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背叛之影

异界直播间 +A -A

  后厨的对话还在继续。

  “议罪营?要议罪营的人干嘛?”酒馆老板疑惑。

  “还记得我提过的,那个相当不错的苗子吗?”

  “废话。”酒馆老板咧嘴,“他前天出事,医师还是我介绍的呢?”

  “因为某些原因,他被星塔的人带走了……现在这节骨眼上,我估计十有八|九会被关进议罪营。”

  “太出风头被盯上了吗?”虽然不知道经过,酒馆老板还是瞬间猜出了一些东西,“放心,我会安排人照顾的。”

  “不单是照顾。”菲米娜摇摇头,“我觉得这小子出事以后变了,成熟的很快。他的底当然没问题,我早摸过了,既然有这么个机会,不如干脆考验考验他。你帮我准备一下混进星塔和议罪营的路子,还有试炼的东西。”

  “你打算让他正式入会?年纪会不会小了点?”

  “不小了。我看上他是因为魔法天赋。”

  “唔,打算让他混法师行会吗?十五岁确实不小了。”酒馆老板点点头表示明白,“好,我会妥善布置的。”

  学习魔法这种事肯定是越早越好。实际上不止魔法,�大多数技艺都是如此。

  老板停顿了一下:“就这事?”

  这事虽然有些重要,不至于让菲米娜如此兴师动众。

  菲米娜眼睛微眯:“并没有直接证据……但是我隐隐觉得,这台阶山城里,飘荡着背叛之影的臭味。”

  “什么?!”哪怕是菲米娜被跟踪,酒馆老板的表现也算淡定从容,直到了这一刻,面色大变,咬牙切齿,“背叛之影?那帮投靠恶魔的堕落者?连暗影教派都要撇清关系的杂碎?”

  暗影教派是这世界最臭名昭著的雇佣杀手组织,只要给钱,什么都干的黑暗团体。对源晶香蕉的刺杀怀疑就是他们。

  背叛之影早先隶属暗影教派,是其中一个分支,后来专心一意受雇于魔族,在人类世界展开了一系列的潜伏、渗透、暗杀活动。

  虽然都臭名昭著,但显然背叛之影更臭。基本可以称之为人奸。

  随着地面防御力量的加强,城堡建设的强化,抵御黑暗期手法的娴熟……近些年出现的城市被魔族攻陷的惨剧,十有八|九都和背叛之影有关。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酒馆老板难掩疑惑。

  “他们的臭味,隔着几条街我都能闻到!”也是梁开被带走后,她觉得不对劲,翻查记忆,才隐隐发觉了吃饭时候,自己曾经感觉到的丝丝不对劲。

  自从遭遇刺杀,她已将警惕级别提升到了最高。

  仍能瞒过她知觉绝对不多,除非,是某些同级数的鬼鬼祟祟的存在。

  “我又仔细想了想。我们分析行刺目标是源晶波那那,三河方面对永雾岛的态度大家心知肚明,最近矛盾越来越深,出现这种事毫不稀奇。可假如目标是赤血烈的话……”

  山城常驻三支部队,巡防、骑兵、城防。

  巡防就是警察,维持秩序尚可,正面作战能力很一般;

  骑兵是机动力量,战斗力最强,不过主要负责出城作战,配合冒险者清剿原野上的空间折叠点,让敌人没有出现的机会;

  所以城防是唯一的正规守备力量!

  虽然很不喜欢这个乌龟壳的工作,可是在山城分守已经老迈,其他人多不堪大用的情况下,只有隐隐已是山城第一高手的赤血烈能担起这个责任。

  他虽然年轻,战斗力真的很强,赤血家祖传的血脉天赋更是特别适合守城领军。

  假如他被行刺,倒下了,山城的守备力量至少削弱两成!应对紧急情况的能力更是大减。

  在冷兵器时代,强者的影响力是超乎想象的。

  而且按照背叛之影的一贯尿性,假如真是他们,城中肯定还有其他力量受了操控……

  “码头船队检查了吗?”老板皱眉问道,没有进一步询问。干他们这行的通常不会刨根问底,就算要刨,也是背地里偷偷的刨。

  “分守虽然老,还不糊涂。昨晚连夜彻查了,不见的都找不到了,留下的查不出什么来……”

  “所以……你想从哪里着手?”

  菲米娜耸肩摊手:“我是巡查,你才是山城负责人。这里情况你比我熟。你觉得呢?”

  酒馆老板龇牙咧嘴:这口锅好沉,有点背不动!

  “还是从新人这条线吧,既然你觉得有问题。”

  瞬间把锅甩回来了,算你狠!菲米娜暗道。

  ==========

  还是蓝星旅店,三楼。

  “什么,波尔被星塔的人带走了?菲米娜派你来的?”听了梦想现的传讯,雪菜豁然起身。

  没错,香蕉不在,但雪菜在,正写稿呢,只是通常没什么人找她,都是找香蕉,上回才错过了。

  雪菜心思剔透,虽不知前因后果,两句话就知情况紧急、

  掏出一张魔法牌,插在了手腕的源晶腕带上。套腕灵光流转飞快激活,短暂的频繁变色之后,稳定在了蓝色频段。

  “哥!波尔被星塔卫队带走了。”她飞快说道。

  这竟是一个即时联络的通讯工具,倘若梁开在此一定会惊叹――异界竟然是有电话的!

  “什么?”对面传来香蕉的声音,“你觉得……是冲咱们来的?”

  “嗯,菲米娜特别派人通知的,据说,态度不算客气。”

  “那事除了咱俩、波尔和菲米娜,没别人知道了啊……行会那边还没开始运作呢,本打算黑暗期结束的,这你是知道的。”香蕉也是疑惑。

  “事情我知道了,我会让烈了解一下的。”挂断电话,香蕉沉思起来。

  下午才谈过,晚上就出事,这节奏真是太明显了。

  只是……果真是泄密的话,哪里泄的密?

  一时想不明白,他挥手唤来一人,打算通知赤血烈此事。募然又觉得不妥:赤血烈的军方身份,和星塔天生尿不到一块去。啧,还是亲自去吧!

  ==========

  “就因为这点事?”香蕉办事效率实在很高,或者说,源晶家的人脉身后。不过一时三刻,就弄清了来龙去脉。

  “没错,就这点事儿……”猪拱哼哼擦擦额头上的汗,点头哈腰的道。

  他戏团家在台阶山城也算传承数代的“世家”了,不过和源晶家这样公国皆知的真正世家比起来,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回答着香蕉的问题,他恨不能扇自己几个耳光。

  人心不足就坏事呀!

  听说二星气象师把波尔抓起来了,自己颠颠跑过来,还想讨个人情,趁机把那小子收揽到戏团家。

  谁知道一进星塔门就被拎住了问话。早知道那小子傍上了大粗腿,自己吃傻了掺和这事!

  不说猪拱哼哼怎么想,确认了来龙去脉,香蕉当即带着一帮扈从,趾高气昂,大摇大摆寻向了气象师的实验室。

  这里虽然是星塔,源晶家的身份足以让他在塔主层以外的任何区域横行了。事实上,猪拱哼哼不都进来了吗?

  黑天咪咪正在哼着小曲做着实验,心情无比舒畅。

  那小子在议罪营里,肯定正生无可恋死又难得吧?哈哈哈,敢跟我做对,把我比下去!真真找死!

  顺便还狠狠扇了源晶家一耳光,等这边事了回了总部,说不定还能拿份嘉奖呢!

  正美滋滋的这样想着,猛然“咣”的一声大响,实验室门被踹开了。

  吓了一大跳,美梦被打断的黑天咪咪怒火翻涌:谁啊,进屋不敲门?

  扭头正欲呵斥,正看见左右两队随扈收了脚,拱卫着源晶公子雄赳赳气昂昂进了门。

  “你们想……干什么?”严词呵斥不知不觉就咽回了肚里,待话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话是多么虚弱,多么露怯。

  香蕉几步来到他面前,面带冷笑上下扫视,直让他心中发毛,才慢条斯理开口:“你觉得,法师行会和源晶家有隙,就可以随便打源晶家的脸?你觉得,凭自己那点可怜的人脉,就能挡住源晶家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