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魔族念师

异界直播间 +A -A

  几人闻声出门。

  不过片刻功夫,议罪营里已经换了副天地!

  梁开所在的囚室是大门内的第一间,正对着深入议罪营内部的长长甬道。

  此时此刻,黑压压一片人潮从甬道中走了过来……

  都是关押在议罪营中的犯人,甚至还有赤血烈与士兵们认识甚至是亲自抓捕的几个。

  不晓得什么时候被放出来了,身上穿着简单的铠甲,手上攥着还算精良的刀剑,正是他们当炮灰会用到的装备,“叮叮当当”走了过来。

  但显然不是要上战场,从他们杀气腾腾的表情,瞪视众人的仇恨目光就看得出来――他们是冲着赤血烈,冲着源晶香蕉来的。

  !!!

  陷阱不是这间囚室,而是整个议罪营!

  菲米娜吐了口气,刚才她就隐隐意识到了,然而亲眼看到,还是忍不住倒抽冷气。

  议罪营里的犯人都被背叛之影的人拉拢了,变成了敌人!

  心中有数的她尚且如此,其他人看到这幕的震惊就可想而知了。

  赤血烈收起了啥都不在乎的表情,默默取下了腰间战斧;士兵们纷纷擎起了手中盾牌。

  香蕉扭头看菲米娜:你怀疑有魔族奸细,就指得这?

  菲米娜默默点头。不过,这可和她的估计不一样。她以为奸细只是混在人群当中的一小撮,当香蕉和赤血烈进来,会暴起发难仿佛前夜。

  万没有想到敌人如此大手笔,把议罪营的犯人统统拉拢转化了。要知道,这里面可足足七八百人,快赶上一旗的兵力了。

  “不可能所有人都被拉拢。虽然是犯人,和魔族有不共戴天血仇的不在少数。”香蕉冷静的说道。

  菲米娜瞬间明白过来。

  没错,违法者心中有怨愤正常,但那点怨愤和跟魔族血海深仇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

  甚至有一些极端分子,因为加入军队不可得,会在黑暗期主动求入议罪营,就为了能和魔族一决生死。

  议罪营这么大,不可能所有人都被转化!

  要么,所有不同意者都被清理掉了,要么……“有魔族念师!”菲米娜和香蕉猛然想到了一处,异口同声,勃然色变。

  清理掉不同意见者可是个大动作,哪怕议罪营一直处于被隔离的状态,定期检查肯定是有的。说服诱导需要大量时间,清理则会导致人数对不上号,很难安排的天衣无缝。

  除非是……魔族念师。

  念师,能够扭曲人的意志,操弄人的信念,诡秘难言的特殊法师职业。魔族特别精擅此道,甚至一些种族先天有此天赋。

  只有念师,或者另外一种诡秘的职业,能够操作死者的死灵师,可以悄无声息的转化这么多人,让他们如此整齐的屈从于一个意志……

  更麻烦的是,死灵法师或念师很少会单独行动。

  相对于诡秘的天赋,死灵师念师往往也有着极大缺陷,比如说,相对脆弱的身体,比如说,一旦被抵抗,可能遭受得反噬的缺点……诸如此类。

  所以他们往往是作为大部队的先导,在其他人的帮助下预先潜伏目标地,暗中积蓄力量,等到大军正面进攻,他们再暴起发难。里应外合,再坚固的城市也扛不住。

  假如说背叛之影的出现令黑暗期会遭受攻击的预期提升了两到三成,那么念师的出现,被攻击的可能性已经高达八成!

  除非是预期的空间折叠点出了问题,或者魔族大军走错了路,导致主力无法及时赶到……

  所有这些推理只是刹那,是脑中电光石火间的念头。敌人给他们的,也就转转念头这么点时间了。

  “啊……”下一秒钟,眼睛发红,神态狰狞的罪囚们就冲了上来。

  【卧去去,什么情况?这些人,这些人……又是冲着波哥来的?】

  【反正不像来救波哥的……】

  【波哥,波哥,他们在说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这些人好像很古怪啊?这变成……变成丧尸围城了?】

  【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这要是电视剧不是直播该多好啊……】

  直播间吱哇乱叫,一片喧嚣惊呼。

  “冲出去!不能被困在这里!”面对如此汹涌的冲击,第一反应肯定是缩回牢房,关上牢门,占据有利地形防守。

  不过菲米娜的第一反应却是,冲出去!

  不说这里可能有敌人更多的布置。离黑暗期还有十几个小时了,不冲出去,通知外面的人这件事,当黑暗期降临,整座城市就危险了。

  “不用冲,死守就行了!”香蕉却发出了完全不同的命令。

  “轰!”两道命令一先一后下达的间隙,卫兵们已经和罪囚短兵相接了。

  喊杀阵阵,刀剑撞击声不绝,充斥狭窄幽闭的空间。

  “死守!”卫兵都有些犹豫,赤血烈及时的咆哮让他们稳住了阵脚。驻盾在地,坚守本阵。

  “你们……”菲米娜看着二人,气结于心。

  “放心吧。”香蕉不慌不忙,慢条斯理掏出一张魔法牌,准备激活源晶腕带。就算不出门,他自有通知外面的法子。

  然而突然一道黑影掠过!

  香蕉尴尬的停在了那里。他插卡动作是完成了,但手上的魔法牌却不翼而飞了……

  一团朦胧不清变幻不定的鸟影将魔法牌截胡了。

  “桀桀桀,汝等以为老夫不知道晶石联络术吗?”黑影胡乱的扑扇着翅膀,发出难听的叫嚣声。

  它的自称很是古怪,不,确切的说,是语言很古怪,大致能听懂,但是晦涩、别致,就好像歪果仁说中国话的感觉。

  不需要香蕉说,菲米娜也知道此物的重要性。

  源晶家的晶石联络术他们黑白会也想要呢,奈何源晶家和法师行会做了交易,法师行会对这技术高度保密,只卖成品不卖技术,所以……

  菲米娜叹息一声,取出了自己的联络魔法牌,往源晶腕带上插去。

  黑白会是王室的忠犬,各地领主贵族闻之色变的人物,晶石联络术这样的高科技只要有的卖,怎么可能没有?

  “哇哇哇,可恶可恶可恶!”幽影鸟儿哇哇大叫起来,懊恼它的漏算。胡乱叫着,就在菲米娜马上要激活腕带的时候,“菲米娜,汝不想知道橙光雷欧的消息了吗?”

  菲米娜?她是菲米娜?梁开侧目戴面具的黑白会。

  赤血烈面露惊异。香蕉微一沉吟,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稍一卡顿,面具后面的声音古井无波。

  “否认?桀桀桀,老夫的谋划甚是隐秘,黑白会也追不到此处,该被背叛之影引开了才对。除非当日密谋的参与者,能够发现蛛丝马迹。”

  当日密谋的参与者有谁?梁开、香蕉、菲米娜,还有雪菜。

  他以魂术诱导黑天咪咪,借势塔主斯沃丘关押波尔,将赤血烈和源晶香蕉诱入此间。在中计之前,真的很难看破这个连环套,哪怕是黑白会……

  如此一想,推导出结论并不困难。

  换个角度,菲米娜这样一个贵女,不在王都三河城享受风花雪月的生活,却跑到远疆,带着一支马戏团风里来雨里去。虽然她自己说,别人也都觉得,跟几年前的某次事件有关,但细想想,未必没有别的因素。

  比如说,她是黑白会,马戏团老板的身份便于隐藏,更能合法的游走于各城市之间打探消息……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扰乱我心神的小把戏吗?”菲米娜不屑冷哼。

  “哦,小把戏?”鸟影桀桀怪笑,“惊雷枪,汝记否?”

  菲米娜娇躯顿时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