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不是魂爆是尸爆

异界直播间 +A -A

  念师的灵魂震击,其实就是意念操控。

  这招倘若目标没有准备,就可以催眠控制;若有了准备,就是震撼击晕。

  正面战场和暗中潜伏的效果截然不同。

  士兵们脚步摇晃难以控制,但在赤血流的加持下,勉强还能站住。

  “让开!让开!”他们勉强抵挡了两轮,然后被赤血烈随手拨开。

  山城城防总旗挥动战斧,昂然站在牢门之内,声如霹雳,动如雷霆,战斧翻飞打地鼠般将露头的罪囚一个个砸回通道。

  虽然身躯也在摇晃,仿佛喝醉了酒。但这不仅没降低战斗力,反而产生了一种酒驾的勇猛……

  “破法!”菲米娜则手按白刀激活了黑白会秘传。

  白光循着刀锋涌遍全身,仿佛风浪中的礁石,稳稳的抵消了灵魂的震击。

  源晶也差不多。

  他没有白刀,但他是源晶家的公子,伯爵的继承人,身上怎可能少了防护之物?

  一层灵光爆开,将意念的洪流隔绝在外,稳稳的站住。

  只是……梁开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不仅没有遮挡,甚至……他连巡防士兵们的身体素质都没有,套用游中的术语,等级太低,缺乏抗性。

  三两下就被震倒在地,滚来滚去,“呕……”当场吐了个稀里哗啦。

  【卧去去去!这是什么玩意?】

  【地震术?这才刚开播啊,顶多第三集,就出这么逆天的大招好吗?】

  【波哥,稳住,稳住啊!】

  直播间里一片焦虑,他们的第三方视角是梁开的,同样天旋地转天翻地覆,仿佛某些极限运动者的随身摄像头画面似的。

  “哈哈哈……”鸟影得意狂笑,“小子,敢坏我的计策,死吧死吧死吧!”猛然鸟身化作流光,漆黑的流光,扑向了倒地的梁开。

  这是真打算要了梁开的命!

  “破法!”猛吸一口气,菲米娜白刀挥舞,强忍住眩晕,斩向了黑色流光。

  “去!”香蕉则摸出一块源晶。他的身上永远会有源晶宝石,摩挲激活,一团同样洁白的灵光投向了梁开。显然是与白刀类似的力量,能够帮梁开抵抗魔法,恢复状态。

  然而……

  白刀尚未劈落,白光还在路上,“轰隆!”一声爆炸!

  不能说是地动山摇,却也囚牢轰鸣,气浪翻涌,一时间腥风血雨,残肢断体!

  囚牢地上,有内讧而死的尸体,以及重伤奄奄一息的罪囚。猛然一具尸体爆炸了!不,不是一具,接二连三,这些尸体就仿佛炸弹一样,连续爆开,将牢房搅得血雨腥风。

  菲米娜直接被弹飞,长刀脱手;

  香蕉投出的白光也是同样,被接连不断的震击消磨殆尽……

  “尸爆?!”菲米娜和香蕉被震的七晕八素,面色煞白难看。

  针对这暴起发难他们其实做了准备。

  面对的是臭名昭著的念师,他们不可能不防备这职业最知名也最致命的技能,魂爆!

  引燃奄奄一息者的求生意念,爆发最后的意志闪光,震荡灵魂,撼动信念,范围杀伤。中招者如被满清十大酷刑,各种痛不欲生!

  这招的条件甚为苛刻,濒死者的冤屈越深,心中的痛苦越强烈,求生的意念越强大,爆发的威力就越强,当然了,必须是肉体濒临崩溃将死未死的临界关头……

  林林总总的要素,牢房里被梁开骗的内讧的罪囚们刚好符合!

  所以菲米娜针对性的破法,香蕉也激发了源晶力量净化过灵魂,预防的都是这一招,然而当技能用出,迎来的却不是魂爆,而是尸爆?魔族另外一种诡秘职业,死灵法师的招牌技能?

  尸爆,引燃新死者身躯的残存力量,一口气爆发的法术。

  和魂爆的意念杀伤不同,这是纯粹的物理伤害!

  菲米娜和香蕉预判落空,反制手段于是全无意义。

  手雷爆炸般的威力,而且,是在密闭空间里!

  “桀桀桀,以为我是念师,屋里满是伤者,就一定会用魂爆吗?天真!天真!太天真了!哈哈哈……”

  鸟影嚣张的笑声回荡,爆炸竟然压制不住。是纯粹的意念冲击。

  震荡!回声!冲击!所有人都被震的七晕八素,包括赤血烈和士兵,甚至是门外的罪囚们,也一股脑被最原始纯粹的爆炸力掀飞出去。

  被控制的它们能免疫掉意念的震荡,却不能无视尸爆的物理冲击。

  梁开也不例外,被爆炸的气浪掀的一个翻滚接着一个翻滚,滴溜溜打转好像练地躺拳似的。

  不过……依稀可以看到,他身体表面蒙着层淡淡的灵光,每当撞击剧烈,便有灵光闪烁,仿佛泡沫的护垫,尽可能的将冲击抵消掉了。

  “幸亏还有秘密武器!”承受着尸爆的狂轰滥炸,梁开呕吐之际不忘庆幸。

  什么秘密武器?

  铠甲术。卷轴店买的魔法卷轴。

  在身体表面覆盖力场之铠,抗拒一切物理冲击伤害的二星魔法。

  见情况不妙,他凭着十几年玩游戏的经验,接连激发了所有能用的保命手段,包括铠甲术,以及颤击之拳。

  二星魔法不足以抵挡尸爆术的威力,但至少减免了一些伤害,让他拥有了……和士兵们差不多,甚至还要稍高一筹的防御力。

  借势翻滚到墙角,抱缩在角落,蕴含力场的双手架起,摆出传说中最耐打的防御姿态,梁开苦苦咬牙忍耐。

  下一秒钟,鸟影化成的黑色流光猛然没入了他的身体!

  “果然有点小手段,没被尸爆一下震死。不过……小子,你会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是你!是你坏了我的大计!我要将你的灵魂永世禁锢,尝遍……啊~~~”鸟影满腔怨愤的说着,字字凄厉声声恶毒,不说效果,单单声音,就已经是一种诅咒了。

  然而……没入梁开身体不到几秒钟,诅咒戛然而止!

  恶毒的声音瞬间换了一个腔调,惊慌失措――

  “这,这,这是哪里?你的灵魂怎么,怎么这么奇怪?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在梁开的脑海,念师歇斯底里的哀叫起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那鸟儿,那鸟儿好像飞进波哥身体了。】

  【……不会吧?这算什么招儿?同归于尽?夺舍转生?】

  直播间里的观众不明所以,还在七嘴八舌的议论。

  “好多,好多……意念?好多讯息?都是,都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为什么找不到你的灵魂?这不可能!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念师混乱的问着。

  然而,无人回应……

  他不可能听懂或者看懂梁开脑海中充斥的任何一条消息,因为要么是地球上的语言或者画面,要么就是纯粹的数据流,只有计算机才能懂得讯息。

  情况不对!太不对劲了!念师心中警报连连,果断解除灵魂入侵模式就欲撤退。

  然而……一撤他才发现,撤不退了!

  他与本体的联系断掉了,依稀被禁锢在一具不能看,不能听,不能动的躯壳里,找不到脱离的出口。最可怕的是,他引以为傲的念师力量,能够肆意扭曲他人的意念,玩弄别人灵魂的能力,悄然间已烟消云散!

  “啊啊啊,这里,这是什么地方?!我的力量呢?”

  “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就仿佛是,鼓足力气狠狠打脸报复,却没想到,抡圆了一巴掌下去,打的却是自己的脸。

  失去了引以为傲的力量,念师惊慌失措濒临崩溃,全力意念呐喊。

  直播间。

  梁开:“¥;P■u■�?u■0u|??3离¥3烂?颊@�……”

  【这直播间是有敏感字的?还真没发现!】

  【那肯定的。国家级直播,能没点敏感字?不过,波哥你到底说啥了,竟然每个字都被屏蔽了。不能不点赞啊!】

  【啥敏感字?啥敏感字?那分明是乱码好不?】

  【卧去,还真是!波哥是脑波输入吧,怎么会整出乱码来,66666……】

  一波打赏在路上。

  梁开:“汗,刚才那……好像……不是我。”

  项目组,身体监控组。

  “嘀嘀嘀……”刺耳的警报声在房间中回荡,“监测到异常脑波!监测到异常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