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该倒霉躲不过

异界直播间 +A -A

  星门,是固化的空间折叠点。

  这世界的城市,绝大多数规模以上城市,都拥有一到数个星门,连通其他城市,远程传送,方便物资交换,延请高手,应付各种危机变故……

  甚至,往往是先有星门后有的城市。

  在人口较少,全线防守力有不逮的日子里,只有拥有星门,可以快速接收援军的城市,才能抵御魔族的全线侵袭。星门可以说是一座城市的生命线。

  如此要害之地当然会被重兵监控,轻易不会启用,绝大多数人甚至根本不知道其具体位置。

  不过星门更重要的作用是――阵眼,空间固化大阵的阵眼。

  就仿佛龙卷风,旋风之内,无人无门可以立足,而旋风中心处,晴空朗朗,可直窥九霄。

  星门若破,空间固化大阵必定失效,空间折叠点将无差别出现,更别说生命线断绝引发的其他危机……

  星门……星门竟破了?!怎么会?!

  高手自有感应,这一瞬间,所有山城三星级高手,不管身在何方,情不自禁的将惊骇茫然的目光投向了星塔。

  山城建城已经将近百年,遭遇的危机时刻也数不胜数,然而还没有一次,是星门被攻破的……更别说,是在毫无预兆,大家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

  而下一秒钟,全城人也都知道这个消息了。

  因为,随着星门的崩溃,空间固化大阵的瓦解,笼罩在山城之外的一层似有似无的保护膜,悄无声息的消失掉了。

  夜空少了一层反光的罩膜,更加的清晰,更加的幽暗,也更加的阴森可怖了……

  “有魔族挖出了通向星门的地道,突袭了星门守卫!来人实力颇强,星门守卫猝不及防被攻破了防线。”

  没过多久,准确的消息传来。

  菲米娜和三帆议长面面相觑:“怎么可能?星门外围难道没有魔法防禁吗?”

  汇报者也受伤不轻,捂着染血的肩膀,勉力指指地下:“地道应是从……分守府的地底密室挖进去的,避开了外围防禁。”

  “不可能!这不可能!分守大人他,他绝不会投靠魔族的!”

  “没错!”

  “是小姐,一定是小姐……”

  “小姐?小姐怎么了?她不是远嫁了吗?”

  “小姐,小姐她其实就在府中,地下……密室。我还曾经帮大人……”显然老兵们有些是知情的,有些是真不知道的。

  回想着曾经的一幕幕,知情者忍不住抱头。他们不是不知道府中有猫腻,只是相信昔日的上司能够处理好,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但现在……

  “我们竟然真的,真的做了魔族的帮凶?天哪,我们干了什么!”

  “叮叮当当!”兵器跌落一地。

  然而到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已经太晚了!

  议长议事、巡防营长官、分守府属下,城中要员过半在此,很快源源不断的消息传来――

  敌人确实是从分守府下方密室挖地道进的星门禁区;

  真实身份也确认了,为分守之女南海静――虽然身心重创的老分守不想说,当星塔卫队的人沿着通道进到地底密室,也就瞒不住了;

  通报者又重点提到,该女修行的是魔族念术,同时精擅魂术,召唤了一群魔骨骷髅,战斗力相当之强。

  能正面击破南海分守防御,以一己之力击溃星门守卫,想想也不容小觑。

  不过当这则消息传来,渐渐冷静下来,试图构思应对的菲米娜再一次色变。

  别人不知道,黑白会立社宗旨就是驱除魔族,对魔族的了解天下无人能出其右!

  “那南海静的念术或魂术不是修行来的,她已经将灵魂献给魔鬼,成了魔族祭祀了!”刹那间将议罪营中的诡异与此刻的通报联络了起来。

  魔族祭祀的力量,靠的就不是修行,而是信仰,是所信仰超凡之灵的眷顾了,所以能轻易跨越修行者的界限。

  只是,魔族祭祀从来由魔族担任,人族受到眷顾这种事……还是第一次。至少菲米娜第一次听说。

  眷顾不仅意味着南海静可以轻松突破职业壁垒,双修三修甚至N修,更要命是能提供精确定位,让魔族藉此打通空间通道,直奔台阶山城。

  若放着不管,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传送门。直通魔域深渊的传送门。

  “召集预备队,全城戒严!”

  “通知城防营,取消轮换,全线加强警戒,务必不能让那个女人冲出城去!”

  “其他所有人,内城地毯式搜索,哪怕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南海静找出来!”

  …………

  最初的慌乱过后,一条条指令从临时指挥部发出。

  不管情况多么被动,日子还要继续,战斗不会停止。

  台阶山城的天空,渐渐阴云密布。

  进入黑暗期光线本就黯淡,当乌云罩顶,白天也变的黑夜般幽寂。

  士兵们铠甲兵器交击的声音,提醒着黑暗中正有怎样的危机……

  不断逼近不断炸裂的闪电,似乎预示着山城即将迎来的狂风暴雨。

  ==========

  混乱当然惊动了梁开。

  星门被毁,空间固化阵消失,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却不明白,情况怎么急转直下成这样了。

  现在他有点后悔猫在家里了,跟着菲米娜,好歹能知道发生什么了吧?

  “我也不知道……”雪菜摸着手腕上联络器慌乱,“我哥早上出城了,正往回赶呢。”

  城里相对安全,香蕉把保镖几乎都带走了,旅馆这一层空空荡荡。

  咻咻和马戏团其他人也不在,都被菲米娜叫走了。

  梁开左右为难,是继续呆在旅馆呢?还是冒险和马戏团汇合?

  前者似乎安全,但是脆弱,不晓得混乱什么时候就会蔓延到这里;后者则路上容易出事,但一旦汇合就比较安全了。

  唉,还是太弱了啊!

  战斗力再高一点,有个三星,甚至四星,何必担心保命的问题?

  正犹豫为难,猛然一个声音响起来:“变魔术的小子,你竟然在这儿?那老头挖的地道竟通向你住的地方?哈哈哈,这还真是,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悦耳,但是疯狂的声音传来,伴随着“悉悉索索”“叮叮咣咣”……撞击行进的声音。

  是冲着自己来的!这声音肯定哪里听过?为什么又没有印象呢?梁开不由纳闷,难道是,昔日波尔的熟人?

  但不管怎么说,来者明显不怀好意。和雪菜对视一眼,迅速往里屋奔去。

  这里屋子面积不大,也因此,一间一间分隔,布局相当复杂,躲避空间还是很大的。

  【不用翻查记忆了。是议罪营那只鸟,钻进你身体那只。声线不一样了,但发音方式重音习惯一模一样!】乔琳的声音响起。

  这是超级计算机的分析,精确度小数点后很多位。

  在此同时,混乱的脚步声准确的在房门外停下了。

  “轰隆!”猛然一声巨响,劲风呼啸。

  看不到,但可以想象门被轰成碎片的场景。

  【赶紧跑吧!这家伙肯定是有追踪你的手段。】乔琳声音急促。

  “我也这样想……”

  这声势,打肯定打不过,能追踪,房间里也没法藏,只有一个地方能跑了!梁开飞快拽着雪菜奔向阳台。

  手上就有绳索,练功时用的。最快速度在雪菜细腰上绑了个结,梁开从阳台将女孩缒了下去。雪菜也知情况紧急,虽然脸色发白,抿着嘴一路配合。

  刚缒到半截,南海静已经率领一众魔骨骷髅杀到。随之而来的还有她纤嫩指尖一点紫色流光。

  流光飞行速度不快,梁开保持姿势本能的躲闪了一下。

  但是没有用,流光追踪变向,还是命中了。

  不过,没产生任何效果……

  “又是这样!”南海静咬牙。

  “波尔!”雪菜顺利落地,挥手向梁开示意。

  见雪菜安全,毫不犹豫的,梁开纵身一跃,抓绳速降。这个高度顶多摔断腿,总比落进这个不明来历的女人手里要好。

  然而刚刚翻落,一根枯骨长尾拦腰卷住了他,猛然拉回了阳台。

  猝不及防,脑袋狠狠撞中栏杆!

  一阵钻心剧痛,天旋地转,依稀听到雪菜的悲叫,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晕倒之际,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为什么都猫在旅馆了,还要遭此横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