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异界直播间 +A -A

  梁开的戏法怎么变的?

  很简单!无非机关、暗道、快速转移、动作配合罢了。

  区别只是,上次的准备工作众友是看在眼里的,甚至节目单都是他们帮忙编排的,这次梁开关直播了,准备工作全程保密,于是乎……众友就和台下观众一样茫然了。

  聘请的魔术大师意识到了这点,规划节目就不留余力了。

  说实话,苦心孤诣构思一个魔术,眨眼间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公开玄机,哪怕直播的影响力无与伦比,也架不住消耗大啊!

  所以上一轮用的无非是些大路货的魔术,异界的观众看着新鲜,友分分钟都能找出破解视频。

  这轮就不一样了,结合舞台、异界制作道具的能力以及梁开的极限,魔术师拿出了压箱底的实力。甚至有一些是地球上无法复制的。

  为什么?

  因为魔法。

  纯靠技巧就能仿造魔法,现在梁开掌握了力场之手,加上魔法卷轴能够实现的效果……

  想像一下,不会魔法能装成会魔法,低级魔法装成高级魔法就更不是什么问题了。

  不过,既然标榜魔术不是魔法,掌握了技巧所有人都能够做到,他们当然不会堂而皇之的违反。

  只是,整个魔法不用,拆出一两条要素借用一下是有的,魔法的要素其实就是这世界的运行原理;

  本人不使用魔法,道具附带一些魔法的力量,同样是有的,魔术还有不玩道具的吗?

  甚至有一些,干脆就是对道具原理、魔法要素的剖析分解。不像是魔术,更接近科学实验。

  这也的确无关魔术,而涉及到梁开的定位。

  熟悉科学史或欧洲近代史的朋友应该知道,曾经有段时间,科学和魔术很相似,科学家设计实验,在类似的舞台上表演,宣传科学,激发大众的兴趣,顺便……赚点门票钱。

  这种模式到今天销声匿迹了,科学家变成了死宅男,可以关在实验室一辈子不出门,再也不讲究口才、仪态、社交……

  不过,每年圣诞节英国皇家科学院例行会有科学讲座,算是这种传统的延续。

  事实上,这个由迈克尔法拉第在1825年发起的讲座,本身就是传统的一部分。迈克尔法拉第本人,也正是因为化学家汉弗莱戴维在皇家科学院的一次激情四射的演讲,走上了科学的道路。

  之前的表演,梁开夹带过不少私货,关于心理学的、物理学的、逻辑学……以后也会有,而且会越来越多,甚至成为主流。

  魔术师终究只是个表演者,科学家才是梁开的追求。确切的说,是项目组的追求。

  要探索异界,光他一个人的力量可不够。

  以后要建立各学科实验室,指望他一个人不是开玩笑吗?

  可除了他,跨越宇宙的穿越迄今无法定位,开启黑洞也需要海量的消耗,送更多的人过去根本做不到。

  只能靠他自己了。

  建立魔术协会扩大影响,筹集资金;强行普及科学,带动这世界在这方面的研究,顺便的看能不能吸引一些科研狗,等以后再实验室里打下手。

  扯远了,回正题。

  精心策划的闪亮登场,开启了这一夜的狂欢!

  不单惊艳了山城居民,连直播间友都被吸引了……

  要知道,他们看的可是主视角,不是观众视角。观众看不明白正常,他们都看不明白,简直丢人。

  一时间竟不敢分神,屏息静气仔细欣赏,时不时的还会倒带重播,惊呼不断,【哎呦,这是怎么回事?】【这,这,这也太神奇了吧……】诸如此类。

  梁开不过是按照节目单表演――

  一个大型魔术,间杂着三四个过度的小魔术,因为要准备道具重置舞台。

  过度小魔术舞台比较小,不过也各色内容穿插,一会儿是科学向的,需要与观众近距离互动;一会儿是牌术的、硬币的、手法的,同样离远了不好看。

  背景乐是蓝羽铃的人声伴奏,鸟声搬走;照顾不到的地方则是丛林嘘的的驯兽表演。

  这时候,技巧就体现出效果了,几副魔法牌被梁开玩的眼花缭乱,在指尖翻转,如绳如练,如蛇如串,时而穿花蝴蝶,时而瀑布湍流,时而天女散花。各种猜牌,变牌,藏牌,挪牌的技巧,更是让场下观众惊呼连连。

  观众们看的眼花缭乱惊叹不已,魔法卷轴店老板更是眉花眼笑乐不可支。

  这家伙高兴什么?

  他高兴因为有人指点了他,提早准备一批空白魔法牌,安排店员分散观众席上备卖。

  果不其然,台上表演精彩,台下观众眼热心跳,难免就想尝试一把某些酷炫的效果。听说有卖的,也不顾价格要高出平常许多,买不起还可以大家一起凑份子吗?

  前后不过几分钟,座中店员纷纷打手势示意,卖完了!

  于是,老板的高兴转成了淡淡的忧伤,店里存货还有一些,可是明显不够卖的呀!今晚的都不够,更别说接下来还有更多表演,该从哪儿进货呢?

  他的忧伤梁开不管,只要给自己推广费就行了。

  至于这家伙赚了多少,会不会黑他,有菲米娜这黑白会盯着,谅他没能力私藏。

  这点提成其实不算什么,大头还在香蕉家啊。

  可以预计,随着魔术的推广,类似扑克的魔法牌,以及其他常用的魔术道具,都会成为重要的利润点。

  相关道具的设计图纸,制备要求,据说已经被他传回本家安排生产了,就是不晓得会搞成什么规模,如何铺开摊子,还是……会等行会建成以后同步推广?

  悠然出神,目光猛然和VIP座中的雪菜交汇。

  女孩仔细端详着他,似乎是在确认,经过了议罪营的风波和念师技能的冲击,他究竟有没有事。

  被她这么瞧,“啪嚓”梁开手一抖,一把牌就砸地上了。

  雪菜抿嘴笑了:果然是这家伙,没有变!冲哥哥点点头。

  “你也这么认为?”香蕉缓缓舒了口气。

  魔族的手段诡异多端,不能不防。黑白会的菲米娜说没事不一定真没事,总还得确认一下。毕竟以后梁开和他们合作的更多。

  意识到雪菜就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表演,梁开无法淡定了……

  说实话,完全是波尔的残念。可外人分不出来不是?别说外人了,他自己都有些含糊。

  牌洒了一地在台上,正反都有,聚光灯下白花花一片。

  “啊!”助手咻咻忍不住轻呼。

  观众瞬间静默,但并不确定是演砸了还是梁开故意,他们被魔术搞的跌宕起伏太多次了。

  也幸亏这些天下来,出生入死去活来,见识广了,场面经的也多了。稍稍一愣后,梁开果断伸手向台下:“刚才有人说,我会知道牌,是因为抽牌的时候,偷偷把牌换成了自己想要的……”

  “那好,现在牌在地上了。我就这么站着,来个人替我选牌吧,看我能不能知道。”说完甚至还退后了两步。

  台下瞬间欢呼爆表。

  你推我搡,你拥我挤,好不容易选个人出来,来到台上一选。果然还是被梁开猜中了。

  观众不服啊,又纷纷要求,他们在下面选牌,台上的人帮忙翻牌就行,哦,对了,还要重新洗牌。

  一通嘈杂之后,还是被梁开猜中了。

  不信然而不得不信,不服却又不能不服。

  一番互动,幸运过关。不仅救了场,效果比原计划更好。梁开松了口气,紧接着更换场地,没雪菜盯着就自如多了。

  可是,不单现场观众迷惑不解,直播间友同样疑窦丛生,完全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

  手动操作是一回事,完全把控制权交给别人,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梁开含笑不语。

  还是乔琳看这些家伙猜的越来越离谱,忍不住说出了答案:【其实很简单的,背牌。】

  【背牌?我天。那么多牌,花样几乎没差别,怎么背?而且,波哥什么时候有这种逆天的能力了。】

  乔琳:【你们是傻啊是傻啊还是傻啊?梁开他当然没有这能力,但超级计算机有啊……】

  众友:【…………】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这个逼装的我们给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