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有素质的穿越者

异界直播间 +A -A

  【至于他的马车钥匙……】乔琳续道。

  【马车钥匙我们就知道了。】众友齐道。

  关囚营之前肯定是要搜身的,梁开身上的卷轴、卡片、钥匙、身份证明、行会汇票理论上不可能留在身上。

  不过十分幸运,只搜身不用换衣服。

  梁开正练习魔术呢,衣服是订制的,各种暗兜夹层……所以除了应付性的交出了几样,其他的全藏在身上呢。

  比如能躲在横梁上完全不被发现,就是靠制镜术卷轴,在横梁与屋顶之间以魔术手法圈起了一个秘密空间。

  力场之手的魔法牌也在,几张保命用的二星卷轴更是没有动用的机会。

  经过这么总结串联,事情总算没那么神秘了,不过梁开果断的行动、犀利的手段,还是博得了大家的交口称赞:【本以为波哥一个码字宅男,玩直播肯定要走逗逼相声流,万没有想到,竟然是技术流的!】

  【只是……事情全波哥一个人解决的,探索局又做了什么?】

  【波哥因为血腥暴力把直播关了,探索局内部的信号总没关吧?】

  【他的安全问题不应该是重中之重吗?怎么就见他一个人在打拼,官方呢?组织呢?地球这边的秩序倒是维持的不错,但重点还是波哥的安全吧?】

  一番称赞喝彩中,也夹杂了不同的声音。

  对此,乔琳也无从置辩。

  探索局在干什么?

  探索局正在紧急磋商,梁开用一把钥匙差点杀了一屋子人这样的残暴手段,究竟合不合适?

  正方:身为一个地球人,一个现代人,一个有素质的穿越者,这样不管不顾开杀的行径好吗?反方拿美洲西进运动、印第安屠杀史说事,那是什么时代,现在是什么时代?

  关键,信号是公开的啊!

  假如只做内部观摩,装没看见就过去了,这可是全世界直播,让歪果仁看到咱们的穿越者手段如此残暴,会不会造成负面影响,影响他们对中国人的观感印象?

  本来直播是为了提升国家形象的,现在完全倒过来了,怎么可以!

  反方:要被打要被杀,难道不做反击任由人打杀就对了?那可是全地球的独苗,穿越到异文明世界的头一份啊。

  正方:不是不让打不让杀,至少……得正当防卫吧。这样一把钥匙杀一屋,终究有些过分了。

  反方:过分?他不是没亲自动手吗!就算拿到地球上来,这样做也不违法吧?又不是他逼着那些人自相残杀的!

  而且把正当防卫用在这儿?正方没毛病吧,中国的法律能管到异界?不触犯当地法律就行了。

  正方:他的灵魂在异界,可他的身体还在国内,归咱们管吧……

  反正:哦,说的好有道理。那你打算怎么管?让法庭判刑,把他的身体关押个三五十年?还是向异世界申请引渡,让他们把梁开的灵魂送回来?

  …………

  可笑吗?荒谬吗?一线工作者在前方拼死拼活,一帮官老爷们坐着沙发端着茶水在空调的房间里扯些没用的玩意儿……

  但是,话真不能这么说。

  时代不同了,络如此发达,一盘大虾能坏了一个城市的旅游形象,一次穿越,处理不好真的会抹黑国家形象的。

  而且,现在是单向穿越,谁知道什么时候,技术突破了,穿越成了双向的,将有机会和异界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

  届时绝对是人类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了!而作为主角出现的中国想留下什么样的国家形象?两百年前,西进运动消灭美洲原始土著那般?还是一百五十年前,重船大炮轰开落后国门那样?

  所以,虽不是小事,涉及日后基调,不先定下规矩是不行的……

  欧阳近也在座中,无可奈何听着。

  这谈话规格极高,哪怕他是炙手可热的探索局局长也没法随意开口。

  “真TM无聊!”旁边是一位军方代表,斜眼瞅着前方纠缠争执的大员,一脸生无可恋,扭头瞅见欧阳近,忽然来了精神,“嘿,欧阳局长。我们有个秘密项目,虚拟实境特训,不晓得你听过没有。”

  欧阳近愣了一愣,点头。

  他确实听过,用虚拟实境系统,以最低的成本最小的花费培训精英士兵的计划。不过,忽然提起这茬为了啥?

  “出了这样的事,难道不想让那小子培训培训?这次他用计挨过去了,下次呢?下下次呢?终究实力才是王道啊。”这是军人的信仰。

  欧阳近再愣,瞬间意动,这似乎……是个办法呢!

  ==========

  不说现实那边由此引发的冲击,异星这边,冲击也丝毫不小。

  “竟然就……这么简单?”听了梁开陈述,香蕉侧目。这还真是那魔术的风格呢,看起来很神奇,说穿了没啥稀奇。

  对梁开的评价悄然又提升了一截,一大截。

  赤血烈则离的远了些。他之前是看不起梁开的,不就是个变戏法的吗?甚至不需要魔法能力,人人会变,还不如戏法难度高呢。

  可眼前的一幕让他不得不改变看法。戏法也是能杀人的啊!对聪明人,尤其自己无法信任的聪明人,他本能的敬而远之。

  菲米娜的目光则更加复杂。

  从招揽的那一天起,她就把这小子当做黑白会的预备役在培养――

  杂技锻炼胆量、协调和行动力;舞台强化反应速度,更能培养临危不乱的心态;包括马戏团的日常,和艾夫维护道具,陪丛林嘘驯兽,让东方拒指点他魔法上的修行,都是在打基础。

  可真遇到了状况,波尔的表现还是超出了她的预想!

  一把钥匙就让囚犯们内乱?两个魔术手法骗过所有人,把他们玩弄于鼓掌?

  前几日的险死还生给他带来了一些改变,这很正常。不管谁险死还生都会有变化,可是这小子的变化,真的超乎想象啊……超的自己都有点不认识了。

  魔术那些手法,他姓波西米,出身古老的流浪表演民族,旧有传承加上在马戏团所学,自创技巧并不算稀奇,可是今天的表现,真的太彪悍了!

  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只是,只是想让他们内乱没空搭理我,哪想到他们自相残杀这么狠,脑浆都打出来了!”梁开摊手耸肩表示自己的无辜,“真的,我一个小指头都动,就丢了一把假钥匙!”

  不得不解释,必须解释,这么多人命的罪过若被安到身上,没事也有事了。

  “什么?钥匙是假的?!”囚犯并没有全死,还有一帮活着的呢,七八个人杀红了眼,抱成一团,你咬我耳朵,我折你大腿,血肉模糊,不可开交。

  募然听到了梁开的话,仿佛一盆冰水浇下,瞬间清醒。

  感受着自上而下从内到外的痛楚,环视着一圈冤出大天来的倒地囚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你小子……可恶!啊啊啊!竟敢戏耍我们!”

  也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力气,一骨碌爬起,挥舞手铐脚链,恶相狰狞扑向了梁开:“我掐死你!”“杀了你!”……爆吼咆哮。

  “就你们?杀谁?”菲米娜一声嗤笑,回身斩落。

  就见黑白两色的刀光一闪,进击的罪囚们瞬间倒飞出去,和其他同伴倒做了一堆。

  收拾了他们,菲米娜在屋中搜索起来,同时黑刀挥舞,刀光吞吐,一一掠过那些东倒西歪的人体。

  香蕉默默的看了一会儿,依稀明白过来:“你怀疑有魔族奸细?”黑刀破魔,专能侦测魔族气息,产生压制的力量。

  菲米娜点头:“嗯,我们怀疑昨天刺杀的目标不是你,或者,不单单是你,还有他。”抬手指了指赤血烈。

  “我?”赤血烈茫然。完全没感觉啊?

  香蕉却是秒懂,放松下来。既是为了魔族,就跟他没关系了。

  “不过……”他眼睛在波尔身上转了一圈,“魔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菲米娜本来也不确定,但进入议罪营后,反而确定了。

  黑白双刀黑刀破魔白刀破法,所谓的破,不仅能劈开抵消,同时还具备侦测之能。

  随着进入囚牢,黑刀微微发热,这正是有魔族气息的征兆。

  挥舞黑刀,她在房间继续探查,然而,粗略扫过一遍,没有;细细再扫过一遍,还是没有……

  怎么会没有?她疑惑蹙眉,刚才感觉还很强烈的。

  而且也合乎清理。对方要行刺赤血烈,但赤血烈是高手,黑暗期将至,又时刻被下属士兵围着,肯定不好寻找机会。

  没有机会那就只能创造机会。

  虽然不晓得敌人具体是怎么布置的,但是此刻,赤血烈和源晶波那那都被引入议罪营,随身只有两小队士兵,无疑是个极好的时机!

  菲米娜有八成把握,波尔的被关与这有关,陷阱就在囚牢里,至于黑天咪咪,不过是被人利用的跳梁小丑罢了,但是……什么都找不到?

  不应该啊?

  菲米娜心中嘀咕,不信邪的正要再翻找一遍,募然门外传来惊声:“你们,你们怎么都出来了?!”是被赶到门外的卫兵们。

  菲米娜脸色骤变。只是有面具遮罩,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