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马戏团的秘密

异界直播间 +A -A

  直播间里的争执攻讦梁开不知道,哪有那时间精力关注?

  “噗通!噗通!”直到人来到横梁上了,他的心脏才疯狂剧烈的跳动起来,宛如脱缰的野马。

  这样应该安全了!

  虽然七八米对这世界的修行者并不算什么,可下面的人都是绑了手的,难以助跑跳不起来;没法爬墙;就算跳的足够高,又能干什么?拿牙咬,拿脚踢吗?自己好歹还是杂技演员,在这横梁上可以跑可以跳,虽然七八米真的有点高……

  梁开深深呼吸了几口……

  从来不曾经历过如此生死关头,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似乎是越危险就越冷静的类型!内心深处隐隐竟有几分兴奋,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不是后怕,是在雀跃。

  感谢波尔!

  没有他的偷术,自己打开手铐不会那么顺利;没有他苦练的杂技,自己没那么容易爬上横梁;没有他偷师的力场之手,又苦心孤诣改造的能够隐蔽施放,自己挂不上绳子……

  波尔,真是个修行魔法的天才也说不定,只可惜,他没有实践的机会了。

  心中微微感慨,梁开俯瞰下方。

  众囚犯也抬头仰望。

  目光相对,众囚犯跳脚鼓噪:“大家,要是让这小子就这么挨过去了,咱们的脸都要丢光了!”

  “是啊!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话的!一个新人把咱们都玩了,就没有这样的事!”

  “把他弄下来!把他弄下来!”

  “对了!搭人墙!可以搭人墙!我跳的高,谁在下面送我一把?”

  吵吵嚷嚷,气急败坏,然后,竟还真让他们想出了办法。

  在某些人的喝令下,一些人贴墙站好,另一些人奔跑踩肩而上……

  起初的尝试并不顺利,因为喝令者往往是膀大腰圆体格壮实的,做人梯的却是那些体格瘦小的,挨不住两个人就跪了。

  但是……姿势不对意思到了。

  这样下去,迟早他们能沿着墙攀上横梁,同时从各根横梁的两端。

  【卧槽卧槽,这些人也不蠢啊!】

  【掀梯子掀梯子,波哥掀他们梯子啊!】

  刚刚才放松下来,得意了片刻的梁开支持者,于是重新提心吊胆起来,惊呼不已。

  而被打脸的嫉妒者们,也再一次的幸灾乐祸起来――

  【哈哈哈,傻眼了吧,让你们得瑟,让你们叫嚣!】

  【掉下去吧掉下去吧,你爬墙再溜,还爬得出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

  整个直播间硝烟重新弥漫。

  当然这一切,梁开同样没空知道。

  这帮家伙看来是不打算放过自己了……瞅着下方众囚,梁开心中怒意横生:都是囚犯,何苦如此相逼?我又没得罪过你们!

  心中募然生出一个自己都战栗心惊的主意……

  “接下来的画面可能十分血腥,所以……就不播了。”稍作预告,梁开掐断了直播信号。

  支持者:【……】

  反对派:【……】

  ==========

  马戏团驻地。

  星塔卫队带走了梁开。

  院中一时间沉默。

  “团长!”瞅着梁开渐渐远去的背影,梦想现将焦虑的目光投向菲米娜,“团长,就让他们这么把波尔带走了?”

  菲米娜没有反应。

  蓝羽铃起身回房了,鸟族歌姬向来孤僻,舞台之下很少与人交流,倒不奇怪。

  而其他人,表情甚是古怪……

  “团长这不是你的风格啊!那些人……明显不怀好意。”梦想现激动的道,“说不定,说不定他们是冲着波尔的魔术技巧来的。”

  不得不说,做梦青年丰富的想象力也不一定是坏事,有时候真的能直击真相。见菲米娜还是没有反应,梦想现豁然起身:“你不去我去!”

  疾步出门,想尾随梁开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菲米娜抿了抿嘴,终于开口:“你去星塔区蓝星旅店,三楼,找源晶兄妹,告诉他们这件事。那个妹妹下午你见过的,他们会想办法。”

  “收到!”梦想现神情一喜,迅速推门冲出。

  “这小子,还是这么毛躁。难堪大用!”瞅着他消失的背影,一帮人摇头苦笑,然后……面色恢复了古怪。

  “竟然欺负到咱们头上了,不管是谁,未免也太……眼瞎了吧?”东方拒老眼一扫昏花,难得的清明起来。

  “也不能这么说,法师行会向来不买咱们的帐……”丛林嘘摇头。

  “就算不买帐,咱们递牌子过去,他们还敢用强?”艾夫咧嘴。几人皆是点头,不知道哪儿来的底气。

  “先别说那些没用的。”菲米娜沉吟,“这事没那么简单……”和波尔和源晶家的协定她没跟人说,所以事情仅限于四个人知道,源晶家为了利益肯定会保密,自己没说,波尔也不会说……可是看节奏,这次出手分明是针对性的。

  “这样吧,我和山城分部联络一下,打探打探情况,你们继续追查昨晚的事。”

  闪身飞出了院落,暗暗咬牙,这可是第三次了!第一回从绳上掉下来自己没接住,第二次被水手飞刀,不是咻咻又要出事,这一次……倒要看看是谁搞鬼!

  众人纷纷点头,一个接着一个消失。

  看似普通平常的小院,悄无声息恢复了昔日的平静……

  ==========

  蓝星旅店,三楼。

  梦想现找源晶兄妹,却被告知对方正在星塔。

  急急火火拐到星塔,他又发现……自己进不去。

  黑暗期将临,整座城市都紧张起来,星塔、兵营以及议事厅这些重点区域更是实施了管制,他一个马戏团杂役,哪有随便进出的权力?

  正急的团团乱转,眼角余光却募然瞥到,自家老板进了不远处的酒馆……

  ???带着满头问号,他跟着菲米娜也进去了。

  菲米娜走进酒馆,没在前厅停留,直接进了后厨。

  “你怎么又来了?”酒馆老板龇牙,“还直接找我?也不怕暴露?”

  “有些事古怪。”来的一路上,菲米娜推敲盘点,思路已渐渐明晰,“议罪营里有没有咱们的人……”

  刚说了一句,猛然门外传来喝声:“你小子干嘛呢?鬼鬼祟祟的!”

  菲米娜和酒馆老板神情一变!不会吧,说暴露马上就暴露了?

  几秒钟后,门开了。菲米娜一个闪身躲进了不起眼的角落。

  伙计拎着梦想现进门,粗气大声的表功:“老板,这小子在门外偷偷摸摸的,不晓得打什么坏主意。”

  梦想现挣扎:“我是来找老板的,菲米娜马戏团的橙光菲米娜,很多人都知道的。我看她走进来的!”

  是这家伙?自己前脚派他出门,后脚就被跟梢了,这算不算是自作孽不可活!菲米娜抚额,走出了阴影面罩寒霜:“找我干嘛?”

  “老板你果然在。”梦想现大喜,“我按你说的去找源晶兄妹,可他们不在旅馆,在星塔呢,我,我进不去……”可怜巴巴。

  这家伙情商堪虞,自己实在应该多交代两句!菲米娜再次抚额:“他们人不在,总会有手下在,紧急情况好通传……”

  梦想现眨巴眼睛听着,似乎没有懂。

  菲米娜一阵无力:“算了算了,你先回去吧,这事交给我来处理。”

  “哦,好……”梦想现点点头,乖乖出屋,几秒钟后又探头回来,“老板你可快点。时间久了不知道波尔会不会遭罪。”

  “我知道。”菲米娜不耐烦的摆手,赶走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她却不晓得,出了酒馆之后,梦想现心有余悸拍着胸口:“不得了不得了,果然马戏团里人人都有秘密,老板的秘密似乎还特别的大呢!”

  “波尔,哥能帮你的也就到这儿了……”如此说着,走了两步,想了一想,他还是拐个弯,折向了蓝星旅店。

  菲米娜马戏团由三种人组成:第一种是自己人,第二种是会被排斥无法正常融入社会的人,还有一种,就是天生迟钝的。梦想现是第三种,所以菲米娜丝毫也没怀疑,这个似乎有点缺心眼的家伙竟然会有所察觉。