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黑暗中期待光明

异界直播间 +A -A

  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菲米娜找来了!

  “什么是卿卿我我?”咻咻触族语不熟,茫然问。

  “就是……像我们这样一起看星星。”梁开卡顿了一下。不单因为尴尬。

  “菲米娜,咻咻和波尔不是在看星星。”咻咻认真的纠正道。然后抬头看看天空,“噢,还真有星星了。”

  这世界难得有星星。

  当然不是指车轮那么大的父星,或者拳头大的母星以及其他近距离的木星卫星,说的是漫天星斗的情况。

  白天有太阳,晚上也有木星和光环,反射效率是满月的至少几十倍上百倍甚至更多,根本看不到星辰。也就黑暗期,太阳被木星遮住,碍于角度,木星也无法折射太多光线,才有眼前的一幕。

  不单星辰,木星光环有缺损的地方,依稀还夹着某些材质通透性质特殊的碎片,横亘于天空上,偶尔也会发光。

  不过,重点不在这里啊。

  听到了吧?自己那首《在他乡》被听到了吧?果然,果然君子慎独啊,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梁开心中懊恼。

  菲米娜斜睨了梁开一眼,倒不奇怪他的紧张。

  不管是和咻咻的私情被窥破,还是自己黑白会的身份暴露,都足够他紧张了。

  撇撇嘴:“刚才那歌还怪好听的。说起来,你们波西米人唱歌也颇有名声,怎么没见你表演过呢?”

  波西米人!

  对了,自己是波西米人,这世界一种居无定所的,语言文字文化艺术都甚是独特的少数民族……

  波西米万岁!梁开长长松了口气。

  然而,没等他一口气喘完,菲米娜下一句话让他再一次心提到了嗓子眼:“该说的话说,不该说的话别说,我的意思,你明白?”

  这明显在说黑白会的事。装晕避得开一时,可避不开一世。

  “明白!我明白!”梁开连连点头。

  “那最好。”菲米娜嘴角微翘,“还有,表演完去找我。你也是。”指指咻咻。

  “哦。”咻咻茫然点头,摇摇尾巴,“你们在说什么?”

  说什么梁开自己也不十分清楚,他就清楚一件事:被黑白会这样的特务组织找上,肯定没什么好事……

  ==========

  太阳彻底没入了木星光环!

  巨大光环绝不应该是密不透风的,肯定留有很多空隙。

  然而,或许是光环蕴含着奇异力量,或许是这世界法则不同……

  蓝色太阳完全被遮挡了,仅仅在光环的边际,以及巨大木星与光环之间的缝隙处,留下了数道同心的光圈,给这世界继续提供光亮。

  又仿佛一只巨大无比的眼睛,由亮线勾勒着,幽幽盯视着下方的世界。

  极光异象渐渐消失,整个世界陷入了混沌。

  唯有偶尔迸发的闪光、炸裂的惊雷,提醒着星球上的生命,有未知的力量在蠢动,在酝酿。

  梁开和咻咻被菲米娜唤下高处,开始为晚上的表演做准备的同时。

  山城居民也开始了各种忙碌――

  有人托着花盆,有人拎着木桶,有人并抬着种有植物的巨缸,鳞次栉比的走上了城墙,木桶搁好,花盆巨缸放在了城墙留好的凹槽处。

  盆里桶里缸里的东西并不相同,大致的功用是一样的。

  比如说,最高最大需要几人合力的巨缸中的植物叫做太阳花。

  此花在光明期普普通通,毫不稀奇,一旦进入黑暗期,就会迅速开花结种。

  其花绽放光明如同火炬,仿佛将光明期吸收的阳光力量统统释放出来了!能够照亮好大一段城墙,甚至拥有与阳光相仿的烧灼之力。

  不过,台阶山城外围一圈其实早种满了,围城数圈层层叠叠。此刻花骨朵已经冒出,淡淡的辉光开始绽放,照亮了绕城一圈数百米甚至更大的区域。

  城头上这些的作用不是照亮,而是播种。

  这是星塔植物师精心培养的优良品种,亮度和蕴含的阳光力量都更胜一筹。

  放在城头,一旦花谢结种,会被迅速装入盛满湿润泥土以及肥料的小袋里,趁夜栽种在外围的太阳花林。

  除了太阳花,还有驱魔草。

  这是一种毫不起眼的似乎满大街都是小草,开很小很小的花,一不注意就被踩没了。

  草花虽小,能散发极强烈的一股香味,又叫做香草。这种草普通人类闻着幽香,据说很多魔族闻到,都会恶心眩晕想吐。虽不致死,也能大幅的削弱他们的战斗力,所以得名。

  沿着城墙一圈以及下方的太阳花林中都有种植。

  此刻抬上城头,却不是为了播种。

  而是居民们已经大量采集这种香草捣烂成浆糊,为坚守在城墙上的士兵们涂抹。

  除此外,还有经过特殊发酵洒在城墙上阻止爬墙的油脂;散种在丛林里,能够蛇虫一样缠住腿脚阻止穿行的藤蔓……

  各种各样的手段,一股脑儿全上!

  【啧啧啧,真是开眼!】

  【异世界果然是异世界,乍看上去很像,仔细一瞧,完全不一样啊。】

  小书呆:【怎么不一样?不要崇洋媚外吗!那太阳花无非就是大号的萤火虫、发光水母什么的;驱魔香草和除虫菊脂明显是一类;那边有能缠人的藤蔓,咱们也有能捕虫的猪笼草吗。】

  Frozing:【卧勒个去!让这家伙一比较,咋突然觉得生无可恋呢……】

  徐鹏远:【我也是。】

  宋夫人:【这也能扯到崇洋媚外……涨姿势了!】

  当然了,黑暗期的准备工作并不局限于城墙。

  山城之内,集市、广场、议事厅外、星塔……一干重要的聚会场合,或者是源晶雕刻的,或者是魔法恒定的,一盏盏巨大的各式各样的仿佛艺术品的魔法灯依次点亮了。

  亮度比地球上的各种高压钠灯、氙气大灯也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之。

  魔法灯照不到的街道两边,有人燃起了特制的火把,有人抬出了发光植物,有人点亮了长明的灯火。

  星空祭,就是要制造光明,驱散黑暗,这是主旋律。

  不过,现实的黑暗容易驱散,心底的黑暗就不是点一盏灯,烧一把火,开一朵花能够解决的了。

  所以当灯火渐次亮起,当各种准备完成,人们纷纷回家,换上最好的衣服,梳出最帅的发型,一手提着装满食物的篮子,一手提着板凳马扎,蜂拥走上了街头。

  有人拿着乐器,边走边弹,边上自然人群汇聚,载歌载舞;

  有人表演着最粗浅的魔法,那不叫魔法而叫戏法,基本就是一团团混乱的光影,仿佛抽象画没人能明白,也会引来一片叫好喝彩;

  行进中,偶尔有甲胄齐全的士兵与冒险者们跨马扬鞭,穿行出城。

  那是星塔的法师们检测到了空间折叠点的波动,需要骑兵与冒险者们去检查。

  不过擦身而过,就被热情的人群从头到脚涂满驱魔草的香味,腰包里被塞满食物,铠甲上画满祝福的符咒与文字,某些帅哥的脸上还会印上少女与大妈们的唇印。

  游行的队伍从小巷中穿出,渐渐的汇聚,如同百川汇海,最终集中到了山城的几条主干大街,人群越来越多,队伍越来越密,欢歌笑语越来越大声,气氛越来越高涨……

  不知不觉,木星和太阳就下山了,这世界陷入了真正的黑暗。

  梁开的魔术表演,也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