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染血的议罪营

异界直播间 +A -A

  从列队进入,到开口镇场,香蕉气势太盛,气象师被瞬间压制。

  张张嘴,他只觉得自己的声音轻飘飘,好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甚至都忘了装傻,装不认识不知道:“我,我不是……我只是,只是看那小子不顺眼……”

  “呵呵!”香蕉冷笑,过来戳黑天咪咪的胸口,一下一下,“这么说你知道他是我的人?也知道他为我源晶家做事?你报复他我没意见,这是你们的私人恩怨,可是,动了他,我源晶家的损失……你赔么?”

  “你今天看那小子不顺眼就动了我家的产业?要是哪天看王室不顺眼,是不是大君的位子也想坐一坐?看哪个主教不顺眼,你还想上天?”

  “不敢!不敢!不敢!”黑天咪咪连连摆手,波尔面前的嚣张跋扈丝毫不见。完全彻底被碾压。

  “你还知道不敢啊?跟我走,把波尔放出来!然后……赔礼道歉!”根本不跟他商量,香蕉直接就把行程决定了。

  到了此刻,黑天咪咪才隐隐觉出不对:“我,我没有权力,这是……”

  这是塔主斯沃丘的命令。

  虽然是他蛊惑的,但很可悲,他也只是个传声的。

  香蕉完全不给他说完的机会,揽上了他肩膀,半拖半拽:“打着魔法之名,却无魔法之实。混淆视听,蛊惑人心,长此以往,必对我行会产生不利影响,降低在平民中的声望,令大众生出魔法易得的错觉……你挺会扣帽子的呀!”

  这是黑天咪咪跟梁开的原话,也是他蛊惑斯沃丘时候的原话。

  香蕉玩味的看着这厮:“你觉得,你这顶帽子能给法师行会的订单挣几个点的折扣?两个?三个?应该不会再多了……”

  黑天咪咪额头的冷汗涔涔而下。那不是他能够涉及的层面。

  “你以为战场上的炮灰都是怎么死的?还是说,你已经准备好死了?”香蕉龇牙看着他淌落的冷汗。

  没错,这事是黑天咪咪挑唆的,但挑唆成功,就上升到塔主的层面了。

  香蕉可以去找斯沃丘,可那花的功夫就大了,付出的代价也不会是这样。关键是,耽误时间。

  所以他就找这小子了,而且咬定了,你甩的锅,自己来背!

  黑天咪咪称得上狡猾,但哪里见过这阵仗?

  身份的高低决定了眼界,历练的多少决定了行动力,这二者不管哪样香蕉都是碾压的,轻轻巧巧几句话,就带走了迷迷瞪瞪的气象师,连带的把他的思维也带偏到了死路。

  赤血烈翻个白眼:为那个净耍花样的小子做这么多,值得吗?

  突然往拐角墙边扫视了一眼。

  菲米娜如有默契般缩回了头去,微微咧嘴:动作好快!她通过旅店老板的渠道刚刚进来,这边源晶家就已经下手了?

  不过……事情竟然只是二星气象师的报复,因为梁开的表演让他没了面子?因为……自己狠狠抽了他几鞭子?自己的直觉全错了?

  可若是这样,自己那不对劲的感觉又从何而来?微一思索,再次探头出去,看着源晶和赤血烈远去的背影,募然心中一动,悄然跟了上去。

  ==========

  议罪营不在星塔,而在城墙内。

  为了抵御魔兽进攻,台阶山城某些关隘,比如城门、水门以及星塔、议事厅等要害部门附近,都是有两层城墙的。

  平时是军队的训练场,兼职关押囚犯,作为抵御进攻的一线炮灰。

  穿过一条地底通道,众人来到了城墙内的议罪营地。

  依墙而建的半兵营半监狱粗糙简陋,但并不缺乏防御力,只是没有装修,也很少打扫,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怪味……

  很快就到了关押波尔的防间。

  通常的监狱都是轻犯在外面,重犯在里面。轻犯进进出出的多,关的近省事,重犯往往进去就不出来了,假如出来也是上刑场喀嚓一刀,当然是远远的放。

  可议罪营不一样,重犯炮灰是要先用的,轻犯会留到后面,运气好甚至不会上,所以,向来重犯在外轻犯在内。

  这也是黑天咪咪能把波尔安排在重犯间的原因――紧急送来的犯人,看押者懒得走那么深,随手就近关了也是有的。

  否则这事也没那么容易。议罪营不归星塔管,是分守下辖。

  不过,分守老迈保守,不愿无故得罪人,表示星塔送来的人必须星塔的人带走,这才有了香蕉的胁迫。

  当一行人走近波尔的囚房,空气中一股浓重的味道扑面而来!

  在场的人齐齐色变。

  这股味道他们一点也不陌生,血腥味!新鲜的血腥味!

  “要是波尔出了事,你在法师行会,就算到头了!”香蕉眯了眼睛。

  黑天咪咪狠狠打个寒噤。

  源晶公子说话并不大声,语调也不高,然而就是有种直插胸臆的穿透力,瞬间让他如坠寒窟,甚至忍不住祈祷起来,祈祷波尔真的不要出事!

  “哐啷!”囚营门被打开,一行人抢进了屋里,看着屋中场景,一个个面露惊讶,惊骇。

  闻到味道,问清命令,他们猜到里面可能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却没想到是这种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就见房间里,一个个囚犯皮开肉绽,筋断骨折,有的已无声无息,也有的在不断呻吟的,统共五六十人的一个营房,竟然没有一个完好的,绝大多数都倒下了。

  哦,有那么五六人六七人没倒,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正聚在一起厮杀殴斗,虽然戴着镣铐,打的血花飞溅,天昏地暗,甚至都没有注意到牢门已开,有人进来,完全杀红了眼。

  可以这么说,这一屋囚犯十成战斗力已经废去了九成……

  ???

  怎么会这样?一屋子人近乎团灭?而且,怎么还自己打起来了?没有一个人看明白。

  还是香蕉最先反应过来:“找人!”

  众人恍然,他们的目标是波尔。

  正欲冲进血肉模糊的人堆辨认搜索,募然有声音从头顶传来:“呼,总算有人来了……”

  循声抬头。

  哪怕不曾仔细注意过,这么多人,这么多眼角余光,整间囚牢有意无意的不晓得被扫视了多少遍,包括上方横梁,明明没有人,波尔募然虚空现身,沿绳坠下。

  脸色有些苍白,表情稍显紧张,但是,有手有脚,全须全尾,身上血都没沾到半滴,和囚营里的血腥狼藉正成鲜明的对比。

  “你,你,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齐齐后退一步,难掩惊讶,包括源晶香蕉。

  看着梁开毫发无伤的跳下,再看看房间里的狼藉血腥,一票人齐齐后撤,心中画魂:这家伙,这家伙是何方神圣?

  “魔族!他一定是魔族奸细!被我逼得显了原形!”募然一个高亢的声音响起,在幽暗阴森的走廊里尤其的渗人。

  黑天咪咪趁机摆脱了钳制,疯狂呐喊着往外便跑。

  凄厉的声音,把众人吓得激灵灵一个冷战,顿时和梁开隔得远了一些。

  或者……真的是魔族吧?否则很难解释这一切,一个根本没有多少战斗力的小子,把一屋子罪囚团灭了。

  要知道,这些罪囚之所以被关在最外面,一是罪过大,二是因为实力高啊。

  擦,这家伙还真会扣帽子!瞅着众人看自己的眼神,梁开心中暗骂。

  “你这厮还挺会扣帽子的!”几乎在此同时,一个阴森的声音说出了梁开的心声。

  走廊拐角,戴着诡异面具,手持两把弯刀的人闪身出来,一把扼住了黑天咪咪的脖子。

  看着面具上的天血色纹章,还有弯刀上独特的黑白特效,黑天咪咪猛然瞪大眼睛,满脸恐惧:“黑白会?”死命挣扎起来,然而又哪里挣扎的动?

  远方香蕉的人再度齐齐后退,不过这次,是往相反方向。

  香蕉也眼睛微眯,神情紧张:“黑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