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眼皮子底下被玩了

异界直播间 +A -A

  鸟影的话显然产生了效果。

  不妙!己方已经势弱,菲米娜是重要战力,假如她被要挟,那可真没活路了!

  梁开心中咯噔一下,直播间众友跟着他一起咯噔。

  不是大家都这么聪明,实在电视电影看太多了,这种剧情转折真不要太明显。

  一起提起了小心脏,然后某些后知后觉的友才发现:咦?有字幕了?这段梁开一直来不及翻译,他们也看懂了。

  确实有字幕了!似乎因为幽影鸟儿官话不熟的关系,翻译的还尤其精准,近乎零误差。

  【波哥,肯定出状况了!】

  【快想办法!】

  明白了就更着急,直播间里一时间瀑布刷屏。

  不用他们说梁开也知道。

  稍一琢磨,他猛然上前:“老板,真的是你吗?你是黑白会?你怎么会是黑白会的?橙光雷欧,这名字有些耳熟?咦,这不是,这不是……合同上那名字吗?谁啊?你爸吗?为啥要用他的名字命名我的魔术?纪念?怀念?思念?”

  越说越奇怪,忍不住抱着僵直的菲米娜肩膀摇晃,疑问连珠炮。

  香蕉眼睛亮了一下,上前拉开微微失态的梁开:“雷欧是菲米娜的弟弟。大约……五六年前吧,被一伙人贩子拐走了,三河城很多人都知道。”

  菲米娜神情古怪,停止了插卡的动作。

  事情当然没有香蕉说的那么简单……

  当时菲米娜十六岁,雷欧十一岁。黑暗期,她带弟弟去看最喜欢的马戏团表演,两个人被人流冲散,从此雷欧杳无音讯。

  橙光家乃是王都贵族,虽然品阶不甚高,也算有名有姓。此事颇为惊动,王都巡防营因此大动干戈,搜捕全城,但是……没什么卵用。

  通过魔法建立血脉感应可以确认,雷欧还活着,但具体在哪里却无法查知。虽然官方的说法是被人贩子带走了,但整件事都透着古怪。人贩子,通常可没有屏蔽血脉感应的能力。

  至于惊雷枪?乃是公国大骑士,素有三河第一高手之称的追风骑士团团长夜惊雷的配枪。

  鸟影为什么提起这?菲米娜又为什么惊呆?

  因为雷欧失踪之前菲米娜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带他买了一杆惊雷枪。当然不是正品,小孩玩具,手办。

  这件事知道的人有,但绝对不多。眼前这鸟影竟然特意提到,难道……难倒他真的有雷欧的消息?

  菲米娜心中天人交战。

  她也知道,对方是魔族念师,最擅长蛊惑人心,动摇意志的手段,自己不能上当!可是,可是惊雷枪三字,真是念师就能轻易说出的吗?

  而且进入黑白会后,她暗中打探,绸缪良久,终于让王都的大先知欠了她一个人情,藉此求得了先知一语。

  这两年来,她以黑白会之名巡守东海,暗中监控魔族,其实有一多半的原因是为雷欧。根据先知的模糊暗示,她和雷欧重逢,当在这个方向。

  难道说……

  “桀桀桀!”菲米娜的动摇念师一见便知。他可是念师,最能感应人的意志动摇,得意大笑,“汝心甚切,很好很好!撕毁魔法牌,将同伴尽数擒下,老夫便不计前嫌指点指点你!”

  虽然戴着面具,菲米娜煞白的脸色透过面具的血色纹章几乎渗出来了。

  “撕了魔法牌可以,让我抓其他人,不可能!”银牙暗咬,菲米娜决绝道。

  “既如此,那老夫的消息也要打个对折了。”

  “好!”菲米娜决心下定。

  “嗤啦!不要!”众人的惊呼声中,联络魔法牌被撕碎。

  “说吧,你那一半消息是什么?”

  “……”鸟影愣住了,几秒钟后,“嘻嘻嘻嘻,哈哈哈哈,桀桀桀桀……”歇斯底里的狂笑起来。

  “老夫随便说说,汝竟信了!汝竟信了!哈哈哈哈……”鼻涕眼泪都冒出来了,久久停不下来,“黑白会,黑白会竟如此愚蠢的吗?老夫,老夫忍不住,忍不住失态了!惭愧,惭愧,哈哈哈哈……”

  “啊啊啊!”他得意大笑,这边赤血烈和士兵们自然懊恼大叫。

  “这明明是计,蠢女人,你傻啊,竟然就上当了!”

  “如此浅显的计谋!就算要交换情报,你不能让他先说!”

  心浮气躁,士气动摇,阵脚大乱,接连数人受伤,被层层叠叠的罪囚将战线几乎押回了囚牢内。

  猛然赤血烈周身一股血气迸发,好像大出血。

  血色光辉做喷泉喷涌,豪迈崩流到了士兵们身上,让他们战意盎然,勇气顿生,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出来,总算在防线被攻破之际险险稳住了阵脚。

  赤血家血脉传承,赤血流!

  不仅能够加持自己,更能强化一个团体。可以想想,如果是在正面战场上,当城墙被攻占,当城门陷落,有这么一个武将存在,会让攻城者多么头疼。

  “好了好了,不要无端指责人家。”香蕉及时开口,“已经跟外面联络了,他们知道我们的状况,援兵应该很快就到!”

  ???

  魔族念师鸟影懵逼,什么时候?怎么个方式?哪儿哪儿就跟外面联络了?

  这里一切尽在掌握啊!联络方式切断了,大门锁死还激活了静音结界,外面守卫准备了黑白会在办事,一切闲杂人等禁止入内的借口……绝对天衣无缝啊!

  还以为香蕉是在说大话,在撒谎维持士气人心而已,直到香蕉得意洋洋亮出源晶腕带,展现晶石联络器接通的状态……

  !!!

  士兵们惊喜惊叹惊呆!啥?已经通知了,援兵很快就到?啧,早说啊!害我们紧张了半天!

  【66666666……】

  【哈哈哈,蠢货!被波哥在眼皮子底下玩了吧!】

  【傻眼了吧?懵逼了吧?觉得不可思议了吧?】

  【魔术手法原来这么好用!波哥完全可以加入惊天魔盗团了!】

  【让咱想起了朱聪。】

  【朱聪?朱聪是谁?】

  …………

  和懵逼的异界人相比,直播间里一片欢腾,众友哈哈大笑,松一口气的同时大呼过瘾,大波大波的打赏在路上。

  异世界的人没看到梁开的把戏,直播间里的友却是现场直播,看的真真的。

  其实很简单,就在梁开疯狂摇晃菲米娜问一堆问题的时候,他用一张自己的魔法牌,很像的魔法牌,悄然掉换了菲米娜手里的牌。

  菲米娜当然是知道的,便配合的演了一场戏。

  香蕉知道梁开的本事,也提前发现了,上前一步作势拉人,其实是在接收魔法牌,随后插进自己的腕带,激活……接下来就不用多说了。

  “是你?是你小子?!”虽然无人解释,魔族念师不是地摊A货。他看不到事情的真相,但可以察觉思维的波动,注意到对面的关注焦点。

  气急败坏,甚至忘了说那拗口的古语了。

  ……感情之前都是装出来的,是故作神秘。

  阴谋就仿佛阴影,是不能曝露于阳光下的,否则就烟消云散了。

  “啊啊啊,我,我天衣无缝的计划啊!我杀了你!杀了你!”鸟影一迭声的哀叫着,扑扇翅膀胡乱飞舞,仿佛泼妇抓脸,又似神棍跳大神,看起来十分的可笑。

  然而……震动突如其来!

  就仿佛火山地震爆发,刹那间梁开立足难稳,身体颤抖视野乱晃难以控制,更加方向敢颠倒,觉得牢房七上八下脑海一片混乱……

  假如有旁观者的视角就会发现,房间并没有动,地面也没有动,只是波尔的人无风自动起来,仿佛遭受了火山地震。

  念师,灵魂震击!

  用句装逼的话,不是风动,不是帆动,仁者心动。

  牢房纹丝不动,是梁开的大脑,他的灵魂和意志被攻击了,暴露于汹涌澎湃的意念流中难以自控。

  不单他,这边所有人都受到了攻击。

  不过,他却是最凌乱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