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不是演习是拖戏

异界直播间 +A -A

  星塔旅馆,三楼,练功房。

  这里是贵宾层,相当于地球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是以各种功能房一应俱全。

  梁开正在房间中奔走跳跃,挥汗如雨。

  【虚拟实境特训系统,旨在通过尽可能拟真的程序模拟,完成各兵种的完全培养。终极目标是不花费真实的一枪一弹,培训对象就可直接投入实战。】

  【曾经出现过的虚拟驾驶舱、虚拟太空舱都是这种技术的雏形。当然了,技术所限,目前为止还远远达不到终极目标……】

  【不过,由于高精度脑波读取仪的出现,第一阶段算是完成了。】

  听着军方讲解员古井无波的表述,梁开查看着眼前的系统界面。

  系统界面?

  没错,就是系统界面。

  他曾经开过玩笑,项目组那边要把他当做游戏打,而今……变成真的了。

  虚拟实境特训系统第一阶段,终端数据化集成整合。基本就是……把人当游戏打。

  经过两天两夜的奋战,和脑波读取仪完成了整合,此时此刻梁开的视野,就仿佛FPS的游戏界面,右上角有小地图,正下方是技能栏,任务栏、聊天栏等一应俱全,甚至生命值法力值体力值都有显示……

  还是开了作弊器的。

  房间中所有物品凝目细看,都会出现经过超级计算机处理的详细属性。

  当然,只是估计,尺寸、重量形状、特性……更进一步的数据还需要他近距离触摸、感应、测试等等。

  包括他的生命值、法力值、体力值也要经过诸多测试,不断的修正才能接近准确值。

  假如是在地球,只需要对身体进行深度监控即可,可他在异世界,就需要跑,需要跳,需要通过运动来收集数据,完成修正。

  顺便的也测试下系统的附加功能,比如说……

  “力场之手!”奔跑中梁开腾空跃起,意念点击技能栏。

  虚空中灵光轨迹浮现,正确的倾角,正确的投射,只需对着轨迹描摹,就能最高效率完成手势变化!

  同时梁开喉间震颤,经过项目组信号专家各种演算与提炼,大幅压缩简化的吟唱飞快发动!

  至于要素勾勒就简单了,灵光轨迹之外就是超级计算机推算出的力场模拟,只要看着对应的画面,脑中自然浮现该有的想象,而想象力,正是触发要素的关键。

  于是腾空的短短刹那,梁开的一星魔法准确完成,脱手而出揪住了屋中横梁。

  假如有外人看到这幕,肯定震惊诧异,简直无法相信!

  虽然只是最简单的一星魔法,其中包括了移动施法、法术速发、咒文简化种种超出常规的施法手段。其中每一样都会成倍影响施法的成功率,没有三星甚至四星级的实力,根本做不到!

  而梁开做的却是那般轻易……

  力场之手抓住房梁,然后……没有任何效果,他直挺挺的落地。但没关系,系统早有提示,他一个紧急翻滚避开了虚拟士兵的扑击,动作自然流畅。

  这就是程序优于人的地方了。

  超高速的计算能力让它们能够瞬间反应,持续给出最优解,就仿佛随身带了个王语嫣。

  正应了那句话,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身后站着整个地球呢!

  不过系统还没有最终完成,有瑕疵,稳定性堪忧,所以需要熟悉适应。

  事实上,就算完成的版本,又有什么系统没有bug?

  【很明显了,力场之手并不遵循牛三定律。所以不能指望它提供向上的拉力,增强弹跳,不过……】

  “我明白的!”转眼间梁开又一次用出力场之手,不过这回不是够屋顶横梁,而是向脚下施出。

  瞬间仿佛安了个弹簧软垫,一次腾跃足足比上次高出一尺,轻松避开了虚拟士兵的扑击。

  不能向上拉,却可以向上推,效果其实是一样的……

  【再试试防御术!】

  一星魔法防御术,在身体特定部位设置力场护垫,有些像铠甲术,不同的是铠甲术包裹全身,而防御术只提供局部的防护。

  “嗯。”梁开点头,按下了防御术按钮。

  他有力场系天赋。

  一年多来,菲米娜又一直在用黑白会秘法调理他的身体――本来他还没意识到这点,直到和咻咻在婚礼上喝到传说中的魔力秘浆……

  加上虚拟实境训练系统和足够详尽的魔法资料,新学魔法真不是什么难事。

  眼见魔法就要激活,“轰隆隆!”猛然震动传来,没有地震那么强烈,但足以让人清晰感应,心生不安了。

  梁开停了动作。这样的震动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似乎比之前都要强烈。

  大街小巷,人群议论纷纷……

  “当当当!”猛然,星塔顶端巨钟敲响,急促的声音响彻全城,宣告进入紧急状态。

  伴着钟声,猛然一股冲击从城心地下发出,刹那间蔓延全城。

  ==========

  分守府前,激战正酣。

  南海家中藏了太多百战余生,仿佛七节树风般的老兵了。

  这些人或许身体已经衰老,或许战力已经退化,战场经验却无比丰富。

  仗着对地形的熟悉,经验的老道,竟将入侵者的攻势不断瓦解。

  伤亡并不惨重,然而老兵们总知道什么时候该攻,什么时候该守,什么时候该退,什么时候该进……化成了人肉的泥潭,让士兵们有力没处使。

  也没法打的太认真。

  都是山城人,都属于军队系统,或者沾亲带故,或者袍泽同衣,甚至有很多士兵就是府中老兵一手带出来的。

  一边是黏糊滑溜,一边是不忍下狠手,打来打去打成了演习……

  这样子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对此三帆议长也无奈。他可以强行通过政令,召集巡防包围南海府,也可以下令士兵攻击,却没办法控制士兵出几分力。

  菲米娜厉声响起――

  “你们都是功勋战士,曾经效命军中,保卫山城免遭魔族涂炭!”

  “但看看你们现在在干什么?你们成了南海雷夫特的私兵!帮凶!”

  “帮他对抗评议会审查,拖延我们的时间。你们可知道,已经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他私下勾结魔族,图谋不轨?你们不是在效忠昔日军中首领,是在效忠魔族!”

  “你们耽误的每一息每一瞬,都在助长魔族的气焰,好让他们阴谋得逞!”

  一番叱喝铿锵有力,然而――

  “你胡说!分守大人他绝非那样的人!”

  “我们做他的兵几十年了,还不清楚吗?”

  “如果分手大人真和魔族勾结,山城早沦陷了!能坚持到今天!笑话!”

  “没错!这根本就是诬陷!”

  “藏头露尾的女人,连面具都不敢揭,分守大人怎么得罪你了,让你如此费尽心机的罗织罪名构陷?有胆报个名来!”

  老兵们七嘴八舌,声音虽老,中气却足,将菲米娜的叱责一一辩驳,让场中年轻的在役士兵们动作益发轻柔起来。

  甚至三帆议长都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菲米娜。

  “我都不认识他……”菲米娜简直要吐血。花心思组织的劝降词,反倒助长了对方的士气,瓦解了己方的军心,情何以堪啊!

  可是,假如无法快速击破,给了对方足够的时间准备,或者销毁证据,或者逃之夭夭,接下来就难了……

  自己一路梨庭扫穴,难道要在这儿卡住?

  目光不由向后。

  马戏团众人混在人丛中,正跟南海府守军不疼不痒的鏖战。

  正想下令,让他们不要隐藏实力,不计代价做尖刀突破吧,猛然一股震动传来。

  “轰隆隆!”并不强烈,但强者自然能感觉到伴随震动的天崩地裂的变化。

  与之相比,星塔顶端那急促的报警钟声都无关紧要了……

  因为,星门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