甲板,挥舞骨棒继续攻击。梁开翻滚躲过。

  “好了,他不归你管!”南海静一声厉叱喝住了鱼人。

  转向梁开:“一会儿再料理你。”

  又向鱼人:“和我的尸骸们一起,把船上的东西运下去吧。”

  船上有东西,而且分量不轻,石条,石柱,石鼓,石板,石像……各种形状,表面刻绘着深深浅浅形状不一的魔法符咒,但明显是成套的。

  鱼人不甘的瞪了梁开一眼,服从命令。身上的血污都不擦一擦,随尸骸们开始了搬运石头。

  南海静继续浅吟低唱,灵光喷射,很快的,那些死去的、零碎了的尸骸,不管是水手的还是鱼人的,都被魔法的力量唤醒,破碎的身体勉强拼接到一起,破碎的血肉无关紧要,重新站起加入了搬运的行列。

  这非起死回生,是以魂术强行收敛灵魂注入,勉强算是废物利用罢。通常几个小时后灵魂还是得消散一空。

  但是,这能赋予它们神志!

  那些非人形的魔骨尸骸只晓得战斗、行走、保护这类最简单的指令,而新生的水手鱼人们能做的就多了,除了面色惨白,根据身体状况的不同,拥有生前六七成的战斗力和意识,晓得搬运重物,甚至知道怎么使用甲板上的吊装设备,更无法反抗南海静的命令。

  于是搬运工作迅速展开,一切井井有条。

  突然冒出来这些鱼人,梁开心中是窃喜的。

  因为这拖延了南海静,给追兵争取了时间——他相信台阶山城大军会衔尾追至,哪怕没有自己的提示。

  现在他可不喜了……

  十几只水手,三五十只人鱼,这给南海静提供了多少免费劳力、免费打手啊?

  组装召唤传送门的速度会更快;

  当大军赶到,有鱼人守海,山城的损失必然会更大;

  而且这女人的操尸术简直没有极限,战场上会越战越强,假如上来不能直接碾压,一旦陷入持久战,多少人命也不够填的,那就仿佛抱薪救火,填的越多,烧的越旺。

  前景堪忧啊……

  虽知道,没有丝毫办法。因为转眼他又被五花大绑了,这回更紧更牢,只能眼睁睁看着。

  眼前是一座凌乱的岛屿。随着日正当午,水位升高,渐渐成了礁石林立的群岛。

  这应该不是常态,涨潮的时候才会如此。正是因此,这地方既没有居民,也没变成良港,始终是荒岛一座吧。

  还能看到残存的战斗痕迹……

  尸骸都被清除移走了,阿弥陀佛!但是礁石上处处有刀砍斧削的残迹,更有许多低矮的防御工事,以及倒塌的建筑群残骸,应是上一次魔族入侵临时修建。

  南海静乘着蛆蛇下船登岛,在群岛间穿梭往来,似乎寻找着什么。

  虽然岛屿杂乱,海水污浊,地形复杂,她依旧纤尘不染宛如一朵白莲。唔,她也确实是一朵白莲花。

  只是不知为何,梁开依稀从她眼中看到了泪光闪烁。

  没多久南海静圈定了一个位置。平坦凹陷,仿佛基座似的一个坑。梁开大胆猜测,那是上一次空间折叠点的位置。

  呜啦啦背着一块石碑连蹦带跳的赶过去了,亡灵们一声不响的,托着抬着扛着各种石像,也都根据指令,集中有序将石块安置,仿佛玩我的世界。

  人多力量大啊,一座魔法阵飞快成型。

  船头的梁开只能祈祷:援军赶紧来吧!快点来啊!一定要多来些人,千万多来,足够碾压了此间的人,否则的话……

  老天显然听到了他的祈祷,就当魔法阵即将组装完成的时候,一艘孤伶伶的海船突兀的现身。

  梁开抬头望天,无语凝噎。

  这世界的老天就是专门跟他做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