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炸裂的项目组!

异界直播间 +A -A

  片刻沉寂,直播间炸裂!

  【不是波哥说的,那能是谁说的?】

  【明明就是他说的吗?除了他,还有谁能用他的ID?】

  【难不成是见鬼了?】

  梁开:“¥;P■u■�?u■0u|??3离¥3烂?颊@�……”

  梁开微尴尬:“哈……哈……”

  【卧去!卧去!难道有大神黑了波哥的账号?牛逼牛逼,佩服佩服!】

  【难不成,难不成是波哥精神分裂了?】

  一时间友脑洞大开议论纷纷。

  【黑什么黑?分什么裂?大家难道忘了刚才的画面了?是那只鸟影上了波哥的身……】说完怕大家不信,利用截屏慢动作回放了战斗最后一幕。

  混乱中,确确实实,清清楚楚,可以看到鸟影附体的画面。

  然后……

  然而画面就一片漆黑,直播信号断掉了。

  这两天来,因为事故,包括梁开自己掐的,信号也断好几回了,众友倒是不奇怪,只是,难免猜疑议论。

  相比他们的炸裂,项目组内部炸的就更裂了!简直都要碎成渣,快收拾不起来了!

  吃瓜观众只是猜测,猜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项目组却是清楚的知道怎么回事。

  梁开的灵魂投射到异界,占据了一个异界人的身体进行全球直播,他们却从来也没想过,真的没想过……异界的灵魂竟然能循着这未知的链接,来到地球!

  没错,梁开被念师反向穿越了。

  可能身体无法同时承载两个灵魂吧?当念师附身,直接被排斥到了……这个宇宙梁开的身体?

  脑波读取仪清楚检测出了不同源头的信号,一个是梁开本体,一个是……目前谁也不懂的外星语。没有针对的程序,所以呈现一堆堆乱码。

  乱码归乱码,不明白归不明白,梁开身体多个了灵魂是可以确定的。说是被鬼上身了倒也基本符合事实。

  这绝对是项目组不曾预计到的!

  黑洞的穿越就是刹那,关闭就断绝联系了……这是之前的理论,现在看来完全错了。

  一旦链接建立,不会因为黑洞的关闭就消失,而且还是双向的,链接比预想的紧密的多。

  这是曾经有过的推测,只不过比较小众不被认可,现在得到了证实。

  项目组紧急联络提出对应猜想的科学家不提,梁开身体里的灵魂如何处置,这是更大的问题!

  前面梁开在异界如何正当防卫就引起了高层的明争暗斗;

  现如今,一个活生生的,唔,不能说活生生的,好歹是死生生的异界人,来到了梁开的躯体里面,要如何定义?

  他算梁开还是异界人?

  这又涉及到一个自然人该如何定义的问题?根据身体吗?还是根据灵魂?

  倘若根据身体,那么灵魂切换了,意志完全不由自主,这合理合法吗?

  倘若根据灵魂,那么……从今往后什么指纹检验DNA检验全都没有意义了,身体是可更换的,对身体的确认又有什么用?

  更关键是,面对这样一个异界人该如何处置?

  关起来吗?异界人就没有人权吗?哪怕是敌对关系,这么些年下来对于人道主义,对于文明社会的推广,显然不允许这么做。

  假如是私下的也好,在全球人面前这么做……就太尴尬了。真的会影响形象的,还是国家形象。

  不关起来?虽然是梁开的身体是全瘫,不关也是关着,可是你让不让他说话,你打不打算和它交流沟通,你告不告诉它关于这个世界,关于梁开穿越的真相?

  告诉?它真的就没有回去的一天吗?假如知道了这里的事,回去了……异界的科技虽然不发达,对灵魂的研究显然是超过地球的,你可以保证不带来什么隐患吗?

  可不告诉?那和囚禁又有什么区别?

  涉及异界穿越这样的项目,涉及全人类的探索,一举一动都非小事,何况这种炸裂的状况?涉及到的因素太多太多了!

  所以,短暂的混乱之后,项目组果断动用了终极手段――掐信号,不播了!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长气。

  虽然直播间炸裂了,根据紧急事态下的操作条列,掐信号就可以不搭理了。

  甚至,每个人心中都隐隐有种创造了历史的愉悦感!

  创造什么历史?

  美国51区关着外星人的传闻全世界都知道,今日之后……中国也有丝毫不逊的神秘事件了!这么想着,是不是有点暗爽?

  就这样,项目组开始了混乱的应对。

  太多事没有先例了,一切都是在创造历史,不能不谨慎小心。

  直播间的吃瓜观众自然也是各种猜疑,信号没了,人数不仅没少反而不断增多,各种脑洞大开的奇思妙想不绝于耳。

  甚至于……最终勾勒的轮廓越来越接近真相,比如说,梁开被附体,异界的灵魂穿越直播间,项目组无可奈何掐断信号,因为不知道该怎么播……

  简直就跟有内部人员泄露似的。

  虽然泄露不可避免,可这也太快了,甚至招致了安全局的介入。

  相比地球的混乱,异界那边也丝毫不逊……

  鸟影发动尸爆,将一牢房的人炸的七晕八素,趁机附身梁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突如其来的消失,就仿佛他突如其来的出现。

  挥一挥手,就到了另一个宇宙。

  爆炸随即停止,罪囚们无人操作也纷纷醒来,然后……战斗继续。

  这么多罪囚忽然自由了,身上穿着铠甲,手中拿着刀剑,地上躺着同伴的尸体,身上流着新鲜的血液,虽然没有记忆,会干嘛可想而知。

  所以,继续,没停。

  不过没有念师压阵,就容易应付多了。

  待赤血烈亮明身份,咆哮呐喊说出了他们被魔族控制,试图造反越狱做魔族走狗的事实,有些人不信战斗不停,有人将信将疑停了手,也有些人就信了,和那些不信的人争吵打斗起来,内讧乱成了一团。

  又过了一阵儿,门外“咣咣”砸门,夹着呐喊。雪菜通知的援军总算赶到了。

  不过大门被锁,还用魔法结界进行了加固,颇费了番手脚才破门而入。

  巡城、巡防甚至骑兵精英们排队杀入,面对大兵压境,罪囚们纷纷放下武器,混乱终于平息。

  菲米娜亮明身份,跟援军解释了状况。

  山城老分守南海雷夫特并着一众士兵齐齐倒抽冷气!

  黑暗期在际,竟然有魔族混入,还是念师……这意味着什么每一个当兵的人都清楚。

  老分守当即下令,着巡防配合黑白会彻查此事,魔族念师怎么混进来的?黑天咪咪怎么被蛊惑的?议罪营是怎么回事?念师突然消失了,去了哪里?他是一个人吗,还是有同伙?

  “为什么让他调查?”赤血烈强烈不满。自己从头到尾亲身参与,要调查也该是自己吧?

  “你看一下时间。”老分守毕竟经验老道。

  这世界有钟,不过是魔法装置。

  原理简单的发指――魔法恒定的源晶能够精确锁定太阳,不管是在天空还是沉入地底。

  所以完全不需要机械结构,架一个指南针似的框架,吊起源晶的指针,让星象师恒定星辰牵引之力就行了。

  巨大的类日晷装置就在星塔的最高处,抬头就能看见,甚至还有夜光效果呢。

  赤血烈抬头扫视了一眼,不说话了。

  不知不觉已六七点钟了,夜里六七点钟,地球这边已经过了午夜。

  这次黑暗期从白天六七点钟开始,只剩下半天了。

  赤血烈身为城防总旗,正是最紧张忙碌的时候,尤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

  “好吧。”赤血烈无奈松口。

  事情就这么定了。然后,菲米娜和香蕉齐齐转向了梁开,最后的一幕,似乎和这小子有点关系呢。

  梁开躺在地上,人事不知。

  这个时候,除了装晕他还能干什么……还敢干什么?

  正因如此,他才有空在直播间插嘴,和项目组唠嗑吗:“照这意思,假如我掌握了这念师的能力,是不是,岂不是就意味着我可以回家了……”

  项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